【虛詞.占緊你卜緊你】從此刻開始,迷信一點——讀亦舒《幸運餅乾》

散文 | by  林祖瑩 | 2021-01-21

閒在家沒事做,心總是空落落的。免得二十幾歲就活成廢人,沒耐性的我,也開始捧起書一本接一本地讀。不論作者題材,能打發時間就行。


沒想到,我竟然翻開了亦舒。我曾經鄙視言情小說的無病呻吟,把幾男幾女的情事翻來覆去地寫,直至撐完一本書。林夕說,看書得「藐住讀」,我中學以來光藐着亦舒的封面,沒翻開過多少。現在幾天就藐着讀了好幾本。這種陰差陽錯,可能也存在引力吧?還是我太迷信了?


2020年倒數着最後幾天,我連續失眠了好幾天。深夜看一本亦舒的動作,也快延續一週,因為篇幅夠短,看完一本剛好倦意會來打擾,要是沒有就再看篇稍短的。像戀愛那樣,先看書名合不合眼緣,再了解一下故事簡介,喜歡的話就開始吧。


最近讀的一篇叫《幸運餅乾》。這一年,整個世界的運氣都很背。我想,急需一點「幸運」沖沖喜。故事說的是一對男女因看見幸運餅乾裡的幾張籤文,像有引力一般,從陌生人變成夫妻。而且就只有他們倆的飯盒「附送」這樣的餅乾,回去問餐廳卻說沒有賣。很荒謬吧? 這些餅乾是誰做的?那些紙條又是誰寫完放進去的?故事很短,沒贅述前因後果,只留給讀者想像。


有時候總弄不清迷信和信念的區別,何以前者總受鄙夷,而後者卻受推崇,能成為一種勵志的力量?原來太「迷」一種觀念,繼而相信它是事實,便成了壞事?可故事中的日宇何嘗不是給餅乾裡的字條給迷住了,然後相信她和關君的相遇是命中註定的?


女主角日宇打開第一塊餅乾裡的字條:「今天之內,你會遇到一宗意外,與你終身大事有關。」


正擔心自己會嫁不出去,便遇到才俊關沃暖。小鹿亂撞,不知所措。於是用另外兩塊餅乾的字條來決定自己的戀愛運:


「要把握機會,免誤終身。」


「勇往直前,切勿懦怯。」


結局是關君也收到幸運餅乾,頭三張籤文都一樣。到最後一張,關君的是「從此刻開始,幸福屬於你們。」日宇的則是「恭喜你。」兩人最後順理成了婚。


這世上真的有念力嗎?借助憑空出現的幾道籤文,讓羞怯的日宇在女多男少的社會覓得姻緣。那麼瘟疫呢?上天何時會贈我們幾塊幸運餅乾,指引我們驅走可怕的催命符? 想起許多瘟疫文學裡所描述的:14世紀歐洲大瘟疫時,醫學水平不高,死亡率達1/3。人們實在無能為力,便藉《聖經》、占卜來望天打卦。有的人會說宗教玄學只是迷信,更何況是虛構小說。我想,在災禍面前,所有的迷信其實都能轉化成信念。無論有否科學依據,都是希望瘟疫早日散去,也認為那些信念能嚇跑瘟疫。洗手、戴口罩、少出門、保持社交距離,我們能做的都做了。疫症太駭人,不借一點迷信來吊吊鹽水,渺小的人類還能怎麼活?


幸運餅乾不是中國食物,我也沒吃過。可總覺得它像兩個筊杯捏在一塊。沒有陰陽兩面,但輕輕掰開,看見籤文,便知吉凶,與擲筊也算是異曲同工。不過講明是「幸運餅乾」,應該大多都是吉籤吧?而且籤文通常不會說得太死,多往好處想,自然就是好的。像日宇,一籤籤地找到自己的幸福(書裡沒寫到婚後生活,但願關君確是她的真命天子)。


前些天,冬至。屋邨樓下的修女送來幾盒菠蘿夾心曲奇。原來已過期十天。今年的運氣可真背,連聖誕茶點也是過期的。唯幸只是「此日期前最佳」,還是能安全下肚的,味道口感也應該沒變。「敢吞下肚的話,就別怕拉肚子。」曲奇裡只夾着菠蘿果醬,並沒有籤文。這句話是我把整塊曲奇嚥下肚後,想出來勉勵自己的。最後,當然沒事。


這一年,時值多事之秋,我失去了很多。到現在還沒失去小命,已算是走運。我學到最多的,是如何在焦慮不安中保持信心。要是在沒辦法之下,必須要出門,甚至要在外頭堂食,就別老想着會中招。反倒得適時迷信吸引力法則,告訴自己會平安無恙的。哪怕我很悲觀。上一秒可以憂慮,下一秒就要吃好喝好,拼命活下去,和疫症鬥長命。


在這個充滿無力感的時代,又逢季節性情緒失調(我覺得自己是有的)。迷信一點,不但不嫌反智,還有點勵志,對吧?看見「幸運餅乾」四字,我帶着迷信翻開這篇。吃不到幸運餅乾,在冬夜把溫暖的文字讀一讀,也自然能沾到幸運餅乾的運氣。


【無形.占緊你卜緊你】被安排的天機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林祖瑩

徘徊在怕悶與不怕悶之間。在文字世界裡尋找有趣的悶東西。

熱門文章

危險的共通體

散文 | by 查映嵐 | 2021-02-17

編輯推介

【虛詞・忘不鳥】詩三首:嚴瀚欽 X 律銘 X 之城

詩歌 | by 嚴瀚欽, 律銘, 之城 | 2021-02-27

金庸能否外於「政治正確」?

其他 | by 蕭雲 | 2021-02-22

詩四首:飲江 X 五口

詩歌 | by 飲江、五口 | 2021-02-25

《天堂舞哉足下》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2-20

【佬訊專欄】糕糕go

專欄 | by 佬訊 | 2021-02-18

【無形・忘不鳥】鸚鵡

散文 | by 葉曉文 | 2021-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