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占緊你卜緊你】愛有時,恨有時,占卜的準確更有時

散文 | by  朗天 | 2021-01-06

去過海邊的人,都有類似的經驗:脫掉鞋子,將腳放進海水裡,讓波浪淹沒足背。稍一低頭,你或許會被潮水的去而復來,暫時分了心。可能有誰在背後喚你,你應了他一下,沒有再看腳下,但依然感覺到海浪再來,然後退走,同時帶走腳下的泥沙,你的腳陷進沙裡多一點點。回過神來,腳背可能已消失在視線裡,時間過去,你離地心近了一分。


你閉上眼睛,感受海風的潮濕,細味裡面可能藏有的潤澤與溫柔。一呼一吸間,你曉得全世界有無數嬰兒新生,亦有無數人雙腳登空,如同春夢。一呼一吸之間,海水不住帶走泥沙,身體繼續新陳代謝;在海邊的你,又衰老了少許。


世界的事物都在變化之中;無景不遷,無物不化。以上命題隨時得到驗證。只是,我們太容易忘記,或者太傾向將之束之高閣,暫不理會。因為意識到它,代價每每太痛苦:英雄遲暮,美人白骨;曾經興盛美好的境況,難免衰敗變質;曾經愛之欲其生的對象,有日惡之欲其死。那不止是唏噓、不捨,你稍一注意呼吸之間的生死真實,便有可能再難自持。於是,有時我們還須引入理性,嘗試將以上心劫轉移和扭曲。轉移:我們有意無意選擇享受、欣賞造化的「神奇」與浪漫,避開人不免一死,世態無常的殘酷與絕情。扭曲:我們找到一個最酷的裝置,搬玩「變幻就是永恆」的把戲。


流行曲這樣唱:「借夜闌靜處,獨看天涯星/每夜繁星不變,每夜長照耀/但願人沒變,願似星長久/每夜如星閃照,每夜常在/漫長夜晚星若可不休/問人怎麼卻不會永久/但願留下是光輝像星閃照/漆黑漫長夜」(《但願人長久》,曲/唱:盧冠廷,詞:唐書琛)


(總落入變化的)現象不可恃,於是企求有超拔現象之上的東西,無論它叫理型、理念、智思物或本體,重點是永恆不變。恆星也有生滅,也是現象界成員,故此晚空繁星只是比喻,比喻指向一個超越世界,正如人死留名,留下光輝照亮後世也是比喻,因為人類會滅絕,文明始終會消失,真正能永恆不變的必須是越拔出現象世界的價值和意義,人生在世,用言行活出特定意義,創造或守護若干價值,那才是死後向永恆呈上的終極成績表。


追求永恆是人面對無常的理性反應,但實現永恆事實上又談何容易?幸好還可以走捷徑:第一條就是找個機會告訴自己:就算永恆(的價值)一時實現不了也不要緊,現象也很可愛,無常更有它的美!站在海邊的我們雖然在一呼一吸間距離死亡又近了一分,但同樣在一呼一吸間,我們領略到海風的潤澤與溫柔、過去人愛與痛的思憶、將頹廢與離散一擁入懷的無悔.......


然後,對自己說:一切還算值得!這裡,理性巧妙地把美的價值實現轉換為一時的審美愉悅,用隨時消逝的美感代替真正可永恆的美,圖一個暫緩,與無常談一場短暫的戀愛。


第二條路比較複雜,卻是辯證理性最擅長的本領:你說無景不遷,無物不化嘛!對,正是如此,那麼,我就把變化本身視為永恆!換言之,除了變身本身,沒有甚麼不變的;正是所有事物都在變化這個無時無刻都可驗證的事實,確保了變化本身的不變性。


事物沒有永恆,但變化之理卻是不變。假如我們可以掌握變化之理,無常所有不能忍受的,便可以克服。人去占卜,其中最重要的目的正在於此。


【無形.占緊你卜緊你】《地母經》有話兒


一般人占卜,大部分是為了預測;預測未來,就能趨吉避凶,令自己活得好一點,欲望得到一定滿足。這是較低層次的占卜目的,古人很早便不止於此。


首先,古人一早便認識到,不是所有人都需要占卜,更不是所有人都有資格去占卜。占卜的知識和操作局限於王候貴族,並非偶然,因為在古代,這些王候貴族才有超出平民的政治和文化責任,例如受上天委託去管治部族、國家,或者要去了解和掌握一族一國,因而也是自己的整體命運。值得注意的是:並非人人都擁有自己的命運,只有意識到命運,開始去了解命運的人,命運才對他/她顯露,才逐步實現出來。正如本來沒有路,只有你開始起步,走著的時候,路才在你足下出現。故此,古代只有少數人才有命運的問題,也只有他們有需要和資格去問卜,為自己,為國家趨吉避凶的同時,也就創造出、譜寫出相關的命運。


人生國事變化無常,但命運則是有定常性。某意義上,命運便是相關世事的變化之理。掌握了個人的命運,他/她的人生軌跡即在目前;掌握了一地一國的命運,我們亦似可從中窺見特定的集體發展定式。除了上述較低層次的實用和功利目的,占卜的操作因而協助建立一門相對客觀的知識、學問,有時甚至可以上升為智慧,這些較高層次的占卜知性成果,用今天的學科歸類,有神秘學,也有宗教、哲學、政治經濟學以至經驗科學的成份,但在古代,沒有嚴格的分科,都籠統地包含在一套道理中。


這套道理,在古代中國叫做易理,易理之易,一字四義:變易、不易、簡易和交易——既變復不變,辯證理性在其中焉。占卜是這套道理其中一種運用,發生學上,它可能是彰顯此理的最先一種運用,但它並非唯一的使用,更不是最適當的使用。


為甚麼這樣說呢?因為辯證理性其實就是指理性的辯證,意指理性誤推和出錯,導致莫衷一是,陷入無窮無盡的對辯爭拗。上文提到的理性介入並扭曲心劫,也有負面的意思。將易理用來占卜,也是一種扭曲的使用,只不過有時扭曲也有扭曲的好處。


消極的好處,當然就是暫緩心劫的傷害性。即使是最堅強的人,也未必能時時刻刻都可承受無常對感性和意志的衝擊,有時需要占卜來為我們提供額外的知識,安定一下紛擾煩躁的心靈。不少人以為,人事的命運就像一本預先寫好的命書,占卜便是給你一種可以讀懂此命書的眼光,因而洞悉未來。可是,占卜的經驗多了,我們自會逐漸曉得,如前說,命運並非預先決定下來的東西,因而,沒有一個卜者可以斬釘截鐵地對一件事的未來發展,作出必然判斷。所謂預知未來,可能只是提供一個制高點,讓當事人可以站高一點,看遠一點。有些人因為資歷和能力站得較其他卜者為高,所以視域更廣闊,但說到底始終有限制。在限制的範圍內,卜者看到平常看不到,卻極有可能發生的事。例如:某人在街上走,不會曉得下個街角會碰到甚麼,但通過特定操作,得以站在制高點的卜者,卻看到某人的敵人正從北面朝街角跑來,假如某人繼續前行,便很有機會冤家路窄。於是卜者向某人作出預言,某人聽了,可以掉頭避開,也可作好準備,對敵人迎頭痛擊,最後的選擇固然始終掌握在當事人手中。占卜得來的知識也謹能提供參考,未必百分百應驗,因為卜者雖然看到敵人的路線,但也有可能在下一刻,敵人接到一通電話,有急事要應付而折返,那麼即使某人繼續前往街角,兩人也不會碰上,如此,卜者所卜便落空了。


占卜提供的預知參考,有時真的僅限於當事人慌亂迷失,不知所措時的一時安慰,它起碼能協助當事人在無常的侵擾下作決定,但亦僅此而已,真正的永恆之道,離占卜的使用所指,還有數步之遙。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朗天

文化評論人,亦鑽研哲學思潮及從事劇本創作,近作有《五十自述:真實的理想主義》等。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字在食.素女經】素食新詩三首

詩歌 | by 蘇麗真 | 2021-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