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時代】發夢詩輯:我們沒有最後的避難所

詩歌 | by  朵漁、鳥人、雲樹、之城 | 2019-09-07

如果詩歌不上街
◎ 朵漁


夏季風愈發厚重了,帶來南方消息
兩百萬人走上街頭,團結成一條黑色的河流
像這春夏之交的季候,帶來歷史的說明書
隱約的禁忌與不安,彷彿飢餓的蝙蝠在叫喊
聲音太大了,我們聽不到,一個大陸睡著了
利維坦的天空是一片貧瘠的藍
此時,如何讓你的高蹈變得體面一些,先生
你的詩已足夠純淨,大多數的心靈與你無關
只餘小悲欣,像一個掛在懸崖邊的安全的巢
靠近一點吧,再近一點,讓你的詩行拉住隊伍中
最後一位孩子的手,和他們一起上街吧
在烈日下,進入一場暴雪的現場,作為一片雪花
如果詩歌不上街,就把街上的人群邀進你的詩裡
讓那些隊列與你的詩行一樣排列整齊
讓那些口號也押上你的尾韻
把那些路障作為你詩行的標點
只是不要將催淚子彈放進來,你的詩裡淚水足夠
如果可能,把肖斯塔科維奇也邀請進來吧
淚水可作為最好的邀請函
在這場悲愴的合唱中,我看到少年人已提前長大
而那些老大人已邁入衰朽
我看見那個女孩的白裙子著火了,火燒到了
她的乳房和秀發,我看到一個女孩的眼睛
作為聖潔之物被獻祭,一個利維坦的擔架兵衝進來
想要搶走屍體......這其中一部分的善已經死亡而生命
依然美好,沒有復仇,沒有搶奪,他們只是在
默默地承擔作為失敗者的命運
先生,當詩和世界對抗時,沮喪,流淚的總是詩
但這正是一種榮耀,而當世界失去詩時
將無人再獲勝利,無人。

盛宴
◎ 鳥人

我們是白老鼠
推門
天空也嘔吐了
既是個社會「實驗」
在論文出世及submit那刻
那麼
子彈就飛回槍桿
催淚煙收縮到罐子裡
血就
可以倒流進腸胃
反正如今可以宣布實驗徹底失敗
科學家注視我們
在玻璃球外注視
我猛揮手時也試圖嚎嗚
但他們當中有些人開始別過臉
突然我成了一堆動物
當他們轉身時我就成了動物
在觀賞館
零噪音體驗

我想起自己也是一次又一次別過臉
掀開報紙讀著那些地方那些名字那些圖片那些故事但我別過臉

關上門吧
像穿藍白色花旗袍的上海女人
翹起尾指典雅地拉著柱柄
慢慢地慢慢地關門
隔絕了外人不可以偷聽事關
飯局是屬於我們的

倒灌的海洋翻天覆地
當招手示意上菜
分吃權力的巨嬰薄餅
這裡不賣饅頭的
低級的食物
但吃腦袋
筷子夾住滴汁的腸團遞來遞去
搭一聲掉在碗裡

圈子的飯局文化是這樣的啦!
(一陣靜默)

:你是棋子
:得了我知道了
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吧
作為棋子命運理應如此
「你如果在門外就閉嘴啦好嗎」
我一手拍熄電燈
讓世界漆黑
像我的世界一樣
但他們大吵大鬧說不要搞到停電呀

可以擠進那樣的圈圈
人人笑嘻嘻人人
都想吃腦袋雖然他會假裝遞給你
突然侍應上了白老鼠腦袋
你想吐但無法抗拒注目那道菜
如果我這才提出有關實驗動物的道德問題
他們卻說儘管吃吧
不要客氣這是放題啊

我急急想關門
卻被別人的狂風頭髮拉纏著
我不知道自己身處在哪個時區
我不認識這些臉兒
不熟悉路況
所以猛扯直至手掌滲血總之我要關門
終於有一下
全世界都安靜了
而嬰兒死了

我嘆一口氣
在門後撥頭髮整理衣裳
只有幾灑雨水打了進來
沾濕了地板
半道木門有著斑斑駁駁的跡痕


九月
◎ 雲樹

但我已經行過那輕微的轉彎
如劃過一枚硬幣的邊緣,周而復始的
等待跌倒的站立。一整輪夏季都在傾軋
地面變成巨大的磨坊,抖抖索索的小麥粉
或者隨煙霧飛滅。有沒有人問過,
被滾動的石頭是什麼感受?
沒有
你只想到薛西佛斯(你所不是的)

但諸神都被化約成一句話。我們在過多的丘陵之間穿插
以隨時關閉的閘門和路軌,或者有人高聲
說有光,血紅的火光末世久久不復
而時代降臨到每一個人頭上。如果把頭顱敲碎
是否就能成為穀殼(你想起他們說的:飛灰與浮塵)
灑在列車必經的鐵道,咯隆咯隆地
梗塞那些老舊的血脈?

很久沒有聽過:Sing hallelujah
我們站在眾人的天橋,臨時流動的敬拜隊
悠長而安全地挑釁。有白布就以為武器
黑衣便可以單獨夜行,躺在威權胯下
仍有對流的晚風,永不熄滅的光途涼暑
今次彷彿重新佔據。橙頭回到自己的村落
畫家披著毛巾和泳鏡,啤酒和筆顫顫巍巍
經過雞姐踏著肥短的單車插上英國旗,
是的,還有王婆婆
她用紅白藍裹身,卻不是膠袋可以移走
儘管她已被移送到不知何方。

有紙皮,有背囊便有明天的日出
和金鐘M記的第一頓早餐。在紅星底下行走
它如拳頭那樣聳立,扑,傻,瓜
但我們在煲底裡緩慢被蒸煮
相信必定會一鑊熟

直到有人打碎第一塊玻璃,漫長的露營場所
包圍直到如今,「狗官」「食屎狗」
柱廊上無法磨滅的確據。是你教我們
頭盔、眼罩的正確穿戴,保溫壺的真正用途
在撲熄過無數顆過期瓦斯之後,
我還是無法成為行走的生化武器,只在每一個週期裡紊亂

流膿般的黑血緩緩凝聚。就讓更多的燈柱殞落
路牌變成所願的指向,有人撬起奧林匹克五環
拋棄在草叢裡。把鉗埋在泥土裡
是否就能長出更多的傘,去覆蓋即將平坦的廣場?

他們說:止暴制亂,或者止戈為武
我懇請你們。不要踏身未可知的戰場
如果你們只是來觀光,那麼對不起,
我們螢光加身,流著藍色的血脈
並且疲憊得無法待客。請帶著你們的箱子
守住那道中央山脈,以手裡僅有的票

但我們沒有最後的避難所。
句子或是日子,就這樣一直
滾落斜坡。這樣的語調可以寫一輩子
直至有指尖,觸碰到地心唯一的火核。


流沙
◎ 之城

總說這是愛的模樣
計算著,我們時而失去分寸的
忘形流淌
時而緊抓
掙扎間被竄改的澀青
卻直望,我們將要沉溺的深淵

不要緊
我們會化作沙的鰓,再讓
被淋上天藍的赤裸
黏成一條鱗片反光的魚尾
在沙海間遊刃有餘

逐漸濃縮的流沙瓶內
偶爾會聽到隔壁小明的童言
有忌,支吾著
長大後不要再生產更多的沙粒
彼此擁擠

瓶外有甚麼被拉扯出
魚尾被膛開兩半,反照出
一個屬於十二歲的炎夏
這些還未成形,三尖八角地垂手可得
懵懂或許是初次觸摸到初戀的模樣

只是玻璃崩了一角
分解的三尖八角
讓他長出羚角來

流沙瓶內
我們終究濃縮散流成我們所厭惡的人

在持續盼望著這具雛幼
還會相信愛情的同時
真理下
一個個別上黑口罩的佚名
時而倉促,不時停足
使爾,得以自由

我們渴望不需要被剁成流沙般細碎
或許偶爾眼窩隆起紫花的根
拔除後皆是千瘡百孔
要忘形似水,填充灌流
茫茫,包圍你我柔軟地罩起了花蕾

來一聲理直氣壯的嗥叫

無奈,衹能化成漿
在泥濘沼澤紅樹林水窪
在對倒濛雨迷霧,或是不知哪裡飄來的霧霾間
倆忘煙水














延伸閱讀

【抗爭時代】同路人詩輯:香港的孩子不要怕

詩歌 | by 須文蔚、劉芷韻、蘇苑姍、勞緯洛 | 2019-08-22

【抗爭時代】八一一詩輯:所有光明射進我眼球

詩歌 | by 廖偉棠、曹疏影、淮遠、關天林 | 2019-08-13

【引渡惡法】七月抗爭詩輯︰我們仍然會激動

詩歌 | by 劉芷韻、洪慧、逆彌 | 2019-07-23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我們的自由之夏——專訪周保松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9-17

回家

散文 | by 跂之 | 2019-09-13

土丘:藏於香港的隱世美學空間

字在食 | by 張欣怡 | 2019-09-14

與唐滌生井邊重會

其他 | by 朱少璋 | 2019-09-11

我的恥辱

小說 | by 蘇朗欣 | 2019-09-09

【抗爭時代】發夢詩輯:我們沒有最後的避難所

詩歌 | by 朵漁、鳥人、雲樹、之城 | 2019-09-07

說仇恨

時評 | by 鄧烱榕 | 2019-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