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follow me】愛香港、讀香港:復刻文學經典《看牛集》、《天堂舞哉足下》

文藝follow me | by  李卓謙 | 2020-08-08


經典之為經典,經得起時間洗鍊,然而總有些經典只存在於人們的口耳相傳之間,卻難得擁有。我們翻過多少個舊書攤,逛過多少間二手書店,可能有過偶然遇上的驚喜,但更多時間都和經典擦身而過。為此,香港文學館今夏開展「香港文學經典復刻」計劃,計劃推出四本絕版多時的香港文學經典,首先出版的是吳煦斌《看牛集》與崑南《天堂舞哉足下》。


「少數能給予我們溫暖和希望的東西」


吳煦斌是小說家,她的作品量少而珍稀,小說集《牛》與散文集《看牛集》都是香港文學經典,同樣絕版多年,《牛》2016年重版,等候多時,《看牛集》也終於重現書市了。《看牛集》是吳煦斌於八十年代在《快報》寫的專欄,九十年代結集成書。


也斯在《看牛集》的序言裡寫:「她的作品的確是少數能夠給予我們溫暖和希望的東西。」吳煦斌的作品之所以是香港文學裡的異數,由於她擅寫自然,在以城市為主要基調的香港文學中尤其殊異,甚至有論者將她的作品放進自然書寫的脈絡裡理解。


她是生態學家,文字裡洋溢對「生命的尊重、對自然的熱愛」。文學館總策展人鄧小樺認為她的文字裡有種「奧妙的深刻」,她提到開篇〈閣樓〉一文的結尾——「我只記得當時一種孤獨而快樂的感覺,像雨的降落。」「雨的降落是怎樣的感覺?我們好像都沒怎麼留意這麼日常生活的東西,但她將孤獨的快樂連在一起,令句子變得深刻,這種吳煦斌式的小句子帶給我們的趣味,不會隨時間磨滅。」


獻給時代的書


《天堂舞哉足下》出版於二千年初,鄧小樺指是崑南闊別文壇十年的作品,「大家都知道崑南辦過的文學雜誌可能是我們一代人的總和,但他都有過十年失望期,完全不看、不寫文學,那時復出就出現了《天堂舞哉足下》。」


先鋒、反叛、後現代大概是很能形容崑南的詞彙,他將這本小說稱為「裝置式小說」,有眾聲喧嘩之感,同時涉及宏大的歷史,寫回歸、寫八九六四,「崑南特別之處在於,他每次都用很大的框架,涉及很大的歷史,他一直對中國源遠流長的華夏歷史很感興趣,他自己亦研究占星,將這些神秘學、歷史、文學、藝術混在一起,但以遊戲式的筆法寫出來,當然亦少不了崑南擅長的女體,情色的部分。」


鄧小樺指復刻《天堂舞哉足下》難度比想像中高,「校對做到攤攤腰」,「拿回來的舊版本的文字全亂掉了,過程中很能感受到,這麼先鋒、不落俗套、複雜的作家是很寶貴、很脆弱,很辛苦才保護到,因為一不小心整個版本就不知會掉失何處。」


《天堂舞哉足下》有西西撰序,亦有陳智德撰寫評論,新版更收入戴天文章,在初版裡獻詞是獻給父母:「謹以筆下的天堂,獻給生久育久,以及讓久追隨星體逆行之父母」,以新版的獻詞較為簡潔——「獻給時代」。「沒說出來的,希望大家也明白。」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虛詞・如果,命運能選擇】擲銀

小說 | by 黃可偉 | 2020-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