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侏羅紀】校服︰我們都是這樣著過來的

教育侏羅紀 | by  Nathanael | 2019-06-25

「哎呀,等我變身先!我覺得呢個人相當有嫌疑……即刻轉身射個三分波呀!」雖然「電視汁撈飯」的日子早已不再,但深刻難忘的又豈只廣告對白?小時候我們都希望盡快成為大人,每天「變身」穿上自己喜歡的衣服;後來長大了,換過一季又一季、一櫃又一櫃衣服,校服的樣子卻是愈來愈清晰——「校服怎麼可以這樣便宜?」「袖子的設計原來這麼實用」「穿在身上好舒服啊」。「有些家長隔了一段日子後回來問我們,為甚麼校服縮水了呢?量了一下尺寸我就說,衣服沒有縮水,是小朋友長高了。」維多利校服公司在荃灣屹立超過20年,店長丁小姐的人情味,也是不少學生校園記憶的一部份。

DSC_1558
一眨眼時間,丁小姐已經在維多利校服工作了二十多年。

年少多好 校服慳水慳力慳時間
出來社會工作之後,時間和金錢就像倒水一樣去得極快,有時候早上起床,恨不得能夠像小時候一樣,不用思考今天穿甚麼、簡單一套校服就是,然後繼續蒙頭大睡,至少多睡十分鐘也好。記憶就像filter,從前覺得不合身、不舒適、不漂亮的校服,今天看來竟覺十分順眼,甚至像寶物一樣被珍藏起來。例如產量日少的大地牌校褸,又重又硬,穿在身上即刻變身機械人,舉手投足都甚艱難。但今天呢?大地褸卻逐漸成為不少人爭相收藏的對象。

「現在很多學校都轉用棉褸或二合一風褸,有時脫了校章都認不出是校服來。」長袖風褸配上抓毛襯裡而成二合一風褸,熱的時候可以將抓毛襯裡脫掉,適合香港忽冷忽熱的天氣,對家長和學生來說更為方便。嘗說「十年人事幾番新」,在校服公司工作了二十多年,除了校褸,丁小姐更見證著不同時代校服的轉變。「以前的校服很簡單,白恤衫加西褲、吊帶裙,現在不同了,愈來愈多本地學校都走國際學校路線,像港青基信書院的男生校服,恤衫上做了兩層領,前胸和其中一層領是深藍色的,遠看給人打了領帶的錯覺,很特別。」

DSC_1658 DSC_1706
隨著時代轉變,校服公司亦不斷推陳出新,像近年便同時售賣畢業公仔及畢業紀念品,非常受畢業生歡迎。

校服作為一種制服,雖然偶被詬病抹平個人特質,但對仍在成長階段的學生來說,其實不無好處。「有時候學校要修改校服設計,我們也樂於分享意見,例如校裙不能太短,打摺的地方也不能太多,否則又輕又短的話容易飄起,會走光。」校服一向以安全、舒適、樸素以及符合學生身份為設計前提,保障學生權益之餘,更發揮出制服的功能,給予學生歸屬感與認同感。「試過有學生將運動褲改成低腰、大褲襠,老師問是不是我們幫他改的,當然不是啦,我們只做校服,沒本事做時裝。」有別於時裝,校服的統一性更減低學生之間爭艷鬥麗的競爭心理,種種好處,都說明校服之於學生的意義。

DSC_1601
屹立海壩街的維多利校服。

跨代睦鄰 口碑載道舖位一變二
維多利校服公司成立於1983年,荃灣分店在十多年後先進駐荃昌中心,其後不久即遷到海壩街現址,一做二十多年,見證校服轉變之餘,更是海壩街上一道不變的風景。「附近店舖轉變很大,銀行變了做餐廳、餐廳又變了做連鎖式零食商店,我們剛搬來這裡時,前身便是超群西餅麵包,後來90年代他們清盤結業了,連餅券都用不到了。」

DSC_1609 DSC_1596
除了校章,你還記得這些小學時會用到的風紀帶、值日生帶嗎?

這個城市變得太快,也許大家都沒想到,餅店結業了又再捲土重來,像乜記物記餐廳,換個名字就能互相模仿、取代,而像維多利這種老字號,自然是買少見少。丁小姐在維多利工作了超過20年,20年到底是個怎樣的概念?「見住附近的小朋友從幼稚園讀到大學畢業,有時候父子二人前來,父親會說,『以前爸爸都喺度買校服。』」從上一代到下一代,從一個舖位到兩個舖位,從校服到畢業袍、書包、皮鞋,維多利售賣的校服與配飾愈來愈多元化,而唯一不變的,就是與街坊以至社區的連繫。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無形・黑】黑

散文 | by 沈旭暉 | 2019-10-08

編輯推介

《花椒之味》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10-18

【無形.黑】厚、黑到底

時評 | by 林勉一 | 2019-10-14

【抗爭時代】悼亡者詩輯:哀悼這萬家孤墳

詩歌 | by 周漢輝、陳子謙、勞緯洛 | 2019-10-14

輪椅上的聖母

小說 | by 盧卓倫 | 2019-10-12

共同的距離

散文 | by 陳子雲 | 2019-10-11

香港未睡

詩歌 | by 陳滅 | 2019-10-10

觸碰難以觸碰的星空

散文 | by 何潔泓 | 2019-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