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Chaekura傳說看IZ*ONE出道

現象 | by  甘甘 | 2019-01-03

我在大學裡教了十年性別研究,一直都集中在社會政治議題,如空間、權力關係、資源分配等等;對於流行文化、情慾和身體政治,基本上很少談及。若不是和友人合教了一科創意產業,加上自己正在學韓語,對甚麼K-pop、韓劇,基本上是不屑一顧的,更別說一天到黑開著韓語電視。今年夏天,我的韓語電視台開始播放Produce 48(PD48),一個南韓Mnet製作的大型選秀節目。我完全不知道那是甚麼,總是看一會便要mute掉電視,因為九十幾個女孩擠在一起,嘈到拆天。可是,那個電視台不斷地在不同時段重播這個節目,結果我被迫斷斷續續的看了很多遍;直到進入淘汰剩下20名練習生(參賽者)的時候,我開始認真關注這個節目,因為開始對一些練習生產生了感情,希望她們能出道(入圍)。


作為社運出身從政四年在高等教育界浮沉十載的中女,不單每星期都定時定刻追韓劇,還要撈埋K-pop選秀節目的汁,我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然而,這不就是上學期在創意產業課堂裡談的文化軟實力嗎?作為研究者,有甚麼比自己親身經歷更好的研究方法?


在PD48以前,Mnet已製作了兩季的Produce 101。形式是從101位練習生中,由「國民製作人」(即是一般市民和粉絲)的選票一步一步淘汰,最後餘下11位生還者,出道成為一個有期限的流行樂團。已解散的女團I.O.I和仍然當紅的男團Wanna One就是過去PD101的產物。PD48則是Produce 101和日本偶像女團AKB48的結合,練習生中,一半是來自南韓各女團的成員、一半是48G(即AKB48及其衍生出來的姊妹團體)的成員。歌曲和語言上的使用、導師人選、投票方法等,理論上也是韓日並駕——現實當然是最後由財雄勢大的一方宰制。練習生一起接受集訓、通過演出考試,互相競爭,並由所有身處南韓的國民製作人投票作決。結果,最後出道的12名成員中有九位韓國人,48G只佔了三席。選舉結束後,新的女團IZ*ONE隨即誕生,於2018年10月29日(明天)出道。


Chaekura︰少女間的曖昧情誼

引起我在比賽結束後決定要繼續追蹤下去的是甚麼?對不起,那不是甚麼新自由主義對少女偶像的biopolitics of control(身體與情慾控制),而是PD48的「感人結局」。在最終回當晚宣佈最後名次前[1],第二名(某種意義上是輸了)的宮脇咲良(Miyawaki Sakura)在被主持兼國民製作人代表李昇基問到:「你此刻有沒有話想對誰說?」宮脇沒有向專程飛去韓國捧場的阿媽和阿嫲道謝,反而對仍在候選席上的好友李彩燕(Lee Chaeyeon)喊話(日語):「(韓語翻譯)채연,항상 같이 열심해 줘서 고마워. 같이 데뷔하고 싶어요.」即是:「彩燕,感謝你不斷和我一齊努力,我希望和你一同出道。」然後還被粉絲拍到,她自己緊張到hyperventilation(換氣過度)復發。而奇蹟地,彩燕竟然以最後一名出道。


「Chaekura」一詞(Chaeyeon與Sakura合體)在社交媒體裡的PD48專區迅速爆紅,粉絲對兩位少女之間的曖昧情誼激動不已,到處都充斥著標貼上#Chaekura、#hotarucouple的二次創作。Hotaru是日文「蛍」的英文發音,源自日本漫畫。原意是指性別身份不明、性情內歛的人。當粉絲使用hotaru couple時,很清楚是帶有同性戀人的含義,但這種戀愛,只是一種深進一步的同性skinship(在日韓的語境下,指偶像之間僅限於肌膚層面的親密關係),雖可能超越肌膚接觸,但絕不能涉及情慾。幾天後宮脇回到日本,在AKB的網台節目All Night Nippon裡,即席畫了自己和彩燕的相合傘,還把二人討論此事的對話放上了Twitter,明示自己與彩燕兩情相悅,更令話題延續了數星期。


此後,有意無意間,IZ*ONE少女開始迷上亳不節制、甚至刻意地玩hotaru,或準確來說是skinship的遊戲,在面向全球幾十萬粉絲的V LIVE裡彼此親親抱抱,製造話題;尤其當這些親親抱抱涉及宮脇咲良,無論她是主動還是被動,那些話題就會有更大反響。


這位來自(博多)HKT48兼任AKB48的20歲偶像,13歲出道,16歲初次在AKB48和渡邊麻友擔任雙center,可說是48G裡舉足輕重的人物。而命運驅使,她在PD48頭尾兩次的主題曲全體演出時,都是擔任center。[2] Kim Jin-woo用大數據分析了PD48的YouTube下的五萬個留言,發現絕大部分都是在談宮脇。雖然最後排名不敵年僅15歲的張元英,但可以想像,到目前為止,在不少人心目中,宮脇仍是IZ*ONE的真正center。


44840840_546742115784558_8348295664593010688_n

(網上圖片)


44740891_207695216805801_2976048569577897984_n

李彩燕和宮脇咲良的「緋聞」引人遐想。(網上圖片)


Hotaru skinship能扭轉劣勢嗎?

我特別要提宮脇,是因為在Kim Jin-woo的研究裡,發現PD48無論在buzzworthiness(吸睛指數)或歌曲流行榜排名,都遠不及前兩季;令人擔心這個新團隊一開始就會輸在起跑線。不過,有趣的地方在,PD48結束後,其吸睛指數反有所提升,並拋離前兩季。Kim解釋這是因為PD48的結局特別感人,但這裡亦容我插一句嘴:這必然還包括之後那些juicy得來又安全的「緋聞」,讓粉絲們的話題和fanart創作源泉都不間斷。簡而言之,惟有保持粉絲興奮繼續參與,偶像才能生存下去。說到尾,粉絲「你的存在就像太陽,把和暖的亮光照在我身上」(宮脇2014, SSK發言)[3]


也許正因如此,IZ*ONE實境真人show的第一條宣傳片(IZ*ONE CHU D-12),[4] 就剪輯了兩位日系妹妹本田仁美和矢吹奈子晚上肚餓找吃,「彩燕媽媽」立刻出手幫忙(其實彩燕只比她們大一年),而那時,宮脇正是伏在彩燕大腿上睡覺!由於出道在即,每日發放的影片和硬照必然是經過細心企劃和計算的。剪輯女孩們在宿舍裡親密行為的片段(雖然真的只是睡覺)作為頭炮出街,很明顯是要刺激粉絲的欲望投射。[5] 韓國的實境真人show,會把演員偶像的日常(私)生活「赤裸裸」地展現觀眾眼前,把粉絲和偶像的距離拉近到近乎零,建立一種「沒有你,還是有你」的親密wireless bonding。這實是很值得研究的題目。


最後,是次田野觀察中我最大的感悟有兩點。首先,從PD48到IZ*ONE那種單一性別的集體生活,令我回想到自己童年到少年的女校生活。女校生面對著同偶像一樣的(異性)戀愛禁令,故hotaru skinship作為一個safe alternative(安全替代)基本上是常態;但這並不代表那些曖昧是「假」的,只是由於另一個性別的缺席,激發出很多主流異性戀想像以外的可能性。我未有足夠資料能把IZ*ONE的與其他韓國組合比較,但Chaekura傳說令我相信,如果要作這方面的研究,應該再追溯到AKB48/48G操作下的那種女校文化,以及這種文化在IZ*ONE的影響力。


第二,作為一個JK-pop的文化混血兒,我認為IZ*ONE現時的形象塑造是老土的,[6] 但那並不代表它會老土到尾。正如宮脇在其電台節目《今夜、咲良樹下》中提到,「IZ*ONE先在韓國出道,但它是一個韓日偶像團體。它結合了韓日偶像的長處。」[7] 尤其是上面提過的IZ*ONE CHU宣傳片,對hotaru skinship的處理基本上是正面的。如果說,中國大陸也能出到一隊Acrush,[8] 在在顯示觀眾的口味正在擴闊;保守的K-pop文化還可以堅持幾多年?我實在期待跨文化的IZ*ONE出道之後,能夠突破K-pop獨尊的運作與公式,為東亞創意產業帶來新的文化想像。



[1]:PD48公佈名次的方式很特別,是從尾二開始公佈,直到第三名。然後邀請首兩名出線者站到台前,跳過第二名先公佈第一名,最後才公佈誰是最後一個入圍者。

[2]:Center可對應為戲劇裡的主角,其位置永遠在舞台最前排的中心位置。當幾十人站在舞台上,center便是大部分觀眾的中心焦點。宮脇咲良在PD48的首次全體歌舞Pick Me裡擔任center,不但搶盡風頭,還可以得到一份single cut的單人錄影,還有權第一個挑選之後分組比賽的成員(於是她第一個就選了彩燕)。正如一位練習生所說 :在這裡,center就是一切。

[3]:AKB48第37張單曲選拔總選舉

[4]:IZ*ONE CHU以韓語來唸=아이즈원 츄=I want you, 是AKB48 Heavy Rotation的歌詞

[5]:在另一條官方宣傳片(IZ*ONE CHU D-9)中,女孩們在乘車途中見到街角有對學生情人在依偎(甚至不是熱吻),女孩們立刻起哄,鏡頭卻隨即接上彩燕和宮脇望向窗外的畫面,字幕為Chaekura設計了內心對白:「딱히 부러운 건 아니지만 눈을 뗄 수가 없다」(不是甚麼特別事情,卻無法把目光移開),對粉絲來說,當然是在暗示著另一件事了。

[6]:從IZ*ONE現已推出的宣傳物料,我暫時看不見有太大的創意和突破。參看IZ*ONE在Twitter上的專頁︰https://twitter.com/official_izone

[7]:懂日文的朋友可直接收聽《今夜、咲良樹下》原文︰https://youtu.be/0n3c3V1_b_s

[8]:現在中國爆紅、作中性打扮的女團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生命與麵包

散文 | by 張婉雯 | 2019-11-25

致理大留守者

詩歌 | by 逆彌 | 2019-11-26

《我好奇(黃色)》五十年後:未曾過時的激進

影評 | by Mike Kwan@映畫札記 | 2019-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