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侏羅紀】女兒去學劍擊的啟示

教育侏羅紀 | by   跂之 | 2020-05-26

他們只希望你沉默。


小女在學校學劍擊,獲教練提攜,到所屬的劍校學習。起初的適應很困難,所有小朋友都是好手,小女每打必輸。妻那時擔心會影響小女自信,我說就讓我們多給一點耐性。上完堂,就帶她去吃點她喜歡的東西。


現在,小女在劍校已學得不錯,與同學水平相約,時有勝負。


然而家長中有許多是非常緊張的。練習中的比賽只是恆常練習的一部份,我通常都只是坐在一邊看。過程中看著自己的女兒打,緊張是必然的,也當然希望她打贏。她得了一分,或失了一分,不期然都會輕輕為她肉緊。


女兒不喜我在劍校看著她,所以有半堂我都落了街遊盪,趁最後她例行比賽時,才溜回去離遠觀看。有時不幸被她發現我在,從面罩裏也看得到她不友善的目光,我唯有嘻嘻的在笑。


有些家長則非常緊張,全程就站在旁邊,一直向著孩子呼喊。當孩子得一劍,大聲叫好。失一劍,就開始他們的鼓勵,從畀心機開始,努力加油,到緊張起來,便變成上啦,去啦,刺他啦之類。


有時慶幸我不是他們子女對手的父母。他們正在慫恿他們的孩子去刺我的孩子,然後在我的孩子輸給他們的孩子時,他們在歡呼叫好。我想到如果我是輸了的孩子的父母的難受,更感受到那些輸了的孩子的難受。他們只是幾歲大的孩子,一場普通練習的勝負,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我總是回想到當初給小女學劍的時光。一直覺得劍擊是很高雅的運動,純白的劍服,舉劍的禮儀。小時我沒機會學,如果學校的劍擊興趣班肯收小女就好了,也許她會長大成一個雍容華貴的少女。而且小女性格內向,讓她有機會面對不同的人,對她的成長極有助益。後來我更發現,劍擊除了讓小女變得更勇敢,原來劍術是這麼變化多端,也可以培養她的變通能力。到最後,總是希望她身體健康。


如果她能做到這些,我覺得就是贏了。我小時在學校學的是空手道,我和小女的性格和體型完全相同,膽心怕事、瘦弱、不懂變通,每逢自由搏擊練習,連初學的師弟都打不過。然而有一次師兄跟我說,你的格擋做得很漂亮呀。


格擋,在日文裏稱之為「受」。所有套路,均以「受」為起手式。


有一套功夫電影,武術家問主角,要打倒一個人最好的方法是甚麼?原來答案是一把手槍。要打倒一個人,用拳腳是最費時失事的。從小我便知道,武術的價值在於修為,而不是你能夠打倒多少人或哪個人。近日世界上流行搏擊,大有復古之風,下戰書、講門派,結果中國功夫往往慘敗在綜合格鬥術下,然後網上便一片功夫無用之論。


其實打輸了有甚麼問題。打輸了是人的問題,不是武術本身的問題。而所謂人的問題,也不是個人榮辱的問題,而是領悟與互相尊重的問題。


執著一場比賽的勝利,會失去多少。你當初為甚麼送子女來學劍?我看都離不開和我一樣的那些卑微的原因,身體健康、幫助成長之類。是自何時起你的初衷開始異化?或許一開始你便矢志要讓子女成為冠軍,但這是你子女此刻的想法嗎?


你有沒有考慮你子女的感受和成長的需要?孩子要的不是勝利,他們需要的是快樂,或者在得一劍和失一劍之間,希望你們沉默。在他們沒有要求你鼓勵的時候,作為家長,又可否沉默一點,讓他們自己去經歷?有時家長會認為無時無刻的鼓勵對子女好,其實任何事情,都只有適時與適當與否,不論讚賞與責備、獎勵與懲罰皆然。


或許時常希望勝利的只是成年人。小朋友不視得失為一件事,他們只會專心聽教練的指導,嘗試學習和改善,或許這是成年人應該反過來向小朋友學習的態度。


然而更變本加厲的情況是,教練教的時候,家長直接呼喊入場中,叫子女這樣那樣打,甚至破口大罵。觀察到教練的反應也很無奈。劍校需要收入、教練需要支薪,有時就唯有忍耐,或學習不放在心上。若家長也可教劍,那麼你為甚麼送子女給別人教?你將子女送給別人教,需要做的就是沉默,尊重和信任你子女的老師。


我不知道我同輩的這一代發生了甚麼事情,為何要變得這麼急功近利。作為家長,我看修為的差別就在於是否懂得為子女沉默。在子女未有需要之前,你不必主動鼓勵他們、指導他們或照顧他們。我們都希望勝利,但是否就要將你心中勝利的方式教給子女,以致他們勝利時狂呼而不理對手感受,輸的時候擲面罩痛哭?難道這是你們送他們來學劍的原因,或學劍就本應如此?


冠軍只得一個,但勝利從不在與別人的比較,也不在一時之間。我覺得這才是體育的真義,也是立身在這世界的真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自由社運記者,蕭雲的書包

其他 | by 蕭雲 | 2020-07-03

【教育侏羅紀】浮靈自白

教育侏羅紀 | by 殷培基 | 2020-06-30

【虛詞・夏至】最安全的地方

小說 | by 黎衍頌 | 2020-06-27

《迴響》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