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侏羅紀】別帶政治進校園?教中文老師情何以堪……

教育侏羅紀 | by  野之 | 2019-12-10

答應友人撰稿後,不禁一嘆。一直都想談談政治在校園的主題,發發牢騷。


案上除了鍵盤,就是頭盔。戴好後,我開始寫幾段師生之間,在中國語文課和中國文學課上的真實對答。



第一段:文學課堂──《詩經‧碩鼠》


同學:「殘民自肥的貪官,比喻為吃掉農民辛勞成果的大老鼠。老師,我國的貪官多不勝數,現代中國各地政府和香港政府也有很多貪污案,或者打壓人民的事情啊!」

老師:「香港,勝在有ICAC!」我打趣,試圖避過。

同學:「之前廉署的湯顯明也貪啊!」

老師:「別提這個了。返回課文,看看人民的控訴!」



第二段:文學課堂──《孟子‧齊桓晉文之事章》


同學:「仁政?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

老師:「是!但那是諸子百家年代的事了。」

同學:「明君,制民之產,我們只得大白象工程!」

老師:「別提這個了。看看孟子怎樣教導齊宣王。」

同學:「明君?林鄭是嗎?」

由於老師得到教育局指引,所以說「不知道」。



第三段:文學課堂──歐陽修《醉翁亭記》


同學:「太守與民同樂。多美好!我們的特區政府呢?與民同樂嗎?還是與民為敵?」

老師:「我們欣賞一下歐陽修寫這篇作品的藝術手法吧!」

同學:「老師,你說這篇文章點出了作者的政治理念,若滁州不是在太守治下政治清明,百姓如何能與太守同遊同醉?文史皆可以古鑑今,你看看……」

老師截住了同學:「我看不見。真的看不見!」




第四段:中文課堂──孟子《魚我所欲也》


同學:「捨生取義……」(老師捏一把汗,心中祈求……)「我想起200萬+1,我想起義士們,我想起……想起老師你教導我們何謂『義』。」

老師深深被打動了,同學在教育局中文科課程的DSE指定篇章中找到了聖賢的思想核心。但當言及古今對照之時,魚與熊掌、捨生取義的理念,跟抗爭的義士們排在一起──義士們,是義嗎?他們都要求討論,也期望老師給出一個有智慧的回應。



第五段:中文課堂──范仲淹《岳陽樓記》


這一課真的「中晒」!

「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

同學:「老師,在《六國論》中提到的借古諷今,放在《岳陽樓記》而論,實在極盡諷刺啊!你看看林鄭政權和高官們?你看看建制派議員的不知所謂?」

老師:「我們要看得正面一點,古人的襟懷和視野值得大家學習。」

同學:「值得一班狗官學習。」

老師靜默三秒,深深吸口氣,徐徐一句:「不完美,或者可接受,肯定有好大改善空間。」


老師在課堂後,猶像個從戰場回來的老兵。無可置疑地,同學是高質素的。我們教學,常希望學生能應用所學,反思所學,舉一反三。老師實該感到高興,同學都吃透課文,還懂得從中引發對現實的詰問和反思,而他們的見解亦正正跟老師心內的答案微妙地連了線,只是,老師陷進兩難的環境──別把政治帶進校園喲!

坊間不少文章提到這個命題,有批評,有建議,有嘻笑怒罵,有鼎力支持,還在這裏重提,有新意嗎?老師講的也不是新鮮見解,而是真身說法、現場感受。年青人的火不是盲從的光火,是智慧之火,是公義之火,他們很明理,很熱血,很團結。曾經,老師也怕他們過分熱血沖昏頭腦,然相處之下,教學之間,從他們身上看到了具正義存在的未來,唯獨是心內糾結:「怎麼有一些高官和建制派別的社會賢達,都認為是老師在課堂上傳播、煽動學生上前線、抗政府?」然後還向老師發指引,要在談及政治議題時說「不知道」,如有老師感到難堪,也可以說「不知道」。當時,我立刻聯想到很久以前,一個關於少女被性侵的廣告:「要懂得說不!」


我說不!因為我跟大多數老師一樣,怎麼可說不知道呢?明明課程上的一眾聖賢、古人、烈士、猛將,都在神交古人的過程中,傳授了仁義禮智之思想,眼下的極權暴政令人髮指,懂書的人自然懂理,懂思考的人自然懂良知價值,我若說不知道,不如爽快向當權者說一聲「不」!不過,校方亦有其難處,老師們都明白,所以情何以堪在於兩難,一是怕被責難,二是違心之難。幸好,過一陣子,老師想通了,找到一個出口──建議中文科和文學科的篇章來個大更換,別把關於政治的文人和文章修入課程之內,乾手淨腳!因此,如要問責,請別問老師煽動之責,關於課程編修,尋根究源就一清二楚,誰先帶頭把政治帶進校園?


教育局長,問責的下台階已在腳邊!有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自由社運記者,蕭雲的書包

其他 | by 蕭雲 | 2020-07-03

【教育侏羅紀】浮靈自白

教育侏羅紀 | by 殷培基 | 2020-06-30

【虛詞・夏至】最安全的地方

小說 | by 黎衍頌 | 2020-06-27

《迴響》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