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作者自發作 寫下消失事物誌

其他 | by  夏利絲 | 2019-01-25

All (1)
參與最後一屆「自發作」的其中三位年輕作者︰Ghostly(左)、Florence Lee(中)和蘇緲緲(右)。

當一個百年城市,幾代人的生活文化都將被消失被抹去,回憶在現今社會變得沒有意義和價值,三位年輕作者透過詩集、畫作和文字,以及各自親手製作的紙本書,記錄一些被遺忘或消失中的事物。


三種向度 三個故事
No No
Florence Lee的《我偷了一袋種子》配上偏冷色的水墨畫勾劃出城市的荒涼。

《我偷了一袋種子》是關於一個被遺忘的地方。故事創作靈感源自作者Florence Lee造訪位於巴黎近郊一群帶有科幻感的後現代建築公屋,隨著年月飛逝,這些高聳的建築物已變成頹垣敗瓦、人去樓空,讓從事設計及藝術行政工作的Florence反思烏托邦的意義。在創作的故事裡面,她以種子象徵每人憧憬的美好想法和事情,並提醒讀者周詳計劃及執行力把想法實踐的重要性。Florence甚至在書中配上偏冷色的水墨畫勾劃出城市的荒涼。


No No
蘇緲緲的《荔枝角道373號》將棚仔布料拼貼起來製成一本本獨一無二的書套。

《荔枝角道373號》——欽州街布藝市集(棚仔),這個見證香港興衰的地方與傳統行業正處於消失的邊緣,並可能會被安置到通州街以另一種形態出現。從事視覺藝術的作者蘇緲緲,數年前在因緣際遇下認識棚仔布販並共同努力抵抗棚仔被政府遷拆的威脅,同時在另一邊廂她亦經歷嫲嫲離世的悲傷。兩件有關消失的事情同時在她的生命中交替。在布販的鼓勵和支持下,她走過人生低谷並跟布販建立了更深厚的感情。蘇緲緲說她希望透過這本書把棚仔的故事流傳下去。而她與布販的故事彷彿訴說一個老地方縱使隨著時代變遷而消失殆盡,人與人之間的感情仍然會得以延續。


No No

Ghostly的《卡拿卡特的蹤影》透過把不同材質放進書中以配合文字並與讀者進行一種聯想的互動。

《卡拿卡特的蹤影》記錄曇花一現的愛情消逝後的思緒。從遇見卡拿卡特——一個夢中人和一個現實中暗戀的對象,到他們的消失,作者Ghostly在自癒過程中將悲傷和痛苦轉化到另一個狀態,「就好像一幢大廈被摧毀後變成瓦礫,轉化為空間,重建後返回大廈的狀態。」


以紙為媒 連結讀者
人生的點滴經歷不論好與壞都會轉化為生命成長的養分,為未來的人生鋪路。完成今次自發作書展後,自小夢想成為作家的Ghostly透露會繼續文字創作,而Florence則嘗試以其他媒介創作。

相對互聯網,三位年輕作者傾向以紙本書作為與讀者交流的媒介,而手工書作為媒介,更讓他們得以較親密的形式傳達想法。如Florence用科普特釘裝法(Coptic Stitch),並特地選用綠色線手工縫合書本代表書中提及的植物。蘇緲緲則呼應主題,將棚仔布料拼貼起來製成一本本獨一無二的書套。Ghostly透過把不同材質放進書中以配合文字並與讀者進行一種聯想的互動。黑色的外貌和手掌般大的尺寸,也是希望讀者得到私人的閱讀感受。

十年堅持 最後一屆
「自發作」diy書展於2005年由sandy chan manyee山地創辦,2019第十屆將會是最後一屆,今屆共有20位青年作者參與。書展一直鼓勵香港青年活用自己一雙手,配以無限信念,替自己開闢一條發表創作之路。藉此一起守護我們香港自主發聲、言論自由的空間。

第十屆之後,「自發作」書展正式結束(離開YMCA of Hong Kong),並由前屆作者們獨立運作前屆書archives存檔及借閱的保育使命。

FB event : https://bit.ly/2UUDuu2
FB page : 自發作DIY書展獨立製作HK DIY Books Festival
https://www.facebook.com/HKDIYbookfestival/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抗爭時代】悼亡者詩輯:生者與死者的眼淚匯聚

詩歌 | by 劉芷韻、熒惑、陳麗娟、洪曉嫻、陳暉健 | 2019-11-15

大國與小國

小說 | by 並明 | 2019-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