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史Backspace.2】觀塘工廈書店歎「Last Minute 香城史」,發一場五四的未竟之夢

專訪 | by  蘇麗真 | 2021-10-12

鍵盤上的空白鍵,除了留白,亦有檢字、選字的功能。歷史研究專頁「 Last Minute 香城史 」最近從鍵盤一躍到紙上,出版《空白的一百年—教科書不會告訴你的香港歷史》,為被遺忘的港史補白。他們早前在觀塘工廈書店舉辦分享會,共看官研讀五四新思潮的啟示,再思前人種下的香港藍圖。


壞時代的新青年 辦報掀思想革命


Last Minute 香城史成員包括就讀社會學的 Elvis 和文化研究的 Margaret,他們原是嶺大莊友,雖然不是歷史本科出身但出口成文,怎也想不到兩人高中選修 Phy Chem Bio。Elvis 坦言因社會存在一種不成文規範,認為理科出路較廣,因此棄選文科,當時也沒想到後來會成為歷史書籍作者。


香城史的前置詞是「Last Minute」 ,那是《最後一分鐘》,DSE 學子臨急抱佛腳的系列雞精書,是一種屬於九十後的集體回憶,是臨入考場前人龍中最後的救藥。筆者想當年修讀新高中中史,儘管不少知識已還給老師,相當記得當時的課本少有著墨於五四運動與香港之間的關係,即使是後來孫文於香港的革命軌跡,以及六七暴動等重要的分水嶺史事,僅建議教師以專題或校本評核方式輕輕帶過,因此 Last Minute 香城史的書題非常貼切。魯迅的〈藥〉寫舊時代的愚民搶購人血饅頭,假如新時代的我們集體病了,歷史就是我們的雞精,一種苦口良藥。


提到著書的初衷,兜兜轉轉講到沸沸揚揚的2019年,Elvis 除了閱讀新聞,更閱讀新聞底下的留言,例如有一種常見的講法是:「港英政府好民主!」看得他們連番嘔血,萌生開 page 論史的念頭,直至他們於去年4月開始計劃,Elvis 負責文字、Margaret 兼任美術設計,書中童趣和 memeful 的插圖也是她的手筆。兩位九十後深明社交媒體大義,本身寫簡明扼要的速讀文為主,方便讀者分享,後來獲出版社編輯邀請將文章輯錄成書。新書躺在眼前,Elvis 仍記得心裡一份不安感:「會不會一覺醒來,網上的所有東西都悄悄消失了?如果將文字印到紙上,會否更加實在?」分享會那天是9月18日,恰好是港台皇牌清談節目《五夜講場》的 Facebook 專頁被消失的一天,毫無先兆,不留下一些殘影。


二人首先介紹陳獨秀在1915年於上海創立《新青年》刊物,在《舊思想與國體問題》一文中,「如今要鞏固共和,非先將國民腦子裡所有反對共和的舊思想,一一洗刷乾淨不可。」因此與胡適等人推動新文化運動,提倡用白話文,宣揚西方的德先生(democracy)、賽先生(science),批判封建思想餘毒,是為一場文學革命。


【港史Backspace.1】旺角唐樓歎「港識多史」,記一段教科書不會教的性別史


歷史既視感:被消失的六大訴求


五四思潮浩浩蕩蕩,除了因其戲劇性而為人津津樂道的火燒趙家樓、痛毆章宗祥之外,更在香港掀起漣漪,惟中史書對此篇幅甚少。Elvis 介紹左派社會運動在港的先聲,是1919年九名陶英中學學生手持寫有「國貨」字樣的雨傘,學生遭遇西人警官埋伏拘捕,控以「未得華民政務司牌照下遊行」及「持有惹人注目的標貼品」兩罪,觸發學生買遮聲援,最終只有首罪成立,領頭學生被罰10元了事。


後來隨著左派在香港動員各行各業組成工會,他們進一步解釋,港英政府為防範左翼思潮在港擴散,種下無法逆轉的火苗,除了殺雞儆猴,也透過《工商日報》等右派報章唱淡工人運動、此外,讓娛樂成為精神層面的一種鴉片,不致追求集體行動和爭取工人權益,製造出香港「馬照跑,舞照跳」的昇平景象。


在1925年上海「五卅慘案」發生後,左派來港拉攏華人工會號召「三罷」﹐定下「六大訴求」,包括(一)華人應享有集會、結社、罷工、言論及出版自由﹐並要求港英立即釋放被捕記者;(二)提倡華人與洋人應享有同等法律待遇,並廢除港督驅除令、笞刑及私刑等權力;(三)華工享有立法局選舉權;(四)限時每日工作八小時、設立最低工資;(五)要求政府取消新屋租例並減租四分一;(六)提倡華人居住自由權,應准華人居住山頂地區。以上六大訴求是為罷工工人的復工條件,然而歷經內部左右之爭、中山艦事件﹐隨著國民政府誓師北伐,歷時十六個月的省港大罷工終在港英政府以逸待勞、罷委會自行解散下宣告結束。六大訴求最終沒有出現,Elvis 說穿了:工人利益恐怕只是政治博弈的籌碼。後來金文泰上場,這位飽讀詩書、擅講粵語的港督,以五四青年亟欲破除的儒家舊禮教作為鞏固港人向心力和社會秩序的羈縻,Last Minute 二子形容:「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歷史在笑。


然後的然後:百年故事未完待續


話音剛落,分享會戛然而止,感覺缺乏了一篇慣常的收場白,也沒有一番鼓舞人心的發言,令人在心中詰問:「五四思潮未竟,青年大夢初醒,然後呢?然後就沒有然後?」會後一名書友說:「希望你們日後可以努力寫完後面的一百年。」從1942年數起一百年,2042年完書,在「五十年不變」的大限前,這一百年涵蓋八九民運、主權移交、國安法、二次前途問題等敏感議題,他們無奈道:年份愈近愈難寫。


在 Elvis 和 Magaret 眼中,歷史不只一個面向,因此應當秉筆直書,不會靠大邊,也不怕得罪任何意識形態;歷史也不是一道多項選擇題,只容得下一個標準答案。他補充,讀史、修史,不應是為了達到某個目的,否則便會墮入像權力機構設下的思想誤區。鑑古,應當知今,在亂世中他背出中學校訓—己立立人。


有人說: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Last Minute 香城史在書脊上用四行藍色康熙字典體留下伏筆:別讓他人掌握對過去的闡釋權,未來的願景圖應由自己描繪。壞時代中歷史專頁叢書雨後春筍,這一代人留下的註腳是:香港故事,應當由人民自己書寫。


空白的一百年crop

《空白的一百年—教科書不會告訴你的香港歷史》

作者:Last Minute 香城史

出版社:蜂鳥出版

售價:港幣118元


場地鳴謝:夕拾x閒社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地獄邊緣的蟻群——評《智齒》

影評 | by 江俊豪 | 2021-12-02

【虛詞.蔬泥】非典型蔬菜

散文 | by 林銘深 | 2021-11-30

詩三首:曹疏影 X 李盲 X 石堯丹

詩歌 | by 曹疏影, 李盲, 石堯丹 | 2021-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