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文學季結集】《家,有處可逃》前言:有情的棲居

無秩序編輯室 | by  鄧小樺 | 2020-10-16

「居住」與人類安身立命相關,在香港尤其是個重要而引起情緒反應的題目,其中的苦樂具有相當大的普遍性。賽馬會「過去識——本土文學普及教育計劃」2019年以「居住」為主題,開展中學的寫作教育課程,以及大型文學節慶「香港文學季.字立門戶」,獲得了可稱豐碩的成果。在這本結集中,收錄了同學、參加者等的創作成品,也是一個香港社會精神面貌、情感結構、多重現實的壓縮性呈現,層次豐富。


「居住」自然令人想起「家」,這本是中學生課堂作文中的熱門主題;香港特別行政區七月一日成立,理論上它是巨蟹座的——巨蟹座的關鍵詞乃是家庭,這也算是無巧不成書。文學的起點在於觀察與感受,本年度的寫作課,首先是從家居的觀察開始,逐漸帶領學生認識、反思家居生活的種種細微,也思考家庭、鄰居、社區的關係之構成,帶動著想像與批判。其中關於家庭關係的課節,顯然特別引起同學創作的興趣——也許,是因為文學館的課程以及執行教課的導師們,都著重先讓同學直視、表達家庭關係中的真實面,秉持開放的態度,不規定學生只寫正面的部分,也不指定要有故作洞見的結論。


自由,是真實的起點。


而我們看到,同學作品可呈現出真實的狀態,不乏驚喜之作,讓我們知道現在的青年所思所想,委實超越大人們所設下的框框。面對青澀而未定型的生命,擔當教育工作的成年人,始終意圖指出某些希望的方向。「居住」有其抽象層面與具體層面——具體而言,經濟條件、家居設置品味、社區規劃等物理因素,都構成著「居住」與「家」的實在因素;抽象而言,安全感、歸屬感、自我認同、集體認同,這些觀念都發揮著巨大的影響,有賴主體一一細思辯證;兩者之間,接通具體與抽象者,便是情意與想像,文學在此便發揮最大作用,成就深刻的果子。徵文比賽設題「家境」、「安室」,當中言而未盡的心意,想來參賽者都接收到了。「家境」是「貧寒」還是「良好」,「不安於室」如何扭轉為「安室」,乃存乎一念。(當然,「安室」後面是接「奈美惠」,評審和參賽者也都接收到了,一笑。)


同樣是出於對美好的想望,文學季主題「字立門戶」,文學季展覽名「自宅字築」,在「字」與「自」的諧音轉換中,表達著透過文字創作去確立獨立與自我價值的可能性,一種創造對於現實的超越。因此在彈丸之地的香港,我們仍可以有無限可能。


本年度的結集題目是「家,有處可逃」,也是一體兩面:在不安與困頓之時我們會希望逃回家的避風港,但青年或更多時候,我們也可能有「逃家」的心情——出走之後的自由又是否讓我們能夠驀然回首頓悟,「家」是一種不可逃避的責任?2019年,幸或不幸,許多人同時深刻地感受「家」的不可能,與不可放棄。情深無寄,現實不存,所幸仍有文字紀錄,我們的信念所在。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鄧小樺

詩人、作家、文化評論人。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文學放得開》主持。著有詩集、散文集、訪問集。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新聞守護者》的饑餓演練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0-19

喬治.奧威爾與《新聞守護者》

其他 | by 蕭雲 | 2020-10-13

李智良就是這麼annoying

書評 | by Melody Chan | 2020-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