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藝術】自己與自由——黃碧琪與毛維在巴塞隆拿

好想藝術 | by  好想藝術 | 2018-07-30

文:鄧小樺


人為甚麼要到外國去?在藝術上,多數是為了吸收新的元素,故而許多藝術家都會尋找駐場(residence)的機會。黃碧琪和毛維兩位獨立舞蹈家,受到西九文化區邀請,參加「Creative Meeting Point」的海外藝術家駐留計劃,將在三年之內訪問西班牙巴塞隆拿三次。今年是第一年,兩位舞蹈家將有兩星期,去自由探索和發掘自己感興趣的題目。


自己,並不孤獨

毛維在廣州本來學中國舞,後來在香港學現代舞,慢慢打破過往所學。「現代舞永遠有無限的可能性,不須同意這個故事或表演,每人看到不同東西,也可能看到自己。」毛維回首三年前自己的作品,表示想將作品中音樂的多樣性提高。去到外國,不止越過國的邊界,也是想越過自己內在的邊界。


黃碧琪更為直接:「想認識更多奇怪的人,在香港文化中沒機會認識的人。」她的直接中帶有一種潛在的孤獨。黃在自己的作品中時常探討女性位置、性別、情欲等。「在香港觸碰裸露與性別這種議題,已代表自己向傳統世界說不。」黃希望尋找新的事物,例如了解巴塞隆拿的女性藝術家如何感受身體、性與性別。她認識了當地的舞蹈家Trinidad García Espinosa,有良好交流,最驚喜的是,她們二人都曾做過關於八爪魚意象的女性議題舞蹈作品!八爪魚和女性身體與性欲的想像,還可見於日本葛飾北齋的《章魚與海女圖》。共同的意象,把來自不同地方的牽在一起,足證「身體」是一個更無國界的議題。


黃碧琪帶著一種香港社會給她的遺痕,由衷而欣喜地說,「我在香港是孤獨的,但在世界並不是。」有些人,去外國,原是要發現更大的天空,以及自己並不孤獨。


實驗與坦誠

毛維探討舞蹈形式中的傳統與創新之關係,以及音樂節奏與人的關係。他與佛朗明哥舞蹈家 Sonia Sanchez Martinez一起探索,Sonia跳現代化的佛朗明哥,她讓毛維進一步思考傳統的東西是否要以傳統方式去呈現。「西班牙人喜歡即興,常說『不如留低跳隻舞?』他們喜歡以舞蹈方式了解對方更多。」毛維與Sonia身體互接捲動,在Sonia的吟唱中尋找更多自發的能量,過後他們交換一個了解的擁抱。


巴塞隆拿的藝術家住處和studio常在郊外,Sonia的住處有寛廣木地板的舞室,躺著有窗可以看到星光。毛維和黃碧琪都覺得這世代桃源般的環境令人平靜,有很好的能量,跳舞時長毛犬也一起參與。


郊外的環境,與城巿脫鉤,人也變得更專注而無功利。二人在昂格藝術村(Hangar)中找到甚具啟發性的經驗:一大群舞者一起即興創作,一天一天慢慢發展,「在香港好像一定要『做些甚麼』,要很快有成果,這裡則完全是為了實驗,沒有表演的壓力。真希望香港也有這樣的空間。」毛維說。他全心感受節奏的魔術力量。在實驗性創作中,會設有一些規限框架,而動作會

自己出現,「自己任意玩是free,有了框架係更free。」毛維找到了玄妙。


黃碧琪也去了巴塞隆那的達利戲劇博物館,她超喜歡達利。「達利本是一個癲佬,但藝術對他有救贖的作用,我想我自己有點像吧,在生活中無法很坦誠,在藝術中則可以。」黃碧琪仍然是充滿感觸。


毛維和黃碧琪都說接待他們的項目統籌 Elena Sanjuán Carmona是最好的host西班牙人對生活的熱情影響他們,非常期待未來兩年的交流。他們說,此後要多問自己問題,如何面對環境限制,要有「未必跟從」的意志。「也要不介意別人如何看自己。」去外地,是要讓自己能更好地面對原來的地方。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本集於7月22日播放),逢星期日晚上10時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逢星期三晚上6時在無綫電視翡翠台提供節目重溫;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好想藝術

香港電台與香港藝術發展局攜手製作——演藝文化雜誌式節目《好想藝術》,以輕鬆、幽默方式,介紹各種藝術知識和軼事趣聞,希望觀眾從繃緊的生活中釋放出來,清空自己,享受藝術,Make A Change。

熱門文章

【佬訊專欄】襪戀

專欄 | by 佬訊 | 2018-11-12

編輯推介

【無形.荷爾蒙】胰島戰役

小說 | by 穆琳 | 2018-11-20

【無形.荷爾蒙】航向崖邊的我

散文 | by 游靜 | 2018-11-12

話說金庸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8-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