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話劇團《叛侶》——甚麼才是真正的婚姻?

其他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12-13

「結婚的唯一美妙之處,就是雙方都絕對需要靠撒謊過日子。」(The only good thing about marriage is that both sides need to lie.)被認為是英國唯美主義藝術運動倡導者的王爾德,曾經這麼為婚姻下定義。出自十九世紀偉大詩人的語錄,放諸當今男女之間的複雜情感,依舊沒有絲毫的違和感,倘若閣下打算入場欣賞香港話劇團明年初公演的《叛侶》,或許對此「毒舌」語錄更有共鳴。




如何努力,也無法傳達心中所思


這套由澳洲劇作家安德魯.博弗爾(Andrew Bowell)編寫的舞台劇,1996年於澳洲悉尼首演大受好評,隨後於歐洲和美國多次公演,香港話劇團今年初亦曾於「讀戲劇場」演讀此劇目,這次在大會堂劇院的演出,由藝術總監陳敢權擔任粵語改編及執導,故事正是以兩對出軌的夫婦作開首,以一隻落在樹叢的高跟鞋、一段心理治療師和會面者的對話、數段電話留言和多封情書推進,揭示九個角色之間重疊的關係和交錯的情感。


因為寂寞,我們都患上了愛情失語症。寂寞這回事,從來跟身處的年代無關。一紙婚書不敵難耐的寂寞,與陌生人之間微妙的情感叫人蠢蠢欲動。何謂愛情失語症?從舞台劇的英文原名《Speaking in Tongues》,或可對此窺探一二。它是基督教的常用語言,意指流暢地說類似話語般的聲音,但發出的聲音一般無法被人們理解,亦因它並非可瞭解的語言,因此需要加以翻譯,方能造就聽眾。當承諾在親密伴侶之間被粉碎,當深層束縛在陌生人之間被鑄造,正好呼應著劇名「Speaking in Tongues」-縱然如何努力嘗試把感情宣之於口,始終沒法傳達心中所思。



為了呈現角色之間的關係探索,並透過這種關聯貫穿整部戲,撰寫原創劇本的安德魯大膽摒棄常規,劇本雖為四個演員而作,裡頭卻有九個角色,就連安德魯本人也曾坦言結構複雜,亦擔心觀眾會遇到一定程度的難度,但他卻有信心觀眾總是在尋求不同的敘事形態,以及新的戲劇交流手法。



婚姻是一門無法說清的藝術


在澳洲首次公演的五年後,劇本被翻拍成電影《愛情無色無味》(Lantana),更贏得澳洲影視藝術獎(AACTA Award)最佳電影、最佳改編劇本等七項大獎。夫妻間的背叛,人性的徹底告白,尋求救贖的掙扎,都是原創舞台劇和改編電影探討的主題,而電影名稱用上的「Lantana」,是種學名「馬纓丹」的野生植物,遠眺看似盛開得燦爛,走近細看卻發現其艷麗外表底下,佈滿著刺人的荊棘,這正好象徵平淡婚姻生活蘊藏的暗湧。



婚姻就如一門藝術,從來沒有誰能把它說清,而它所代表的價值,也遠超一紙婚書所能承載。到底甚麼才是真正的婚姻,這是不少影視作品都曾涉獵的主題。何謂婚姻?日劇《四重奏》的真紀(松隆子飾演)說:「婚姻是可以分開的家人」;何謂婚姻?這個問題落在莊梅岩筆下,又被她透過Galen(陳奕迅飾演)如此演繹:「真心相愛的人,不能夠天長地久,胡胡混混,反而容易同偕白首」。


在背叛與救贖之間掙扎,在愛與不愛之間遊走,即使每個人的關係如何親密,卻總似是無法被看透般。既然如此,我們還能相信愛嗎?《叛侶》對此向觀眾傳遞了創作者的想法。縱使每段愛情都有著不完美的地方,就似劇中不同角色所面對的處境般,但他們都以實質行動向觀眾展示:唯有信任,才可彰顯真正的愛。


當成年人的世界需要偽裝,在每段愛情或婚姻關係裡,謊言總似無可避免地夾雜其中。這種現實中的無奈,正如王爾德的另一句語錄所說:「當一個人在戀愛時,總是以自欺欺人開始,而以欺騙別人告終。」(When a person in love is always in self deception, and ends by deceiving others.)好像說得很絕望悲哀,但假如愛情是場戰爭,信任就是妥協的辦法,至於它將如何影響一段關係,從來沒有誰能準確判斷。對於想為一段關係尋求出口的朋友,看罷《叛侶》說不定會衍生另外的啟發和衝擊。


《叛侶》(Speaking in Tongues)演出詳情

日期及時間:
7:45pm(4, 7 – 9*, 10 – 11, 14 – 16*, 17 – 18.1.2020)、
2:45pm(5, 11 – 12, 18 – 19.1.2020)
地點:香港大會堂劇院
票價:$320 / $260 / $200 ($300* / $250* / $190*)

*平日票價,公眾假期除外

門票現於城市售票網公開發售
訂票: 2111 5999 / www.urbtix.hk
詳情:www.hkrep.com/event/19-6/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戲棚》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