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識業界生態,考驗選民智慧——藝發局選舉論壇之戲劇、藝術教育、電影、音樂組別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11-20

相比文學與視藝兩個範疇明顯出現本土VS大陸的政治性對壘,戲劇、藝術教育、電影與音樂情況顯得沒那麼惡劣,多談及資源分配機制,及如何為業界「造大個餅」。不過戲劇組火藥味較濃,藝術教育與電影組亦呈現出世代之爭,最終會出現新舊交替,抑或薑是老的辣?需要各個界別的選民擦亮眼睛,投下智慧一票。


值得一提,本屆有八名候選人,分別組成兩支團隊參與:視藝陳錦成、文學甄拔濤、音樂周博賢與戲劇李俊亮組成「跨界連線」;戲劇張珮華、藝術教育胡俊謙、電影陳詠燊與音樂閻韻組成「Arts 4 More」。


戲劇:從資源分配問題,到對機制和溝通的質疑


DSCF9233


戲劇範疇由冼振東、張珮華、李俊亮競逐,三人同為演藝學院校友。當中李俊亮爭取連任。戲劇界的爭議主要在於資源分配問題,冼振東和張珮華均留意到,有向來表現出色的藝團,無緣無故由三年資助藝團降格為一年資助藝團,而沒有合理解釋,故此兩人都將完善撥款機制列為政綱,呈對李俊亮圍攻之勢;另有其他議題如增加藝發局第十一個藝術範疇「劇場及舞台科藝」,亦是不少舞台工作者關心事項,張珮華質疑李俊亮在其任內沒有盡力推動議題,成立了關注小組但一次會都未開,倡議六年至今未見成效;冼振東則認為即使做事未有成果,在溝通上李俊亮也應該解釋自己的「政治妥協原因」及改善方法,否則會讓人覺得愈來愈建制。


李俊亮解釋自己任內曾跟「香港舞台技術及設計人員協會」(HKATTS)代表開會,了解業界聲音,並指自己三年任期內,更明白制度能做什麼,和要怎樣去做。被暗指有兒女包袱,李俊亮則不無激動地說,自己從子女身上學懂怎樣做有良知有行動力的人,也更明白藝術要為下一代做什麼。關於撥款機制問題,李俊亮認為透明度上可再斟酌,例如將評審評語讓藝團知悉,對於現行使用的同儕評審(peer assessment)方法,可考慮讓其他專家加入,避免小圈子情況發生。


藝術教育:視藝科VS課外戲劇教育


DSCF9208


藝術教育範疇由三十年教育經驗、曾任兩屆藝發局委員的梁崇任,跟戲劇演員出身,現任職小學戲劇科老師的胡俊謙競選。兩人崗位不同,分別來自視藝科和戲劇教育,更突顯雙方對現有藝術教育問題看法的差異。梁崇任在中學執教視覺藝術多年,認為憑自身經驗幫助藝發局更加了解教育界;胡俊謙則從事過十一年中小學課後活動的戲劇導師,所以更了解前線業界,尤其課後導師面對什麼問題,他指現時課後活動安排的教案太多,未必能夠全部教完,質疑是否只為攞資助而寫咁多,也指學校找藝術工作者常有發生人力錯配問題,曾有中學要找電影導師,結果找了他,令他提出設立一個配對平台,為學校找適合的藝術工作者;梁回應時指,「你好似真係唔了解我們業界」,指教案是貴精不貴多,導師可彈性處理,建議胡多花時間在教育界浸淫。過往「藝術教育」界別選民多來自中學視藝科老師,而胡俊謙的著眼點則在於課外的戲劇教育,如果胡當選,將帶來藝術教育範疇的政策之較大改變。


除以上意見分歧,梁崇任跟胡俊謙均認同「專科專教」,為學校藝術老師提供藝術教育訓練,到外國交流取經,了解西方藝術教育的發展趨勢。台下有操普通話觀眾質疑,為什麼不到中國內地交流,又指時下年青人不了解社會、沒有工作經驗就參與政治,老師如何保持專業性,拿捏「關心政治還是參與政治」的分寸。梁回應指個人不抗拒到內地交流,現在教育局亦已有組織學校回內地,只是老師比較少接觸西方前沿發展,所以可作更多交流;又指學生與教師都是社會一份子,而藝術就是生活,生活很難避免政治,言論自由、創作自由非常重要,認為現時香港老師與學生都有高度自由做教學創作。


胡俊謙亦不抗拒到內地交流,只要對藝術教育有幫助都應該支持。胡俊謙認同教師有其專業性,在學校內應該以持平態度,將課程有的、事實性的內容教授學生,課程以外的提問,亦會因應學校政策給予適當回覆。他指自己不會將個人政治色彩放入教育工作,但認同藝術與政治分不開,「一個戲講買餸加左價已經同政治有關」,但老師應該用持平立場、學術角度跟學生解釋。但他不認同年輕人不了解政治。


電影藝術:增設藝術院線,成立人材資料庫


DSCF9211


同為世代之爭,電影藝術陳詠燊與蔡甘銓的一對則分歧較少,不少政綱亦大同小異,例如建立錄像資料庫、藝術人員資料庫等,前者目的是增加錄像作品被公眾看見的機會,後者則是讓業界裡的人才更加流通,彼此有更多選擇。陳詠燊希望提高獨立電影資助上限,現時資助上限為五十萬,他認為相對局限,他亦特別提到希望成立藝術院線,鼓勵影院增設自選口述影像服務,藉此推動藝術通達。蔡甘銓政綱中亦包括成立小型藝術電影院,向政府爭取更多資源,另外他希望加強獨立電影、媒體藝術的政策研究,建立網上香港獨立短片、動畫的交流平台,推廣跨領域藝術。


陳詠燊為新晉導演,去年首次執導《逆流大叔》,有二十年編劇經驗,亦曾在賽馬會擔任五年製作經理;蔡甘銓為資深電影人,有份成立火鳥電影會,曾當徐克及林嶺東助手,在藝術中心當了十一年電影錄像部總監,亦創辦了獨立短片及影像媒體比賽(IFVA)。陳詠燊政綱中提到可與商界合作,推出類似「商界展關懷」的認證制度,鼓勵商界向藝術界投入資源,蔡甘銓則認為與商界合作要小心,有時係與虎謀皮,又指拍戲其實不需要一億幾千萬,「如果年輕導演諗住一上就一億,背後考慮就會變得好commercial」,甚至可能自我審查。


早前獨立電影人馬智恆拍攝紀錄片期間被警方扣查,指他不是記者,無權留在現場拍攝,席間亦有觀眾詢問兩位候選人,有何行動保障獨立電影人可安全自由地創作。陳詠燊指他有留意事件,他認為大前提是,拍攝紀錄片本身是合法的,他指短期可跟記者協會商討會否向紀錄片拍攝者發放證件,但長遠而言應該跟進聲討,警方為何阻止拍攝。蔡甘銓認為問題不是最近的事,指現在的人對肖像權愈來愈注重,好驚被人影,加上警方阻止拍攝事件,會阻礙紀錄片發展,他認為應該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地爭取創作人拍攝的權利。


音樂:增大資源與扶助小團


DSCF9240


音樂範疇由張卓賢、周博賢與閻韻競選,張卓賢因私人理由缺席候選人論壇,周博賢這次爭取連任。周博賢以守護言論創作自由為首要政綱,他指會利用自己的法律專業,研究將「藝術表達自由約章」化為具體條文,加入藝發局與受助團體的合約中;另外,撐大實體空間、文化空間,他去屆為藝術工作空間小組副召集人,曾遊說民政署、發展局將工廈地契限制發寬,來屆他希望將寬限延伸至展演場地,解決公眾娛樂牌照問題。他認為過去四年,成功申請藝發局計劃資助的音樂團體不足三成,是不能接受,故此他主張以藝發局名義撰寫報告,遊說政府增加資源。


閻韻是鋼琴演奏家和老師,從事教育工作二十年,接觸和培養過不少年輕人,她指藝發局委員落區聽取業界意見相當重要,她認識一些小型藝團,忽然被削減資助,而沒有解釋,認為現今制度上出現了些許問題。這次她聯同藝術教育胡俊謙、戲劇張珮華與電影陳詠燊組成「Arts 4 More」團隊參選,當中提倡跨範疇(Transmedia)項目,認為可擴大觀眾群,另外她也讚同增設第十一個界別,認為科藝可協助傳統範疇發展得更好。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抗爭時代】悼亡者詩輯:生者與死者的眼淚匯聚

詩歌 | by 劉芷韻、熒惑、陳麗娟、洪曉嫻、陳暉健 | 2019-11-15

大國與小國

小說 | by 並明 | 2019-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