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神John Wick》系列如何詮釋西方版的江湖?

影評 | by  余達志 | 2023-08-17

《殺神John Wick》系列來到第四集,奇洛李維斯飾演的John Wick繼續他的復仇旅程。John Wick 手持一把手槍,由大阪穿梭到撒哈拉沙漠再跑到巴黎。筆者觀影之際,固然動作場面紛花撩亂,但推多一步思考,整個系列想舖墊的是西方世界如何理解江湖。


對江湖一詞的印象,多是中國或華人文化的獨有觀念。上個世紀盛行的武俠小說,即具象了江湖紛爭的想像;較近期的是港產黑道電影,把所謂的江湖中人呈現於螢幕:兄弟道義,門戶規矩,成為大眾看見的標籤。正如《一代宗師》中所言,一條街也可成為一個江湖。


江湖事需要江湖了,殺神系列由第一集到現在第四集,都把江湖道義視作主軸。日常生活中的常規被消除,例如John Wick 被追殺時不會有執法機關介入。John Wick多次走投無路,甚至於第三集被好友溫斯頓射至重傷 (當然那是他們故意為之以助彼此脫身),都會有江湖上認識的朋友拔刀相助,大部分甚至付出性命和家業的代價。以最新一集為例,日本大阪洲際酒店冒險收留John Wick,隨即招來圓桌大軍討伐。以往辛苦建立的名望、屬下、地位,都成為情義的犧牲品。情義不能被量化,於不少人眼中是塵土,但總有名士願意為之身死。


不同於一般殺手或特務電影,整個系列未停步於道義上的敘述,而把江湖拓展至掌控所有殺手的圓桌。圓桌能動員的,是一個反應力極強的特務網絡。不論John Wick 走到天涯海角,圓桌都可以透過廣播提高懸紅金額,使John Wick 不再能容身於地下世界。圓桌的定位不是一個邪惡組織,或有甚麼摧毀世界的目標,而是一個秩序:即使John Wick 為狗復仇的理由如何正當,他都是這個江湖的異端,而圓桌必須予以鎮壓以維繫整個秩序。不只是John Wick 本人,甚至是提供過幫忙的好友,亦被圓桌所懲罰。紐約洲際酒店多次讓John Wick 下榻療傷,於第三集便被圓桌的特務部隊強攻,第四集更於彈指之間灰飛煙滅,而店主溫斯頓亦失去他最親密的僕人。面對能動用近乎無限資源的圓桌,John Wick要終結所有恩恩怨怨,不是取決於他能殺掉多少人,而是能否使自己被圓桌的秩序重新吸納。


人在江湖,是比想像中更身不由己。回溯整個因果鏈,John Wick 在第二集中本可以撒手不理所有紛爭,但卻被曾協助自己的桑提諾脅逼重岀江湖。基於自己所欠他的恩情,儘管John Wick 一千個不願意,也只能遵守承諾。桑提諾給岀的任務是暗殺圓桌的成員,於是John Wick便被迫面對兩難局面:要麼違反曾立下的約誓,被其他江湖中人所不齒;要麼償還欠過的情義債,但會招惹掌管所有殺手的圓桌。抽空電影中的既有設定,生活於香港這彈丸之地,也會被類似兩難所束縛。明明不是自己所想,卻向世俗的約定俗成低頭。於是江湖上升至某種概念上的層次,隱喻社會中被時代洪流推著走的感覺。強如殺神,打倒一個又一個圓桌派來的特務,亦絲毫動不了整個秩序的分毫。那些用鉛筆殺人,甚麼甄子丹盲俠,都是假的;但那種秩序上的壓迫及喘不過氣,卻是真的。


中文語言博大精深,江湖一詞可含多義,既可按字面理解指三合會,亦可暗喻大環境下時代洪流一捲,渺小的個體不免隨波逐流,而如何安身立命成為每個現代人的課題。John Wick 在殺神系列用了四集時間找尋答案,最後隨著John Wick 與Caine 的決鬥告終而徐徐落幕,但走岀電影院,才是我們真正需要面對的江湖。


一封利是三個六:Novel Fergus〈江湖〉記載香港另類歷史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余達志

多倫多大學四年級生,評論作品散見各中英文平台,例如《虛詞》、《字花》等等。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白鶴亮翅

散文 | by 曾詠聰 | 2024-05-28

【虛詞・◯】一對母子

散文 | by 廖子豐 | 2024-05-26

《喧嘩的碎片》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5-26

【虛詞・◯】三維福音

詩歌 | by 石音 | 2024-05-24

見山還是山

散文 | by 善喻 | 2024-05-22

抱抱良音

散文 | by 黎哲舜 | 2024-05-21

【虛詞・◯】懸浮的空心

小說 | by 李曼旎 | 2024-05-18

【佬訊專欄】爆檸

專欄 | by 佬訊 | 2024-05-05

【無形.同病相連】太空漫遊

詩歌 | by 陳康濤 | 2024-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