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謙〈某種老朋友〉的「詩」意

其他 | by  葉嘉詠 | 2022-03-08

林家謙〈某種老朋友〉由澤日生作曲,林夕填詞,有說與〈下一位前度〉和〈拼命無恙〉是一個系列,〈某種老朋友〉將這兩首歌的情感由愛情擴展至友情,內容也互有關連。坊間對這個系列的分析已有不少,本文希望從另一角度討論,談談歌詞與另一種文類──新詩的關係。



1. 長短句


新詩被認為只是「分行散文」,常給人難以理解的感覺,實在低估了這種文學作品的價值。新詩以長短句、停頓位置、押韻等來營造節奏感,看來比嚴格規限格律的要求靈活,但也更考詩人的功力了。


〈某種老朋友〉共十段歌詞,減去副歌重複的兩段,共八段,每段最多兩句,這樣的格式沒什麼特別,最有趣的是,這闋歌詞最短的句子有五字(可不算短啊),如點題句「某種老朋友」;最長的有十五字,如「在復原後走得很遠為何要回頭忍受」,長句與短句的字數相差兩倍。


長短句表示呼吸和感情。全闋歌詞最短的兩句都在同一行:「某種老朋友」和「各撐一葉舟」,兩短句中間的空格似乎是停頓,尤如說老朋友的友誼,想一下後,最終還是劃上句號。長句要忍住呼吸,一氣呵成地唸出來,帶點緊張氣氛:「如葉也不必考究每一片將活著多久」,兩人分散後真的放下了嗎?正回應了林家謙在youtube的留言:「某種人說再見就是不再見的意思,如你聽懂了,你也就開始接受自己不會完全放下,而歸於無恙。」


這闋歌詞最短和最長的句子剛好都在最後部分,這裡說「剛好」,應該不是巧合。短句似是情緣的終止,但歸結到最後的長句「如葉也不必考究每一片將活著多久」,還是捨不得放下吧。這樣便完結了?長句中的用字值得細看。這十五個字中有「將」,也有活「著」,一是未來式,一是進行式,究竟是緣份已盡,還是將盡未盡,還是……答案未必是永恆不變的,聽眾大可自行想像,選取最適合自己的版本了。



2. 停頓


上文提到的停頓位置也是新詩的特點之一。新詩如何表示停頓?可以是標點符號,也可以是空格,〈某種老朋友〉有一長句的斷句位置甚為特別:「總少不免驟然遇上當然就」,接著是「為美好光影感激可以隨身走」。這兩句各超過十個字的長句之中,第一句句末是「就」字,目的是突出接下來第二句開首的「為美好光影感激」。


至於兩句連接的意思如何?且看「就」這個單字的多重意義,如何營造不同感情的表述。根據《漢典》,「就」可作一、連詞,表示假設或讓步關係,這樣兩人關係不會那麼緊張,也帶點期待:如果我遇上「老朋友」,不想破壞美好的回憶便會轉身離開。二、副詞,意思是立即,這樣的感情便激烈決絕得多了:我遇上「老朋友」,不想破壞美好的回憶便會馬上轉身離開。三、介詞,意思是在,感情比較平淡冷靜:我遇上「老朋友」,不想破壞美好的回憶便從這裡轉身離開。


因此,「總少不免驟然遇上當然就」的停頓,先讓讀者「就」自己的理解來決定接下來的感情變化,很有陌生化的效果。


我們的葉枯死在秋——〈某種老朋友〉



3. 廣東話押韻與讀音

〈某種老朋友〉也講究押韻,以下一段副歌的每句最後一字都是收-au韻尾:

誰又能迴避某種過期朋友(jau5)
一片葉無奈剛飄落背後(hau6)
世上沒人能阻擋細水愛長流(lau4)
若回憶偶爾活現就前來挑逗(dau6)
在復原後走得很遠為何要回頭忍受(sau6)
但可否當做剩餘無害有情的咀咒(zau3)
沒有影響此際笑一笑天涼就過秋(cau1)


這段副歌重複兩次,加上統一的押韻,形成很明確而有規律的節奏感,令人印象深刻。廣東話聲母共十九個,韻母共五十八個,聲調共九個,加上聲調的升、降、平的音階,配搭起來變化比較多,韻律也更多變了。但這段歌詞有一個明顯的廣東話讀音和別字錯誤:「但可否當做剩餘無害有情的咀咒」,「咀(zeoi2)咒」應寫作「詛咒」,「咀」是「嘴」的俗字,現時還沒有「咀咒」這個詞語,而且強作新詞也解不通。「咀」解作咀嚼,也有品味之意,但放在歌詞的語境則沒這些意思,應當糾正。至於讀音,「詛咒」的「詛」應讀作「佐」(zo3),也可讀作「左」(zo2),「詛」(zo2)是「詛」(zo3)的異讀字,讀作「咀」則是俗音。如果想維持第二聲以配合樂曲,「詛」讀作zo2,也無不可。這是因讀音而寫別字的明顯例子。



4. 典故運用


西西〈床前明月光──倉頡輸入法〉和洛夫〈床前明月光〉都出自李白經典詩作〈靜夜思〉。西西以倉頡輸入法ABCDE重寫〈靜夜思〉首句「床前明月光」,詩中也有直接點名「李白」,無獨有偶,洛夫也直接引用「床前明月光」,也點名「李白」,只是場景換作台灣,可見新詩用典也是常見的。

〈某種老朋友〉便有「一葉扁舟」、「一葉知秋」和「天涼好個秋」三個典故,分別出自黃光溥《題黃居寀秋山圖》、《淮南子》和辛棄疾《醜奴兒》。三個典故有「葉」又有「秋」,但都沒有直接全寫,一來跟音律有關,需要取捨,二來不用限制想像,而在全闋歌詞的倒數第二句「枯葉伴晚秋」,將三個典故都融合起來了,確是妙筆。「枯」和「晚」兩個字都比較陰沉,既是當事人的心境,有針對性,形容詞正是主觀地反映感受;也因為是形容詞,隱含的感情有點空泛,所以帶出的意思也有普遍性:想放手又放不下的「老朋友」,我們應該都曾經擁有。此外,「扁舟」和「秋」都與「水」的意象有關,其餘歌詞還有「洪流」、「沉浮」、「細水長流」等。全闋歌詞選用了這麼多與水有關的用詞,除了意象統一,或可藉著水的流動狀態賦予失意的朋友一點柔情。

有些作者未必直接引用典籍文字,反而是依據字數、聲調等選取需要的內容,這樣意思會更加含蓄,聽眾也能領會吧。上文提到的「天涼好過秋」便是一例。辛棄疾《醜奴兒》的「天涼好個秋」,歌詞將「個」改為「過」。「個」(go3)和「過」(gwo3)的發音部位雖然都是舌根,韻母和聲調都相同,但聲母不同,前者是圓唇音,經常為人誤認而發了懶音。既然「個」(go3)和「過」(gwo3)聲調相同,所以歌詞不是因格律而是因詞意修改。修改後的詞意有何特別?辛棄疾《醜奴兒》在「天涼好個秋」之前還有三句:「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所以才將情緒交給天涼的秋季。季節天氣是自然現象,也是寄托愁緒的事物,但歌詞改為「過」便不只是說秋季,也是「某種」願望!「某種老朋友」即使未能回到從前,也希望對方能好好地過。 (這闋歌詞另有「天涼就過秋」,「就」的意思上文已提過了。)

有說意境優美的歌詞便是詩,〈某種老朋友〉蘊藏「詩」意嗎?句式、停頓、押韻與典故運用等,或可以是其中一些分析角度,只是歌詞還有樂器編曲,還有歌手聲線,這樣才能領略歌曲之美啊!


〈某種老朋友〉:覺悟之痛,不正正是愛的一部分?




參考資料:

林家謙〈某種老朋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vhbM0JGsx4&list=RDbvhbM0JGsx4&index=1

漢典:https://www.zdic.net/hans/%E5%B0%B1

粵語審音配詞字庫:https://humanum.arts.cuhk.edu.hk/Lexis/lexi-can/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葉嘉詠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哲學博士,現於原校任講師。研究興趣包括台灣文學、香港文學、電影等。

熱門文章

情色青蛇

影評 | by 梁靖芬 | 2022-06-20

編輯推介

遠方不遠──送Peter Brook

其他 | by 鴻鴻 | 2022-07-04

明天之後

散文 | by 葉秋弦 | 2022-07-03

【虛詞.夠鐘食藥】貓醫施藥記

小說 | by 文秉懿 | 2022-06-29

【無形.夠鐘食藥】西藥

散文 | by 風緣 | 2022-06-28

【虛詞・夠鐘食藥】詩三首:蘇麗真 X 驚雷

詩歌 | by 蘇麗真、驚雷 | 2022-06-27

【珍寶下沉詩輯】饒舌的歷史課,航向眾人的假面

詩歌 | by 陳李才、李顥謙、朱少璋、璇筠 | 2022-06-25

關於藝術發展局選舉

如是我聞 | by 甄拔濤 | 2022-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