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之塔》: 相信自己的信仰,交織孤獨的靈魂

其他 | by  孫樂欣 | 2021-06-29

貫徹自《粉碎糖果屋》以來的童話主題,per se的 《孤獨之塔》取材自格林兄弟的《長髮公主》。有人著重故事中公主王子智勇雙全,有人著重不人道的巫婆,但值得留意的是,故事「幸福快樂」的結局,始終是由主角多年的分離與孤獨換來。配合社會現況,作詞人Oscar選擇集中呈現「孤獨」這個重要元素。



一、孤獨與痛苦


「出發 / 展開 / 新的歷險 / 途長仍熱血走一遍 / 一個孤身 / 多麼冒險 / 然而仍為你去挑戰」


歌曲一開始便清晰點題,呼應王子拯救長髮公主的過程。他要一人面對「奇形怪相妖魔」,還因逃走時被荊棘到而「雙眼沒法可看見」。這讓王子憂慮不已——為了愛情,放棄原來的安逸和身體健康,獨自承受無盡痛苦,是否值得?


「想去 / 救你 / 偏偏落荒 / 如何能為你再抵抗 / 分隔 / 兩處 / 無從探看 / 遙遙百里猜不到你狀況」


孤獨的痛苦,除了是在於無人相伴和支持,還有無了期的等待與迷茫。經過第一次副歌,代表王子已經努力了一段時間,但努力只換來無數次失敗,還因與公主分隔不知其近況,連如何尋找她也不知道。孤獨,還有無助與迷茫。


配合MV畫面,男主角在街道向前走著,儘管身旁有人,但他們都是靜止的,基本上也只有男方歌聲,讓男主角依舊是無人相伴。他最多只能拿著寫給女方的信,隔著鐵絲遙望遠方。現實裡,我們不會突然遇到藏著公主的巨塔,但也會追求某些如同置身高塔的理想或價值觀,遙不可及,旁人不理解甚至反對,現實有無數掣肘,讓我們追求理想的道路無比孤獨。信心往往來自於他人的肯定,因此這份孤獨,還會帶來自我質疑,既想追求又否定自己,掙扎而痛苦不已。



二、孤獨與希望


「你與我呼天叫地 / 仍寂寞望天燈數算運氣 / 仍會想靠近你 / 世界變冰天雪地 / 尚有你我塔尖內外惦記」


孤獨令人痛苦,但並非絕望。副歌中,王子公主呼天叫地,但外人只會傷害或不理解自己(例如巫婆),只有彼此了解自己痛苦之處。但正因如此,他們更信任對方會救自己,信念與希望,因而更強。


「多麼想望到 / 痛苦盡頭 / 可以撐過明日以後 / 多麼想遇到 / 每位路人 / 使我不再需要獨鬥」


到了第二段副歌,男女方開始合唱,可見二人並不孤單,而是互相陪伴的。之後的間奏則是有女方獨唱,代表視角從王子轉到公主。她與外界接觸唯一渠道,就是一個小窗戶和長辮子,但王子的出現讓她知道,或許在某天某處,也有人同樣孤獨,她並非孤身一人,她要撐下去。


值得留意的是,在副歌的MV畫面,男主角會寫信給女方,或者有目標地跑向某處,不再如上文迷茫。這首歌雖然名為《孤獨之塔》,但內容並不悲觀,而是提醒我們,就算有時表面上無人陪伴,感到孤獨,但或許只是我們如同置身巨塔,看不見遠方的同路人而已。只要我們相信自己追求的理想是有意義的,就努力追求下去吧,正確的價值,就一定有同路人,一定有成功的希望的。



三、孤獨與陪伴


「而卻是你 / 卻是你 / 那長髮金光(怎麼可遇到)/ 遠在對岸我夢見就 / 沒顫抖(每位路人 可以給你給我 互慰哀愁)」


「你與我置身絕地 / 為了拆破塔尖鍊著勇氣 / 是我 / 是你」


在最後三段,MV中雖然他們背對大家,互相對唱,意味著雖然物理上他們是分隔的,但不是孤身一人,其關係更並非單純「王子救公主」,而是互相拯救。王子因救出公主而堅持,公主因期盼王子到來而堅持,雖然他們看不到對方,但都是對方的信念與希望。


歌詞的主題層層遞進,一開始呈現孤獨是痛苦的,然後呈現孤獨背後也不忘心存希望,最後昇華至每個孤獨的靈魂都可以互相陪伴,互相救贖。今天,很多香港人都正承受這種孤獨感。2019年,香港人經歷一連串炙熱的社運,但經過疫症洗禮,所有激情和憤怒都沉寂下來。每天都有很多人被捕和被迫流亡海外,或因感到絕望而移民,他們要離開熟悉的家鄉,甚至覺得努力了也是被社會拋棄 ; 即使繼續「安穩」生活的,也會覺得同路人越來越少。這種孤獨難免讓人心灰意冷,心想公義、自由的口號看似鏗鏘,但到頭來不過是徒勞而無謂的堅持。


但表面上的沉寂與分離,是否等於無人繼續同行?


不論是商店「告急」後眾人一呼百應,「寫信師」的出現,還是六月四日不同地方、不同形式的燭光,也顯示香港人並沒有忘記。雖然分隔兩地,但以移民海外的人為例,他們因香港同伴而在外地支持香港社運,其香港同伴也因他們的堅持而不放棄。雖然香港的教育、司法、政治制度劇變,成功機會看似越來越小,但其實還有很多人緊守當初的信念和價值。孤獨,只是表面,在塔外的世界,還有陪伴與希望。


當然,除了香港的情況,還有很多時候,我們會感到孤獨,或許是沒有朋友,或許是沒有人支持自己的夢想。但事實上,世界上都有很多人跟我們一樣不被理解,因種種原因覺得孤單。無數孤獨的靈魂交織在一起,不就是有人相伴,互相支持嗎?相信自己的信仰,終有一天,能救出心中的公主。


打破虛構的「烏托邦」——〈無門〉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孫樂欣

剛剛18歲,經歷文憑試的蹂躪 ,慶幸未被摧殘 ,始終相信文學和歷史除了是考試 ,還是閃閃發亮的星星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恐懼症

散文 | by 跂之 | 2021-10-24

【教育侏羅紀】建立

教育侏羅紀 | by 游欣妮 | 2021-10-19

投向新世界的石頭

影評 | by 安娜 | 2021-10-18

李琴峰「芥川賞」得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