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崩塌的簷蓬下圍爐:達明Replay演唱會

其他 | by  洛楓 | 2020-11-21

「達明一派Reply演唱會」我買了第五場的門票,一直擔心幾件事情:會不會疫情突然惡化而取消讓我去不到?會不會突然國安法闖進會場讓演出被禁止?會不會去到現場買不到紀念品?城市有太多恐懼的氛圍足夠讓日子惴惴不安!這些年去看達明(或單飛的明)的演出,彷彿一種儀式、或去見一個或兩個朋友想知道他或他們是否安好?!當演唱會是一個儀式的時候,那是類近宗教的境界,為了鞏固一些信念、團結一些力量、浸漫一些關懷;而達明作為香港前衛的樂隊,一直在前面帶著我走過青春的板盪歲月,剎那我們一起長大或蒼老,他們走上香港社會抗爭運動的浪頭,便變成了同行者,見面,就是為了互道安好。


126519861_4145385228821964_7802850773521138099_o



關懷文字的音樂人:黃耀明的勇者閱讀


達明是香港少見著重「文字」的音樂人,這對於寫字的我來說無不充滿鼓勵和感激。「Replay」的舞台有歌詞、口號和抗爭的圖像,那些因時代的病而寫的歌詞,從三十年前迴響到今日,仍為病體嶙峋的城市把脈,仍為我們的創傷治療。黃耀明在演唱會上讀出《暴政》一書的章節或目錄(我聽的那一場是目錄),應該是香港舞台表演上從未發生的創舉,這樣明晰的政治態度,需要怎樣厚重的勇氣才能支撐起來?現場數以千計的觀眾裏,祗要有一個、兩個或十個八個,事後真的去讀《暴政》這本書,便發揮了延伸的感染,這是民主意識播種的行動,從微小做起。此外明哥讀出中國大陸歌迷的信(我聽的是四川的零零後),一個隔在牆內的少年,細說香港流行音樂如何讓他發見在「愛國」主義框架以外,還有更遼闊的思想邊境;而我們在牆外(或另一幅牆內)諦聽不屬於我們這些社群的聲音,有另類的觸動,尤其是這些年來政治權力刻意分化邊境這邊和那邊的對立,單純地喜愛流行音樂的共鳴情感,粉碎了一些鐵絲網和路障的關卡——喜愛達和明的人,都是自由的追求者,我們的渴求很簡單,就是沒有圍牆!


125804211_4145385328821954_6258186326665641275_o



節奏與邏輯:劉以達的喜劇技法

劉以達的喜劇表演能力越來越深不可測,他總是慢條斯理的說話,一字一句的截開,前段煞有介事,後段卻來個反高潮的逆轉,不聽到最後便不會知道他的花樣,待到豁然開朗時便已經被他的幽默擊倒了;又有些時候,他祗單單拋出幾個九唔搭八又很切題的形容詞,剎那讓人措手不及的意外驚喜,譬如說當明哥呀呀的想尋找字詞說感動的時刻,冷不防達哥拋出一句「係咪起毛粒呀」(來自「毛管戙」的轉化),全場拍手起哄,我們有多久沒有這樣開懷大笑過呢(活在每天打壓的新聞報導裏)?曾經在課堂上討論劉以達的演出,我一直覺得他的「喜感」來自兩種技法,第一是對「節奏」的精靈掌握,曉得在甚麽時候出擊,「喜劇」講求時性,太快或太慢都失去效果;第二是邏輯的顛來覆去,深深懂得怎樣借用幽默(或反語)來對付荒謬的世情,化重為輕,借力打力。接觸過達哥的人都知道,平常跟他說話,他的反應異常敏捷,聽得快也截斷對方得快,不很容易應付呢!有人不明白,總認為達哥常常發夢、遲滯,殊不知這是他的聰明處,將智慧隱藏在老僧入定之中!他的慢節奏其實是他的犀利武器,要很沉穩(或沉得住氣),才能這樣從容不迫的緩慢(假如劉以達沒有喜劇天份,周星馳也不會找上他),而這也是一種需要修煉的抗爭姿態!


126035299_4145385248821962_4191260604041367312_o


舞台上的投映有雨傘、燭光、「齊和國歌」的反諷,圍爐好不好?當然很好(不勉強不圍爐的人,也無需解釋)!歌迷和觀眾說我們需要達明,需要他們的音樂和歌曲鼓動低迷的日子繼續負重前行,但其實達和明也需要我們,需要這樣站在舞台上聚合同路同行者的臉孔和聲音,讓孤獨的創作和抗爭沒有那麼孤軍作戰。坐在舞台的側面,聽著明哥幾次激動得哽咽的話語,看著達哥無言的輕擁,便相信走了三十年前端位置的他們,此時此刻在面對前所未有的艱難!那些焦慮、恐懼和憤懣不平,同是做創作的我、還有做教育的、藝術的、法律的、社會工作的,甚至每個有良知的行業,都自能感同身受,因為在制度崩塌的簷蓬下,無一能夠倖免!


〈原文轉載自洛楓Facebook,文章連結:https://bit.ly/2IWOgid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洛楓

創作及評論人,曾獲中文文學雙年獎、香港書獎、藝術家年獎、城市當代舞蹈達人獎。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親愛的房客》中的敘事結構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1-24

共同病歷

散文 | by 忤尚 | 2020-11-24

打書釘讀晒黃碧雲《附件三》

其他 | by 吳芷寧 | 2020-11-23

《理大圍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