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某一天再遇這個地方」——達明一派〈今天世上所有地方〉

其他 | by  W小姐 | 2020-12-14

很想唱一闕歌,見證日子怎過,今天很想唱,達明一派三十二年後的〈今天世上所有地方〉。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3ItxsrfYto


由達明一派作曲,潘源良填詞,〈今天世上所有地方〉上週二在iTunes香港地區上架,上週四衝上iTunes香港地區熱門歌曲第一位。早前達明一派於《REPLAY意難平 / 神經LIVE》演唱會中,此歌便已作出首唱,當時黃耀明表明〈今天世上所有地方〉是〈今天應該很高興〉的續集,故特意邀請潘源良填詞。我有幸在現場聽到,但更多的人,包括作詞人,卻無緣在場,亦已然不在香港。


由1988年的〈今天應該很高興〉,到2020年的〈今天世上所有地方〉,一貫達明的風格,走在人群之中,緊靠時代律動,歌唱世代寓言。三十年過去,惶恐惘然,黯然失落,始於九七前輕虛落寞的想像寓言,到了「今天」已然落實,成了不忍直視的現實。兩首歌中的「我」同是寫信予流落異鄉的故人,〈今天應該很高興〉始於一把結他的獨奏,音律輕柔,似向眾人報佳音,與歌詞「鬧市這天 燈影串串」的聖誕歡樂氣氛互為照應,緊接而來的歌詞在樂中說哀,預視著外在的燈紅酒綠彷是一戳就破,眾人將要散去,再無佳節的歡騰。這種哀聲似遠還近,苦中作樂,但來到〈今天世上所有地方〉,離散已成眼前真實,於是前奏樂聲人聲躁動,四散逃竄,時而小時而大,惘然慌張,彷是昔日凝聚的人群盡皆散去,無處為家,各有各的荒涼。歌詞第一句説道,「聽說你今天到達一個地方」,這是甚麼地方?「你」又是甚麼人?原來這已不再是「偉業在美洲」或「瑪莉在澳洲」的世界,各自到達的「地方」,變成了流亡的秘密之所,剝去身分的牢獄,甚至是隔絕生靈的死界。這個「你」指向的,亦不再如舊作般只限於身邊熟悉的朋友,而是一群無可名狀,不可名狀的同路人。


如是者,有人遠走「無限量荒涼」的他方,在那裡「戰勝了哀傷」亦「繼續靜養」,有人在這地「繼續擁抱夢想」,不惜為正義擔當挫折。很多人繼續活著,或「跌碰」或「摸索」,「前面路茫茫」又各自分散,然而絕境中,只要仍感受到極遠處的一點光,感知到同行人的力量,便能找到該前往的地方,這時候背後紛擾的回音遽然減弱,「你」彷似是有所領悟,於是自問自答般唱出「靠極遠 一點光 可會找到方向?」


走至間奏部分,旋律更轉趨明朗,原先分散各處,相距極遠的每一點光芒竟慢慢靠近,長音漸漸上行,彷是同行之人腳步漸穩,一同「同步往遠方」,落後的亦「盡力趕上」,然後回音越發擴大,似與歌者合唱,零散世上各個角落的人重新振作,在圍牆之內,隧道之中,築成人鏈,「我願意 牽你手 不怕隧道極長」,歌曲最後一句「繼續唱 繼續找 總會找到方向」更令人動容,由起初「可會找到方向」的疑問,到最後已變成一種堅定的信念,一句牢不可破的口號。


〈今天應該很高興〉彷是強裝高興,當中的「應該」一方面解作必然如此,一方面又解作不確定的意思。因此今天應該很高興,意思是我們本應高興,現實中卻好像不是,但我們仍嘗試安慰自己高興起來。續集〈今天世上所有地方〉承接了前作的精神,卻又超越前作,在思想與心態上有所昇華,試圖從絕望中開墾出真實而恆久的希望,由以往留戀過去,認為「今天的姿采」只能「媲美當天」,到現在說出「我會説今天世上所有地方 / 你要去多遠也被困在迷惘 / 卻更要相信自由必將釋放 / 那裡缺少的在那裡補上」,更是對「家」、對「移民」的重新定義,「地方」之不定指,亦代表可任意切換——世上所有地方,有香港人的,就是意義上的香港。而意義的建構不假外求,如黃耀明所言,「我們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為香港做很多事。」現居於台灣的詞人潘源良,亦在接受沈旭暉的訪問中以新亞書院的創校歷史自我勉勵,昔日先賢「花果飄零,靈根自植」的精神就如歌詞所言:「那裡缺少的在那裡補上」。


從〈今天應該很高興〉到〈今天世上所有地方〉,從前我們留戀於「只要願幻想彼此仍在面前」而尋得的短暫歡愉,現在我們既會對過去念念不忘,亦會張望未來,一直心存盼待,所以歌詞當中有這樣的一句:「到了某一天再遇這個地方 / 你我再說今天這段過去狀況」,到了某天,「今天」會成「過去」,而我們亦終會再聚。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教育侏羅紀】建立

教育侏羅紀 | by 游欣妮 | 2021-10-19

投向新世界的石頭

影評 | by 安娜 | 2021-10-18

李琴峰「芥川賞」得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10-15

《保育黃霑》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10-08

《方圓》「Time Folds」——編者話

其他 | by 方圓編輯部 | 2021-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