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仇恨

時評 | by  鄧烱榕 | 2019-09-04

早兩日,在 FB 上見到有位中產老人話:97移民後又回流是那班朋友,現在又準備移民了,而且這次不會再回來。因為現在香港充滿了仇恨,更是一整代人的仇恨。這些仇恨破壞了對香港的愛與和諧⋯⋯


其實一看就覺得很虛偽。當年因咩事移民?後來又因咩事回流?大家心照啦!當然你有你選擇的權利,但請不要整天將「愛香港」掛在嘴邊,你要是真的愛就不會走啦。


於是,我就忍不住留言只問他一句:仇恨從何而來?他竟然答我:無論什麼理由,都不應該合理化仇恨。然後一位時裝界老人也沖出來留言,讚他這番話「說到心坎裡去。」


WTF?這位老人家似乎忘了自己在不久之前,曾因為性取向問題而被保守勢力窮追猛打?當時又是那些人在支持他鼓勵他?肯定唔會係民建聯啦!當然,我沒有再周旋下去,立馬 UN-FRIEND 了他們,膠都費事派。


之但係,由六月開始,我其實也一直在思考仇恨。畢竟自己本來就是左膠底,愛與和平深入骨髓。可是,即便如此,我還是沒法不去仇恨警察、鄉黑、極權。身為凡人,我的確做不到連敵人都愛。我只能不斷反問自己,可以怎樣處理仇恨?我知道暴力會引來更多暴力,仇恨會招惹到更多仇恨。但我又真的放不下仇恨,也愈來愈理解暴力的必要。我,是不是有問題?


幸好身邊總有些智者會突然出現替我解憂。上兩個星期,受雜誌邀稿,訪問了一位藏密修持者,以及一位前線女勇武。聽了他們的故事和看法,我便慢慢釋懷了。


我明白到這兩個月裡,所有的仇恨情緒,其實都是建立在愛之上,因為你愛這個地方,你才會恨有人在搞破壞;因為你愛保衛這個地方的人,你才會恨暴力鎮壓他們的人;因為你愛平等,所以你恨支配;你愛公義,所以恨徇私枉法;你愛蛋雞,所以恨高牆。我們的內心都嚮往著一個更民主自由的香港,因為有著這個夢,所以才會仇恨被極權無理剝削的現實。


這種仇恨可以放下嗎?可以的,但很難,不過第一步首先就是要面對。


所以如果我們沒有經過細心思考,就輕易地說一句不應該合理化仇恨,不應該合理化暴力,其實最終只不過是逃避——逃避情緒、逃避現實,更是在逃避自己。你只是不敢面對潛藏在內心深處的某些恐懼。


我明白,我們都害怕仇恨,因為這個世界是如此教育我們:仇恨是負面的、是黑暗的、不好的、壞的,結果我們只想擁抱愛與光明,卻從來沒有明白到,沒有黑暗就不知道光,沒有恨便體驗不到愛。所以逃避仇恨,某程度也是在逃避愛,或自以為擁有愛,卻不知那份愛何其單薄!


現在我可以回答那位中產老人,我合理化仇恨,也堅信著終有日會體驗到真正的愛。但真正的愛,並不是像你們那種潔身自愛,只是為了自己可以被愛。真正的愛,是為了讓別人也能得到愛,為此我可以付出所有,我願意疾惡如仇!


只有所有人都是這樣想,才能人人都得到愛。因為你也是別人的別人。


當然,歷史上做到這個程度的,據我所知,一個叫耶穌,一個叫佛陀。兩位聖哥還告訴了車婉婉:「愛與恨就像列車夜行,當天你與我重視過誰和誰在年月快線裡都給壓碎。」是的,我們都總會死去,但我相信死亡並不是生命的終結,一切有借有還,善惡到頭終有報。


而這一刻,我們既未能超脫生死,又何妨擁抱愛恨?


最後,仇恨從何而來,或許已經不再重要。重要的,是知道愛可以從何而去。因為我們都見到,前線的朋友,他們沒有一個是為了私利,他們犧牲著自己,就是為了想讓我們大家,有機會得到,這份神聖的愛。


為了他們,你又願意付出嗎?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我們的自由之夏——專訪周保松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9-17

回家

散文 | by 跂之 | 2019-09-13

土丘:藏於香港的隱世美學空間

字在食 | by 張欣怡 | 2019-09-14

與唐滌生井邊重會

其他 | by 朱少璋 | 2019-09-11

我的恥辱

小說 | by 蘇朗欣 | 2019-09-09

【抗爭時代】發夢詩輯:我們沒有最後的避難所

詩歌 | by 朵漁、鳥人、雲樹、之城 | 2019-09-07

說仇恨

時評 | by 鄧烱榕 | 2019-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