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遊行・西藏】藏民

字遊行 | by  洪詩韵 | 2019-08-24

牠們站在臺上,他們站在一旁,牠就躺在那裡,直到去到祂的身旁。他走了。拿摩阿彌達巴亞。

兩米多寬的翅膀,飛在比高原更高的天空,牠們從天上聞到食物的香氣,來,履行上天給予的義務。兩顆凸出的眼睛帶著貪婪,看到地上的幾個金點,他們來了,而牠們也該降落了。看!那穿著衣服的東西是有味道的,就是牠了!從金點慢慢放大直到金色的三角與白色的圓柱下,高僧大德念起靈肉分割的咒語,天葬師拿起刀解開身上最後一層衣服,然後用大錘剁碎最後的骨頭。這是最慈悲、原始回歸的習俗。就那樣禿鷲叼起一塊塊的腐肉,迅速飽餐一頓,不需要火不需要土,人的靈魂就那樣由禿鷲帶往天堂。而禿鷲,飽餐了一頓,便不會再吃下任何的生靈,草原是多麼的平靜。

一場天葬過後,還會有許許多多的天葬,禿鷲每天都會從往返天上、人間,把臭皮囊吃淨,只帶著最輕最淨的靈魂飛回天上。直到一天牠們永遠無法來到人間,靈魂被迫漂泊在地獄人間,至於天堂,對於人來說也會消失。

據說禿鷲是空行母的化身,藏傳佛教中空行母是代表智慧和慈悲的女神。祂在空中行走,當看到地上有人死去就會化身禿鷲來到人間,吃掉他的肉身,帶走他的靈魂,這樣人就不用經歷輪迴,能夠得到永生。今日如果去西藏,遊客依然可以參觀鳥葬,鳥葬又叫天葬,除了和神話有關之外,另外還有其他的原因。西藏的地理環境和天氣不適合土葬和火葬。在天氣乾燥的西藏將完整的屍體埋入土中是很難讓屍體完全腐爛,這樣便會讓細菌滋生,而使用火葬在風大草多的草原也是危險的。與其如此,還不如把這種草原上的猛獸餵飽,讓牠吃飽後不再傷害任何的生靈,貢獻出自己的身體予以自然,這也是一件功德。

整個過程其實不會太久,家屬就站在邊上看,看著曾經的親人,變成禿鷲嘴裡的肉。當然如今除了家屬也會有其他人,不再靜靜的看,喧鬧的討論甚至有尖叫。有人拿起相機拍下禿鷲嘴裡的肉,或許那是生前最隱私的器官。希望禿鷲能夠吃快些。

儀式後,家屬們靜靜的往家走,這一路不准回頭。此後,偌大的草原不復相見,直到永生時,吃淨了塵世的記憶,不管是恨,還是愛。

鷹和雕哪怕是禿鷲,都無法飛越珠穆朗瑪峰。他們站在西藏,眺望遠方。他在印度,眺望遠方。眼神無法穿透喜馬拉雅山脈。他背對著西藏,在沒有淚水的寒冬,攀上了一座高峰,帶帽西······

哪怕是神總有一天也要被隔絕在西藏之外,當西藏的海拔降低到神佛觸不到的地方時,一條鐵路一個機場讓她連結內陸,新進的科學催化文化的死亡。哪怕喇嘛念起《度亡經》都喚不來死去的藏文與歷史。

每一世的達賴喇嘛會在死前寫下下輩子要去的地方,死後轉世投胎成為靈童,這麼多世他們都在藏區,生生不息的轉世與死亡。每當達賴喇嘛短暫離開,寺廟裡的喇嘛按著達賴生前的指引總能找到轉世後的他。通過觀察酥油燈的變化,通過經書的指引,通過金瓶掣籤,還有其他的辦法吧,總之曾經一切都是順利的。今日的丹增嘉措背負著諾貝爾和平獎與叛國的罪名遠走印度,青藏高原上的布達拉宮代表著什麼迎接旅客。曾經的宮殿與寺廟,如今的遺跡。卻沒有歷史也沒有宗教。喇嘛們不敢再虔誠的膜拜佛的肉身,藏語在口中漸漸消失。

丹增嘉措說會否轉世取決於西藏人民,但人民的肉身又擔得起多少。禿鷲吃不慣焦屍,牠們從前沒有吃過,但太多了,牠們不得不吃。無望在印度望眼欲穿,卻無路回頭走來,高僧或許也有恨,也有迫不得已,哪怕是一個墳也無法葬入故土。有一天在印度豎起一座屬於中國高僧的塔。合上雙眼成為一個歷史的句號,再也無法逃離鎮住靈魂的塔,就那樣靜靜的安息他國,等待印度的濕土將一切腐化,哪怕是最後一滴淚也將成為土壤的一部分,腐化肉身。

五十元的背後才是布達拉宮,而正面卻沒有藏語,也不是達賴,寫著中國與人民,這才是真實的質感。

草原高唱《青藏高原》,一條鐵路穿過青海來到西藏,藏民擁有幾分之幾的草原。和平的舉起一條哈達,或許這只是一條白綾,高高的舉起所有的正義,重重的錮住藏人的氣息,不容反抗。

空行母你的腳步會走到印度的天空嗎?或許這次你能成為印度的禿鷲,去那裡吃掉丹增嘉措的肉身。安安靜靜的瓜分他所有的痕跡,生命、思想、佛教與藏族。然後,自此沒人記得他曾經來過。禿鷲會得到一頂光榮的皇冠,成為永恆的金雕化身為正義,不是慈悲也不是智慧,乖乖的活在籠子裡吃著新鮮的肥肉。

禿鷲習慣了,在吃完腦漿後,就會飛走。他們最後吃掉了什麼?或許就是粉碎一切的記憶。沒有痛苦,沒有希望。沒有歷史。

布達拉宮擠滿了穿著牛仔褲的人們,西藏遠遠的不在高原,紮西德勒。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我們的自由之夏——專訪周保松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9-17

回家

散文 | by 跂之 | 2019-09-13

土丘:藏於香港的隱世美學空間

字在食 | by 張欣怡 | 2019-09-14

與唐滌生井邊重會

其他 | by 朱少璋 | 2019-09-11

我的恥辱

小說 | by 蘇朗欣 | 2019-09-09

【抗爭時代】發夢詩輯:我們沒有最後的避難所

詩歌 | by 朵漁、鳥人、雲樹、之城 | 2019-09-07

說仇恨

時評 | by 鄧烱榕 | 2019-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