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時代】八一一詩輯:所有光明射進我眼球

詩歌 | by  廖偉棠、曹疏影、淮遠、關天林 | 2019-08-13

最漫長的夏天

◎廖偉棠


一代人被改變了
兩個月的熱與光
積賺在深深的眼窩裡
「血太紅了會變黑」
是誰的血,在環形山裡
敲打成一片銅鼓般的月?

柱著自己的骨頭
我們走出自己的埃及
攜帶著荒年與噬人餓牛的記憶
「好美啊,像地獄一樣」
我聽見那少年如此讚美
我們看見最後自由的暮色

砂子滲進了我的掌紋
嵌進你腳底的撕裂
但不會沾染我們的膝蓋與前額
「你來看雪,是麼?」
是的,媽媽,我是你尚未出生的孩子
我來到這裏,為了蘸雪寫我城的筆畫

一代人自決了盛夏的酩酊
不可以貿然結束
那裹進繃帶裡的藍漿果未品嚐
「你可是陽光中的墨者?」
是的,你朝烈日凝望久了就會看到我
我們收割對方因為不想要秋天代刀

2019.8.13.

注:詩中四句引文分別出於
1、網友給我的留言
2、從機場走出東涌的一名示威者的感嘆
3、西西《手卷•雪髮》
4、謝雪浩《電車過革命廣場口占一首》


以眼還眼 
◎曹疏影
 
時間到了
所有光明射進我眼球
然後熄滅
 
在那一秒前
我多麼想
 
讓所有的光明
就那樣
停留在我們所珍惜、
最柔軟的地方
 
凡我們深愛著的
攬在懷中守護著的
他們就射殺
 
凡我們生活著、呼吸著的
他們就射殺
 
皮靴踩在我們頭頂
棍棒打遍我們的身體
 
媽媽,他們扮成我們
卻把恐懼鑄成的子彈
插進你的心臟
 
我們如今什麼都不怕了
恐懼已隨所有的光明
一同撤退!
 
我的眼底
只剩無盡的黑暗
那是我出生的地方
 
那是我拿回我的愛、
我的自由的地方
 
請容我睜大這隻眼,
讓黑暗永不孤單


就811地鐵事件遙寄老爸
◎淮遠

那年那隻
吸了從一個洞口搧進地道的乾稻草催淚烟
而在另一洞口被我們亂棍打死的鷄房老鼠
我可不可以
為牠哭泣?

我沒有打中
但我揮棍
如黑警。


日記19.8.11
◎ 關天林

我看到很白很亮的地板
我想到血

我看到別人的背脊骨
我想到槍管

我看到眼睛,小孩一雙大眼睛
我想到明天的陽光

還會照在殺人者的身體上
我就作嘔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無形.字宅】宇

小說 | by 董啟章 | 2019-07-31

編輯推介

回家——記2019年6月16日

小說 | by 蔡海濤 | 2019-08-23

【字遊行・西藏】藏民

字遊行 | by 洪詩韵 | 2019-08-24

專訪陳浩基:人其實喜歡被騙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8-23

【抗爭時代】同路人詩輯:香港的孩子不要怕

詩歌 | by 須文蔚、劉芷韻、蘇苑姍、勞緯洛 | 2019-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