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詞.鏡無限M(irror)+】給鏡子先生的信

散文 | by  盧卓倫 | 2021-12-29

鏡子先生:


你好。在不久之前,我們曾有過一次見面。雖然只是一次的見面,但我相信,你應該對我也有些少印象。希望那次冒昧造訪沒有令你感到吃驚。看到你的門鈴按鈕經已褪色,我知道,來探訪你的人也有不少。沒錯,我和你一樣。我的門鈴按鈕也是被人按至褪色的。不但如此,我和你一樣,在臉上戴著一面水銀製鏡子。


我不知道,你的那面鏡子是什麼時候出現在你生命中的。或許,像我一樣,鏡子自小便陪伴著我長大。它更像一副面具,徹徹底底地覆蓋着我的五官。與此同時,它能夠完美地反照我身邊的所有事物。任何人向我走近,他們只會在我的臉上看到自己的模樣。


的確,這面鏡子能夠帶給我很多好處。小時候的我特別得人歡心。許多大人都對我說:「你真的很像我⋯⋯」,特意來逗我開心。從小到大,我以為自己並不缺朋友。因為,很多人會主動地親近我,變相地,獨處的時間實在太少。


最初,我還以為自己滿有親和力。後來,我才發現,那些主動親近我的人大部份都是孤單的、是悲傷的、是迷失自我的、是尋求安慰的。獲取共鳴感是他們親近我的主要原因。在我的臉上,他們可以重拾自己的模樣,彷彿尋回了自己。雖然是一場美麗的誤會,但以上情況都是我樂意看到的。助人為快樂之本,何樂而不為。


可是,在人群中,有些人卻刻意迴避我,甚至討厭我、攻擊我。


因為不敢面對自己,他們甫見到我便驚惶失措,拔腳而逃。討厭我的人認為我時常臉目猙獰。每次碰面,他們都會擺出猙獰的嘴臉,甚至向我投石,把我趕走。儘使我清楚知道,那不是因為自己做錯事而惹來他們厭惡,然而,那份長久累積以來的疲憊令我實在吃不消。再想深一層,那些主動親近我的人都不是因為喜歡自己,只是喜歡我臉上那面鏡子而已。


漸漸地,我明白到,真正的孤獨並不是孤身一人,而是在人群中卻沒有一人能了解你。

當我快要離開人群的時候,我收到一個消息。聽說,在我所住的不遠處,有一位臉上同樣掛著一面鏡子的男生。那就是你。人人稱你為鏡子先生。我單純認為,你應該是全世界最了解我的人。我單純認為,因為我們的背景相似,所以我們的經歷也會相似。我單純認為,你一定能夠明白我的,一定能夠明白我的孤獨的。於是,我便急不及待出發去找你。


可惜,事情沒有如我所期待的發生。在我按下門鈴後,你便來應門。打開門的一瞬間,我們臉上各自出現一道無盡的深淵。你告訴我:「據說,兩面鏡子相對會惹來厄運的。我們以後不要見面好了。」話畢,你便轉身關上門。那時候,我不明所意,只能帶著失落的心情,離開人群。


最終,我來到一片荒原。在這片荒原上,四野無人,我卻聽到許多雜聲,來自四面八方的雜聲,有哭泣聲、悲歎聲、咆哮聲、撕叫聲⋯⋯不知怎地,聽著那些聲音,我驀然感到內在有一股暖流從肚腹湧上來。與此同時,孤獨的黑影在我身後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大得像一頭猛獸快要把我吞噬。就在這時候,卟咚,我眼前竟出現了一個女孩子。一個正在哭泣的女孩子。女孩子的模樣很陌生,卻帶點親切。那並非我第一次遇見哭泣的人。於是,滿有經驗的我打算上前,向她靠近一點,輕輕問候她一聲,妳還好嗎? 想不到,她竟不約而同地問候我。當我問她,為什麼妳在哭啊,妳卻以相同的問題問我。那時,我才發現,自己的眼睛濕透了。我摸一摸自己的臉頰,除了淚水,我還能觸碰到柔軟的肌膚。原來,在不經意間,我臉上的鏡子隨著淚水滑落,掉到地上。我撿拾那面鏡子、那副面具、細心察看自己的面容、自己流過的每滴眼淚。即使心中那份孤獨並沒有因此消失,但心情卻平復了。


自此,我回到人群之中,時而戴上那副面具,讓人看到自己的本相,時而脫下面具,讓人看到真正的自己。有時候,我更會回到荒原,再次看一看鏡中的自己。


我是孤獨的,但我不再害怕。希望你亦同樣。


祝 在荒原上找回自己


鏡子小姐


【無形.鏡無限M(irror)+】我在鏡裡看見了新生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盧卓倫

90後社工。 著有短篇小說集《夜海》 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虛詞》、《城市文藝》、《皇冠雜誌》、《香港作家》、《字花》、《聲韻》和《大頭菜》 曾獲第四十五屆青年文學獎小小說公開組取得優異奬。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梅艷芳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5-20

窺探者

小說 | by 盧卓倫 | 2022-05-17

看畫展的日子

藝評 | by 古可欣 | 2022-05-17

侵略詩輯(四):島是山鳥是山烏更是山

詩歌 | by 崑南、驚雷、鄭子健 | 2022-05-13

走近波特萊爾的人生

書評 | by 彭礪青 | 2022-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