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詞・離留之間】文學 × 視藝展覽——伴離之旅(旅程篇後記)

其他 | by  潘國靈 | 2020-10-31

(創作原由簡介:〈伴離之旅〉小說作者對藝術家創作〈用文學家遊記的格式編寫一個本地旅行路線〉的寫作記錄)





以下記一記當天及一點說明。               


0

手上的字:伴離之旅


1

                            


2

原來追隨一個路人,尤其要拍下,也不是想像中容易。有些走幾步停下來。本來想跟個女的,但拍下又怕被發現以為我做甚麼,最後跟著一個男子沿英皇道行。


3

                                                                      

                                


4

當日沒去櫃員機拿錢。就銀包有著的幾張一百元、二十元、十元紙幣看,幾乎中間全都有摺痕。勉強一張一百元紙幣摺痕較淺,就當「無瑕疵」了。(如果以緬甸美金的 standard,所有都有問題,無錢可用)。

(這個當時忘了拍四張,只拍了「有瑕疵」和「無瑕疵」各一張。)

(如果要補兩張,可補緬甸那三張紙幣一照,及我手上有的美金紙幣一照)。


5

                                  


6

在新光旁的涼茶舖喝了碗野葛菜。因為過馬路即有116 駛來,跳了上車,不需等巴士。

就以過馬路之前在涼茶舖的照補上當「等待」。


7

上到巴士上層,最前左一座位已有人坐著,選了後幾排左邊一個位置。


8

「狗」的嗅覺太靈敏,結果泰國的味道多於八張(若一定八張就選頭八張吧)。 九龍城泰國味很重。

(原文寫緬甸,香港緬甸東西少,以泰國代之也有趣,另一種「影子」。)

(其中發覺泰金國是黃店,但快要搬了。附兩張 close up,不計在那八張之中)。


9

*這段原文中有一錯字,若印出來請替我修正:常說遊人對於當地人的想像可也有想過 這反過來如補( )捉獵物的凝視?

九龍城街市不同樓層,吊扇、燈罩、花布等,不同質感。


10

聆聽街上的人的聲音和說話,比街市難一點。有些行著並不多話。

最後停在義香豆腐食品,光顧的人不少,聲音多起來。


11

上的士,我說侯王廟,司機問邊度侯王廟(可能嫌太近),我說先在九龍城外圍兜一 圈,再去侯王廟。他有點疑惑(或好奇)問有乜玩?我笑說跟人玩緊野外定點追蹤。 在太子道外圍兜了一圈。


12

說來也巧合,早前為創作找此廟內的「鵝」「鶴」二字石刻到過侯王廟一趟,但去到時五點多關門了,望門興嘆,只能在廟外樓梯走走。因記得五時關行程中便提前一 點到達,但也僅僅趕及在關門五分鐘前(4:55pm),廟祝最初說關門了,我說想入內看看,已第二次來了,他便讓我進內,還開了紅鐵閘讓我走進「鵝」字亭,還讓我過了一點時間才離開。


13

久沒到墳場。剛去完侯王古廟再去這基督教墳場,又令我想到仰光參觀完佛塔後自己溜到聖三一教堂,仿若對照。

華人基督教墳場在 6:00pm關門,因之前一站早到了點,約 5:15pm 便來到墳場,有足夠時間踱步。最初依指示每隔 8 個墳墓停讀一下,後來也隨意,看看不同的墓碑及碑文。

離開墳場的時候,一邊看到夕陽,一邊看到月亮。


14

在聯合道乘上四人座的士,車廂內司機播著勁歌(俗稱「墳機」),整段車程沒機會交談(所以也沒機會問他「旺角有咩值得遊覽的景點」,也有點不好意思問)。


15

起初走進朗豪坊,覺得隨心引導拍下也有點困難,但拍著拍著還是找到一些符號,隱密地與想著的人相關。

之前沿途找換來的錢都有摺痕,所以可用來買禮物的只有銀包中那一百元紙幣。(                


16

久沒去信和中心了,曾經去找 CD 的地方。 CD 舖仍有,但也多了其他種類的店。在一家店裡以六元買了一隻舊 DVD:布紐爾的 Belle de Jour(事後想起,也巧合,中譯即 「美麗的一天」。需要的話我可拍來封面)。


17

雨傘運動時,三個佔領區也有去(但以金鐘為多);再去旺角,幾年來抗爭(或騷動) 記憶已重疊,空間被清洗,拍下的與其說是記憶,不如說是痕跡(traces)。


18

這個選甚麼相片,思量一番(                             )。最後選了仰光之行(早前傳過你,我刪去了文中提及當地二人的相片, 剛好十一張),覺得也是我與她很曖昧的「共同」記憶,又可為展覽疊加一個維度。


19

             蕩來蕩去入了間粥店,坐了近門口位置。至此,經一天的支出和找換,竟無一張「無瑕疵」紙幣,所以無銀紙可寫上自己的名字和日子,留待以後和她使用(仿佛一則隱喻般)。


20

暗處:後巷,塗鴉,賓館。

最後在亞皆老街(匯豐銀行對面)乘上了去筲箕灣紅巴回家。(小巴喚起我 2019年禁蒙面法當夜坐紅巴的記憶,也喚起很多年前送別情人常搭亡命小巴回家的記憶。公共

與私密重疊。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潘國靈

九十年代中期開始發表作品,至今共推出《寫托邦與消失咒》、《靜人活物》、《親密距離》等小說集;《消失物誌》、《七個封印》、《靈魂獨舞》等散文集,以及詩集《無有紀年》。此外在城市書寫上亦著有《第三個紐約》、《城市學2》、《城市學》等。作品於兩岸三地發表及出版,部分曾被翻譯成英語。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親愛的房客》中的敘事結構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1-24

共同病歷

散文 | by 忤尚 | 2020-11-24

打書釘讀晒黃碧雲《附件三》

其他 | by 吳芷寧 | 2020-11-23

《理大圍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