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Let it 糕】 婆婆買的瑞士卷

散文 | by  梁祖堯 | 2020-05-12

很久沒有寫字。收到要約稿件的短訊,爽快便答應了。主題是蛋糕,剛好眼前有一個瑞士卷,就寫瑞士卷吧,想起什麼就寫什麼,算是自己這一刻心情的一個記錄吧。這篇文章最後要去哪裏?現在這一刻也不知道,隨心吧。


眼前的瑞士卷從哪裏來的?是元朗的一間舊式麵包店,位於街市的轉角,麵包都是放在一個個微微焦黑的舊麵包金屬盤裏發售的,雖然看起來不甚衛生,麵包蛋糕的賣相也不算特別討好,但風味,絕對不是那種光亮潔白的新式麵包店能夠取代的。有一次工作到夜深,大約凌晨4時吧,騎着電單車經過這間麵包店,已經傳來陣陣的麵包香,對於一個懂得做麵包的人來說,這一刻聞到出爐的味道,就即是最少兩三個小時前就要開始工作了,有些人還在花天酒地時,但有些人已經努力為大家預備早餐了。說回瑞士卷,這間麵包店永遠有五種口味,原味,咖啡味,朱古力味,朱古力雲石味(即是朱古力和原味雙拼)和椰絲味。


瑞士卷不用放在雪櫃,中間的忌廉夾心,不是用忌廉打發的,而是用牛油加糖霜做的奶油霜,即是小時候吃奶油包中間那一種,所以不放雪櫃也不會溶掉。每次我也會買原味的。餅店姨姨總會窩心的問你用不用切片?我總是說不用,這是從小開始養成的習慣,記得以前放學的時候,外婆每個星期一都會買蛋糕給我吃,就是瑞士卷,而每次也會叫餅店不用切,為什麼呢?這個習慣從何而來?(真的停頓上了1分鐘) 想到了!因為如果自己回家切的話,就可以更厚,更大片,每天放學可以吃一片,變相就可以吃更多了。還有多少個生活小習慣,已經忘掉了原因呢?如每次吃到港式瑞士卷,那種情感連結就會浮現,在有意無意之間,總會從味蕾繞過回憶直達心靈深處。


突然記得有一次去到日本,到了一間甜品屋,最出名的料理就是瑞士卷。士多啤梨味抹茶味咖啡味琳琅滿目,旅行的時候就是有無限的胃口,把每一樣味道也點了一塊,通通吃下,味道賣相是不容挑剔的精緻,但我那刻總是覺得欠缺了什麼?寫到這裏才回想起來了。無論多精彩,多燦爛,沒有了回憶的連結,那種身體的愉悅,總是一瞬即逝。


婆婆去年仙遊了。從小就不敢想像那會是一種怎樣的心情,光想像就難過得想哭出來了。但去年從她離去一刻,彷彿淚腺塞了,可以後事太多要處理,忙不可交,都沒空閒去處理自己的情緒。記得那天早上,收到消息全家都要去醫院了,應該是見最後一面那種情況。從早上一直等,等到黃昏,等到夜晚,還在彌留著,我叫其他家人回家休息,我自己在等就好了。直到深夜,護士說要幫其他病人換尿墊,請我出去,我餓了,下去便利店買吃的,就是獨立包裝的迷你瑞士卷。吃完,上到病房,婆婆走了。好像不想我看著她離開一樣。那時面對這個已經有心理準備將要發生的事情,心裏竟然平靜得很,淚沒流一滴。但寫到這裏,終於淚如雨下了。突然記得,回魂那晚,傳統都會買一些先人喜歡吃的東西,那晚,我就是買了瑞士卷。



(標題為編輯擬定)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梁祖堯

演員/廚師/業餘農夫。03年與邵美君及湯駿業成立「風車草劇團」,並為該團之創作總監。曾奪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主角」(喜/鬧劇),現為ViuTV節目《空肚講宵夜》的主持之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辰衝結業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08-07

《幻愛》七問(或自問自答)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08-05

冇啖好食詩輯:我們以為我們在吃

詩歌 | by 廖偉棠、陳李才、林希澄 | 2020-08-02

《鴛鴦六七四》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07-30

【虛詞.讀】讀

小說 | by 貓與大海 | 2020-07-30

【新書】《文學單身動物園》編者序

其他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