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疫症迫降】疫情自煮流水帳......

散文 | by  李維怡 | 2020-05-03

2020年3月13日


起床後,指定動作,打開冰箱,迎面傳來冷空氣,雙眼上下左右掃射,大概想好了兩天四餐要煮什麼,是否有菜有肉,大概用多少時間煮。

搬回來這間屋不久,就開始新冠肺炎流行。曾在這屋裡住了十幾年,期間,把生的煮成熟,非常偶然地努力計劃一下請朋友吃飯是有的,但是二人的工作會、街坊會、行動會、工作坊、辦活動、剪片、寫報告、翻譯、趕稿.......入廚(別忘了還要洗碗啊)的次數,十隻手指數得完。

搬走獨居的兩年,連個空間都沒有,自己一人更無心煮食。實因疫情,要顧及娘家老媽免疫力差的問題,我們都盡量謹慎,盡量每餐都自己煮。一開始決定要煮,才驚覺老媽了不起。小時到現在家中都不富貴,到底如何每日變出不一樣、份量不多不少的東西?記憶中除了早餐,基本上都可以說是好吃的......也是因為她的長期病患,沒法外出工作,重擔落在老爸一人身上,我才有一個有許多時間摸索如何陪同孩子成長、每天煮好東西的老媽......想不到,兩個月下來,竟也是因為疾病,讓從來懶煮的我,臨老訓練出這種本事。

今天冰箱的東西差不多沒有了,午餐從簡,印度煎餅加些許牛油果蕃茄青瓜,再煮個湯。用罐頭忌廉粟米湯做底子,加上土豆、芹菜,以及糖、鹽、胡椒、香草各一點,可以吃兩餐。這個湯是實驗,只是憑直覺,應該還好吧。(我才知道芹菜是好東西呢,吃兩個星期未吃完還挺新鮮的。)


切著菜和土豆,思考著正在做的報導。因藝團的活動全不能辦了,空出來的時間居家工作,為了觸碰這個世界,公民記者的工作做多了一點點......等一下要找運房局回應駿洋邨準居民的問題,怎樣問要想一下......寫稿方面,之前好多媒體都寫他們想要多些錢,訪問完我覺得不是這回事,標題就定在「要求入伙時間表」吧......啊,還有一點意見想給社工,但大家不算很熟,有點尷尬......講不講好呢?想了幾個版本,芹菜和土豆都切成粒了,部份掉湯裡,部份留另一餐用。

啊...起床還未喝過水呢,煮個茶給自己邊喝邊做吧。

蕃茄洋蔥炒蛋,從未做過。材料都切完,只能閉起眼回憶老媽以前弄過一款我很喜歡的蕃茄洋蔥汁,那是......生抽...老抽...糖、鹽......對了,黑椒!老媽也曾嘗教我煮食,但當她把簡單易明的步驟告訴我時,我反而一樣都記不住,她也覺得我將來必不會是家中之人,也沒強求。這時,可能因為無法接觸之下極須與老媽保持連繫,忽然很信任自己感覺的記憶,再靠這記憶悟出物料和做法......拌著這些材料時,想起可憐的老爸,被我騙得好慘,傳我琴藝,卻一直不知我是個90%樂譜盲,拉奏樂曲幾近全靠聽覺記憶,但因記憶容量有限,樂譜是作圖像提示之用。考琴時,視奏考試永遠如現場作曲一般,過關全靠其他部份.......想起考官聽到我硬著頭皮作曲的樣子,忍不住笑出來......

好了,蕃茄洋蔥與調味料拌好,蓋好放冰箱。再切西蘭花丟進水裡洗...啊...對了,剛才有個勞工團體打過來,說有人捐了大堆搓手液讓他們分發,問我們這邊的街坊團體要不要,等一下要記得問問工作伙伴們......

兩餐都準備好,便開電腦,把電郵什麼的都打開,電話通訊軟件一開,都是警暴、口罩、大流行...

同屋起床了。在他的梳洗聲中,湯也差不多了,試試味,果然加了土豆濃稠些,也有芹菜的清香,剛好平衡了,實驗成功。

吃飯前,同屋拍下照片傳給我,我便發給老爸老媽,哄一哄他們高興。最近娘家大廈有家居隔離者,老爸下禁令不准我回家,之前都還可以送物資到門口,隔著鐵閘說說話,以慰相思之苦,這一周連送物資到門口都不可以了......電視送飯,杜魯多老婆中招,特朗普又在亂說什麼我聽完都無法記得,世衛大流行的消息還在報...是的我們會看無線新聞,要知道一下自己不同意的人在看什麼,之後會看now 和港台比較一下。

煮了飯,碗自然不用我洗,打了幾通不同的電話終於接通一個1823的接聽員,他給我一個電話號碼叫我找一個郭小姐。打去是一位小姐,她呆了一陣,說,郭小姐不在了,我姓陳......最後是書面問題,暫時我也只能做到這樣。之後進入小黑洞打字打字打字...稿完了要跟受訪者求證一下...戰戰競競地把訊息發給社工,戰戰競競地等回覆之際,一個朋友愴惶地發了一堆訊息給我,我看他精神狀況不太好,而且很焦急的樣子,便陪他說說話,想法子了解他需要什麼擔心什麼...然後社工和街坊都回覆了...街坊太客氣了,言語間覺得自己不夠力量都是讓別人幫助,我便想鼓勵一下,但交淺不便言深,便須斟酌一下用詞......然後,我發現我原來同時在跟三個人小心地對話著...幸好社工反應很正面,我也鬆了口氣...都完了後,向後一倒:啊,怎麼好累啊......窗外天要暗了,好餓啊...不對,好像搓手液的事還未跟同伴講......

晚飯,同屋照例拍照,我本以為他只發給我,原來他會自己發去給我爸媽...好會哄人啊,搞不好日後吵架我媽都不幫我了.......晚餐依舊是杜魯多老婆中招,特朗普和中國官員都在說什麼不會想記得的話,然後聽到印尼政府禁止出口口罩了,我嚇一嚇問同屋:「禁止國外購買會否包括移工姐姐們?」他冷笑了一下說:「當然了!」

每年把大批國民送到外地為奴,吸她們血汗外匯,從來不給予保護,非常時刻,也不給予特別措施,果然天下政府一樣黑。上周我們還特別跑了一趟港島,因為一位移工朋友的僱主不讓她出門,她有點感冒不能買東西只能托我們買薑茶,她趁丟垃圾的時間偷跑出來取一下......在短短的會面中,她說,女僱主以前都很正常,疫情一爆發便非常歇斯底里,連她兒子和丈夫都也受不了......

飯後,兩人決定出去透透氣。街上大牌檔和餐廳都好多人啊,大家都脫了口罩在那裡親密地聊天,總覺得街上這些景像,與平時手機裡面那些超級焦慮的訊息,與移工姐姐和她的僱主,還有我最近訪問那些完全不敢外出的基層照顧者......反差也太大了吧......

走進零食店溜達,最近自煮省下不少,購物除了買菜就是買零食,家中零食存量前所未有.........疫情過後,如果沒死掉,應該會變胖...吧?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佚名信:海水與夢的近況

散文 | by 陳美彤 | 2020-07-13

【無形・讀L】偏心女同志小說書單

書評 | by 林三維 | 2020-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