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遊行.斐濟】那種快樂,突然被我需要

創作 | by  劉平 | 2018-07-13

「降兩度」(張敬軒)以女裝完成了一連六場演唱會,不禁想起哥哥當年的長髮長裙高跟鞋。十多年過去,不論是媒體還是觀眾,依然有人對「男扮女裝」或「女衣男穿」感到興致勃勃,連張敬軒也忍不住回應大家︰「有人話我係drag queen,呢個社會邊個唔係drag queen?社會上個個人都唔係做自己。」香港人慣了為車為樓為工作為結婚為生仔,迷失自己,現在連別人穿甚麼說甚麼都要來說三道四,難怪香港人的快樂指數逐年下降。

 

說到快樂指數,自從前年去過斐濟之後,發現斐濟人的快樂都不是流的,不知這與他們的傳統「特飲」Kava有沒有關係。Kava是一種泥啡色的飲品,做法非常簡單,將植物Waka的根部磨成粉末之後,將粉末置入薄布中並加入清水,用手搓揉一番,殘渣隔走了,泥黃色的液體緩緩流到下面的盤子之中,做法類似台灣愛玉,但斐濟人製作Kava時卻唸唸有詞,是禱告,也是祝福。當地人將Kava當水來喝,歡迎及招待賓客時,也一律奉以Kava,想當然,那是一種與人為善的執著。經過雙手搓揉的泥黃色液體,看著並不討好,輕呷一口,似乎也沒甚麼可怕,味道倒是有點像參茶,據說當中含有鎮靜劑成分,有助減壓放鬆,難道就是斐濟人的快樂秘密?

 

傳統日常蘇祿裙

劉江華未做局長之前,已經識得歎斐濟名產Fiji Water,這款水在原產地自然要便宜得多,才不過十元八塊,竟然跟平日在香港便利店見到的樽裝水同價!除了Fiji Water和每年一度的七人欖球賽,大家對斐濟這個地方的認識理應不多。其實斐濟跟香港一樣,曾經是英國殖民地,一九七○年從英國獨立後即成立共和國,兼容各式人口和宗教,然而,主流的基督教信仰並未凌駕斐濟人的傳統與習俗,例如街上一個個在下身圍上蘇祿裙(Sulu)的男女,依然落力將斐濟的文化傳統保留下來。

 

是的,斐濟男人都著裙。他們穿的蘇祿裙,就是一條像印度沙龍一樣的大圍巾,那是斐濟最傳統與正式的服飾,星期日不少人上教堂,他們都喜歡圍上色彩鮮艷的蘇祿裙,用來遮掩膝蓋以下的身體部位,衣著莊重,表達出對信仰和傳統的敬意。我們到斐濟旅行,乘坐快艇在斐濟主島維提島(Viti Levu)上最長的河流西格托加河(Sigatoka River)上飛馳,半小時後到達當地人在河岸上的原始村落,每條村落都有一間像空置貨倉一樣的社區會堂,斐濟人在這個會堂接待我們,除了要求男女都在腰間圍上蘇祿裙,還得拿掉帽子和太陽眼鏡才算尊重。

 

斐濟男人愛戴花

除了著裙,斐濟人不論男女,更喜歡在耳邊別上花朵,一般是大紅花或雞蛋花,配合他們無憂無慮的國民性格之餘,原來還有一層實際意思——別在左耳代表未婚、別在右耳則是已婚,遊客看著覺得好玩,其實這也是斐濟人的傳統之一。

 

無論是男人戴花還是著裙,從來都不是甚麼新鮮事。斐濟以外,緬甸男會以「籠基」(Longyi)配人字拖,不丹人則是「幗」(Gho)襯長筒襪,當然,還有大家熟知的大格呢布蘇格蘭裙。著裙的男人,其實比比皆是。要說斐濟人快樂得不在乎別人眼光,也不盡然,只是衣著之事就如吃飯喝酒,只有靚與唔靚,沒有對或不對。

 

當然,活在「斐濟時間」(Fiji Time)內的斐濟人,根本亦沒將這當一回事。所謂「斐濟時間」,不是具體的時區或時間觀念,而是斐濟人獨有的一套生活態度。下大雨了,車子被困在泥濘之中,「Fiji Time!」;航班誤點了,不知要delay到甚麼時候,「Fiji Time!」;晨早要趕行程?「Fiji Time!」不慌不忙,不急不趕,所謂「活在當下」,聽就聽得多,但真正明白的香港人,應該很少。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劉平

《無形》執行編輯。

熱門文章

你讓我讀懂一首詩

創作 | by 卓韻芝 | 2018-08-14

如果還有時間變老

如是我聞 | by Sara | 2018-08-07

編輯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