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酒店有落】下一站,十大經典酒店

其他 | by  無形編輯部 | 2020-02-13

酒店,帶著一份莫名的曖昧。在人來人往之間,每個也像過客般在酒店逗留,彼此卻在同一個空間裡交錯,濃縮的情感在此處綻放。或許因此,酒店往往成為不少電影或文學出現的場景。《無形》編輯部精挑細選以下十間經典酒店,搞笑驚悚靈異愛情樣樣有齊,總有一間能牽動閣下心緒。



【電影類】


「我哋唔會好似佢哋咁。」-2046號房



眾多「銀幕情侶」中,最令人難忘的可能是《花樣年華》的周慕雲和蘇麗珍。一段不可能的感情,兩個被背叛的人,二人的秘密除了埋藏在吳哥窟,也留在2046號房間裡。2046號房間本來是周慕雲用來寫武俠小說的地方,泛黃的燈光、帶有懷舊色彩的牆紙、不斷映照兩人身影的鏡子,「我哋唔會好似佢哋咁」,最後卻漸生情愫,弄假成真。王家衛電影好像不時都會出現酒店房間,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殘舊房間,後來的2047號,人們的感情就像它們一樣,只能暫居。但如果有多一張船票,你會不會跟他/她一起離開?


不存在的布達佩斯大酒店



《布達佩斯大酒店》絕對是個神話,這是一套只有2500萬美元的超低成本製作,卻憑製作團隊超凡的想像力與強烈的美學風格建構出一個不存在的城市和酒店,對稱畫面、糖果色系,充滿細節的道具,這些都是導演Wes Anderson電影裡的標誌。布達佩斯大酒店的設計既古舊又奢華,客人彷彿困在一個被懸置的時空之中,這個注滿往日東歐風格的酒店,靈感正源自捷克共和國卡羅維瓦立(Karlovy Vary)的普普大飯店(Grandhotel Pupp),而酒店的大廳則是在德國的哥利茲(Görlitz)租借一間空的「百貨公司」搭建而成,電影裡的蛋糕店、監獄、車站等也都在這個小鎮裡取景。當然,絕對的虛構是不存在的,電影中經典的一幕,布達佩斯大酒店門前掛滿的ZZ字樣旗幟,完全就在映射納粹的「SS」字樣,電影盛載的,正是那段殘忍及真實的歷史。



港產片的取景聖地-龍華酒店


位於沙田的龍華酒店,建於戰前的1938年,前身為富商家族的度假別墅,及至1951年開業成為沙田戰後首間酒店,金庸在生時亦曾長住酒店創作小說。作為當年香港僅有的園林酒店,這裡吸引不少電影公司借用場地拍攝,陳寶珠、蕭芳芳、李小龍等都曾在此留下足跡。由於店內裝修仍保留5、60年代風格,即使龍華酒店隨著沙田新城市發展,於1985年關閉酒店業務,開始轉型以純餐館方式運作,紅燒乳鴿的「招牌菜」更馳名中外,近年仍有不少港產片在此取景,例如年前奪得金像獎最佳電影的《樹大招風》,以及千禧年代初上映的《買凶拍人》,其中那句在片尾帶起高潮的經典台詞:「雙槍雄,係洪興標哥叫我嚟殺你嘅!」,彷彿仍言猶在耳。



對唔住,你book嘅係麗晶大賓館


天國與地獄,鬼妹與如花,只是一線之差,雖然麗晶大賓館在《國產零零漆》出鏡時間只有一兩分鐘,但憑它在劣級環境中,竟能提供一等的服務,已足夠讓它名留青史。Yes well…人人都記得麗晶大賓館有北姑有陀地,150蚊就有全套,物超所值,還附送高科技立體超一副,零零漆玩完都忍唔住打咗個凸,看來他不是個巨乳控。溫馨提示,如果你好有型又帶帽又剩,或者可以平收70蚊一晚,仲有最後,記得唔好叫陀地。



驚悚始祖-全景酒店



Here’s Johnny! 史蒂芬.金暢銷恐怖小說《鬼店》(又名《閃靈》)以及導演寇比力克改編的同名電影裡,那幢空盪又靈異的大酒店就是「全景酒店」(Overlook Hotel)。237號房間、沒有人的舞廳、湧血的電梯、園林迷宮……這幢酒店肯定是驚悚文化的標誌。啟發史蒂芬創作《鬼店》的,原是位於美國科羅拉多州的「史丹利酒店」(The Stanley Hotel);小說出版後,酒店曾發生過超自然現象,酒店還會提供「幽靈歷史」導覽。




【真實類】

墮入文豪畫家的溫泉鄉-新井旅館


自明治5年開業至今,位於伊豆修善寺溫泉區的新井旅館一直都是文豪與畫家的寵兒:劇作家岡本綺堂在此創作歷史名劇《修善寺物語》,小說家尾崎紅葉在此完成名作《金色夜叉》,其徒弟泉鏡花亦是旅館常客,多次在小說中以修善寺為背景,而芥川龍之介更曾長居於此。可想言之,新井旅館的歷代館主也相當「架勢堂」,尾崎紅葉跟當時的館主便是摯友,而第三代館主相原沐芳更有一大波畫家好友,畫家橫山大觀、安田靫彥與川端龍子常在此作畫享樂,新井旅館的頭牌溫泉「天平風呂」更是由安田靫彥設計,亦即後來川端康成在《伊豆溫泉記》中所描述的「菖蒲之湯」。順帶一提,這個離東京一個多小時的溫泉區,附近還有一間擁有380年以上歷史的旅館「湯迴廊菊屋」,那便是夏目漱石養病時投宿的地方。



以海明威命名的酒吧-巴黎麗思飯店


對於文壇巨匠海明威來說,巴黎麗思飯店有著無可取代的地位。時為戰地記者的海明威,自從1920年代初到這裡,彼此已結下不解之緣,而這間宮殿級酒店亦有出現在其小說著作《太陽依舊升起》。當然,兩者之間的奇緣,亦不得不提海明威在二戰結束前,「解放」麗思酒店酒吧的故事。重操故業當戰地記者的海明威,自動請纓要將酒店從德國納粹軍人手上解放,雖然有指這僅屬美麗傳說,依舊不減它的傳奇色彩,後來在海明威出版的回憶錄《流動的盛宴》,亦有提到他對麗思飯店的嚮往。為紀念海明威與酒店的淵源,酒吧特意於1994年起,以這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命名。歷年來除海明威之外,酒店亦曾招待不少名人,像法國大文豪普魯斯特的《追憶似水年華》,正是在這裡尋獲靈感創作而成。



美國最恐怖-塞西爾酒店


加拿大籍華人女子在洛杉磯離奇死亡的「藍可兒案」,案發現場正是「塞西爾酒店」(Cecil Hotel,後改稱Stay on Main Hotel)。酒店建於上世紀20年代, 30年代逐漸變成歹徒和流氓的聚集地,投宿者包括著名連環殺手理查德.拉米雷茲與傑克.恩特維格,亦是「黑色大理花案」中被肢解殺害的演員伊麗莎白.蕭特最後現身的地方;該酒店還發生過多起跳樓自殺事件,被稱為「死亡酒店」。藍可兒失蹤大半個月後,屍體在酒店頂樓的水箱中被發現,也即是說,酒店住客在這段時間都在使用泡屍水……




【文學類】


始於空間,終於時間-黃碧雲《末日酒店》



出版《沉默.暗啞.微小》後,黃碧雲有七年時間沒有寫書,期間於香港、西班牙兩地生活,專注於學習費林明高舞。七年後,她寫出了《末日酒店》。作者曾說,這部坐擁一百一十多個名字、情節語言晦澀難讀的小說,主角是酒店,以及看不見的時間;換個說法,它始於空間,終於時間。小說參考了黃碧雲曾到過的澳門「峰景酒店」末代管理人的故事,酒店位處山腰、風景優美,曾是許多西方旅遊書必提的名字。1999年,澳門回歸,酒店大樓改建為葡萄牙駐澳門總領事的官邸。



五十年代的香港隱喻-曹聚仁《酒店》


曹聚仁酒店


1950年從上海移居香港的作家曹聚仁一生只寫過兩部小說,52年出版的《酒店》就是其中之一。小說環繞一家位處九龍彌敦道上、歷史悠久的「M.酒店」,那裡除了是舞女和舞客尋歡作樂的場所,也是49年中國政權易手後,文人南來避難的場所。借「酒店」之名,曹聚仁寫的其實就是50年代的香港,一個充滿資本主義色彩、色慾橫流的地方,同時也是南來之人不得不暫居的空間。但來到今天,香港或已不再是來去匆匆的「酒店」,而是一個「家」了。



【搞笑類】


荷里活有間大酒店


_ _ _ _ _ _ _。你懂的。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