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黑】當黑

散文 | by  陳偉霖 | 2019-10-23

這一生,我跟白好像沒有關係。


古語有云:「每一顆生命誕生的時候都像一張白紙,然後慢慢從生活中吸收你喜歡的顏色,最終每一個人都會成為一幅美麗的圖畫。」


有時候我很羨慕他們能擁有白這種顏色,白色往往代表一些純潔、典雅等等像天使一般的形容詞。即使你參加喪禮,穿白總是較帶黑更會帶平和的氣氛。又或者在婚禮裡面,看著穿黑色婚紗的新娘進場,你一邊聽著她讀誓詞,一邊在猜她著黑色婚紗的意思。明明可能她只是很單純地想穿黑,但你會覺得穿黑肯定不只單純咁簡單。


黑,就是這麼的一回事。


我出世當天,也被一團團的黑色斑點圍著。由我還未懂得呼吸開始,已被醫生們不停問點解我係咁,點解我咁多斑點,對於他們來說,每一粒斑點就是不可以這麼單純地跟我一起來到這世界。最後他們為這數千,甚至上萬粒的斑點起了一個跟白色絕無關係的名字:癌症。


癌症唯一跟白色有點關係的就是白色恐佈,癌症總是代表絕望、等死、需要別人幫忙、沒有工作能力、人生玩完等等,但而這一切好像跟黑色比較有關係。所以有人說過,黑色恐佈,都不及白色恐佈。


自小與黑色結緣嘅我,經常遭到質疑:


「哇,點解你會咁㗎?你啲嘢會唔會傳染㗎?」

「都唔知係咪你祖宗食錯嘢遺傳咗啲咩俾你啦。」

「喂我有個秘方可以醫到你啲嘢,但你一定要跟我嘅指示去做。」

「呢啲可能係你上一世作嘅孽呀,上一世清唔走所以今世咁樣囉。」

「你可唔可以醫好先出街,你知唔知你好影響到周圍嘅人?」


這些難堪的說話,第一次聽可能會不知所措,你或會想作出一點回禮甚至反擊來保護你的黑。但當你每一天都遇到大致相同的經歷,面對這些無知,才明白根本沒必要那麼燥底。試想想你一整天對著死物吵架換來什麼,換來的其實只會越來越燥底,而那死物對你的情緒起伏根本沒有丁點感覺,因為死物從來都沒有感覺。這些都是我的黑,我的點教會我的事。


曾經歌詞有句:「黑色肌膚給他的意義,是一生奉獻。」我自問有一半黑色肌膚,那至少有一半人生都應該奉獻,而餘下的另一半人生則常常在想要不要在自己的人生中留一點白。我嘗試過穿白衫,我試過見工,我嘗試過乜都唔理離開香港,我嘗試過去過一個我羨慕的白色人生。


每一次當我試著要過白色生活的時候,黑色肌膚都總會暗啞底提醒我奉獻這回事,是完全的,總不能半桶水。自小跟黑一起長大,一起去對抗世界,到今天,我們重新定義了自己,不管世界認同與否,他們都不得不承認我們存在的價值。今天的我,衣櫃裡 99.9% 的衣服都是黑色,之所以穿黑,更容易讓人專注我的黑。而這三兩個月,穿黑彷佛多了一重意義,不過對我而言,這從來都是黑的根,黑的本。


陳偉霖
《死嘢 SAYYEAH》創辦人。天生一身斑點,與皮膚癌同生共死。生前已寫好遺書,辦好葬禮,全因深信擁抱死亡才能活在當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戲棚》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09-17

《渡日若渡海》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