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詞.黑】黑的本質而非可見到

詩歌 | by  盧勁池 | 2019-10-19

這不是一首詩而不過是一段簡短的自白

我沒有必要寫這自白反正寫與不寫每日都會這樣的度過

我已經被自己著眼太多因為這一切其實可以跟我無關的

關於黑在我開始意識得到它的如影隨形我的眼睛

已經有數十年沒有清楚看到東西了,當那天

在那內室一切都暗了下來時我還以為只是燈沒有打開

所以在那些黑的影像裡其實我反倒看到了更多而不是更少

我看到那些可愛女孩毀損的臉容以及嘴角一道道不存在的血污

我看到純粹的平面、僵白的臉;

對立的形狀以及各式各樣沒有細節的情緒。

而且這種日子也已經

過了很久很久了,起初我還為此感到絕望

後來發現過去的方法只是白費氣力,人們都在欺騙而且若無其事

我有過自殺的想法並且一再實施失敗

再度證明生命本身並不自主

我羞於以威脅的手段傷害身邊的人,且無比清晰地覺察得到

他們並非禍首, 一切只是時代的不幸;

其時2015年我以為自己度過了一段浪漫的歲月一切將會結束

但原來結束的意思只是所有知覺都一再回到原點。

天空的擠壓腹中的痛,我折肢我挖出內臟我以一切曲解偏至的光明

從夢境的中央刺入瞳孔,

那不是深度,而是碎裂

臚骨糾結著筋膜的錯誤

歷史的退化啟動細胞的自毀程序

數字在裂開的光屏中閃動,液態的宇宙

一樣的寫一樣的貧乏如嘶啞的未來主義觸感

鐵釘、電鋸和口罩,均稱的隱喻和庸俗的美

需要的只有呼吸,然而並不知道

生存下去有何必要?越是發現治療的方法

病癥越更加陪顯著

從2016年到2018年

我反覆地重新開始找到2019年的錯誤契機

我沒有信念也沒有策略與分析一切只是欺騙過後的再度欺騙

身體從此剝落有過的記憶與皮膚,溫柔與愛

從世界開始破壞的膜檣沿著地面塌陷

一直躲在那謹謹一個身位的狹窄臥室徹底地關緊每個窗戶

那不是黑暗也與失明毫不相干,一切只是煙霧漫天昏花的煙冒

它卡著我的心臟卡著了路燈茶餐廳商場以及

各個生活的接點我的意識再度遺落

呼吸我並沒呵求甚麼我只要呼吸

那不是謹謹的黑暗嗎那不過是那謹謹的黑暗國度而已

那個可笑的盲人世界不過是一種敘事

45分鐘的健全主義體驗

從那一年到那一年一樣的成長一樣的歷史;缺陷以至

一樣的穿街過巷稀薄的身份認同

呼吸我並沒呵求甚麼我只要呼吸

無止盡的痛─它就是我生存的明證為此我再不用償還

那黑色的正是你,沉默的臉孔

對話是失敗的,成功只一個空殼的產業

沒有人會知道那到底是誰

眼前一陣閃光的暈眩

爆破的恆久

顏色一樣慘烈的

生活氣息


盧勁池
原名盧勁馳,畢業於香港大學比較文學,曾參與文學雜誌編輯工作,近年致力於探索不同藝術形式與殘障文化議題結連的空間。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抗爭時代】悼亡者詩輯:生者與死者的眼淚匯聚

詩歌 | by 劉芷韻、熒惑、陳麗娟、洪曉嫻、陳暉健 | 2019-11-15

大國與小國

小說 | by 並明 | 2019-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