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follow me】《字裡行間》:承載恐懼的創作—— 訪問何倩彤、馬琼珠、文美桃

文藝follow me | by  楊喜盈 | 2020-10-02


至反修例運動開始,香港人終日活在恐懼及不安之中,警暴、國安法、疫症……這些城市創傷至今仍無法痊癒。《字裡行間》展覽的三位藝術家,馬琼珠、何倩彤、文美桃,各自分享了她們創作的心路歷程,以及藝術和情緒之間的關係。展中《七頭》就是源於馬琼珠的街頭的經歷,她單單用鉛筆來畫成這幅長達三米的畫作,我站在畫作前想像到畫家留在紙上的力道,感受到來自她內心的無力感和沉重……


這個沒有策展人的展覽是她們三位藝術家的共識,她們不希望有一個主題主導創作,希望循著自己的狀態做作品。結果作品出來後,她們發現作品都與電影有關,所以她們就以電影對白作為展覽的名字——「The Spaces Between the Words Are Almost Infinite」。


電影和藝術之間


她們三人從來沒有合辦展覽,卻在這次的聯展中,大家不約而同地取材至電影。文美桃以往的作品都是零碎的東西,觀眾需要把碎片拼湊一起才可以理解作品意義,這次展覽一反常態,借用電影的語言表達自己的想法。當中《誰是殺手》就是出自希治閣的《奪命狂兇》,文美桃捕捉了浮在海面的屍體的動作,重現屍體在海上浮沉,以及手部的動作,呼應本港這一年裡多宗不明原由的浮屍案。觀眾一看到這組照片便會聯想到香港的浮屍案,再看題目時不禁心神領會作者的意圖。文美桃說:「我在運動和疫情之中感受到繃緊和腐爛,不知如何消化這件事,所以我在展覽裡試圖找出口給自己,試圖用電影中的情節找一些和疫情、生活的比喻。」


DSCF0530

DSCF0531

《誰是殺手》


不單是文美桃打破了以往的風格,馬琼珠的創作風格有所不同,她形容自己以往的作品比較婉轉和Subtle一些,觀眾需要花更多的時間解讀。這次展覽的作品,她卻希望:「大聲啲啦你!」她對比十年前取材電影的經歷,她回憶當時自己從文本取出靜物來創作,今次展覽則使用電影裡的鮮明的人物,為的是一個更強烈的效果。《吸血鬼》、《新女性》和《迷魂記》都是來自經典電影,馬琼珠利用這些故事人物及故事的脈絡,重塑自己對恐懼的想法。


何倩彤一向都會借用文本來表達作品的意念,這次展覽的錄像作品《晚星》便是出自何倩彤之手,《晚星》由多套電影剪接而成,表達自己失眠時的狀態。她形容自己與文本之間的關係很有趣,她會當不同文本作為容器,將自己的情感投射在文本裡,所以她不需要說自己的東西。她自覺自己在一個很安全的位置說自己的東西,但是進入文本後發現那些虛構的角色受苦被困時,他們會成為其中一個哀悼的對像。


我們的恐懼和未知


日常生活都活在恐懼之中,令文美桃無所適從,她認為這種恐懼是無法消化的,就像自己面對疾病和癌症一樣,都是源於「未知」。所以她在創作中以「病徵」作為切入,將恐懼和病徵美化,了解它們本身及呈現自己是怎樣想像它們。整個展覽看似回應政治,馬琼珠的《那星》的摺角星星就如中國國旗上的五顆星星,旁邊還有散落一地的名為《乖乖》的玉米脆條。文美桃對此回應:「今次的展覽大家都好像在說政治,我們起初為何想做這些作品呢?因為我們正處於這個環境之中,這已經是我們身份的一部分,所有人都經歷同一件事,展覽是大家的情緒以及這一刻的狀態。」


DSCF0520

《那星》

DSCF0528

《乖乖》


馬琼珠一直在解構何謂恐懼,在訪談時她透露:「當我們重述恐懼的時候,甚麼是恐懼?我在創作的時候,不是太有能力處理公共的事,所以我必然要回到個人經驗。雖然這些都是經典電影文本,但我用完也問自己:甚麼是恐怖?當我們進入別人的內心,恐懼又是一個怎樣的機制呢?」她認為自己反應較慢,往往在一段時間過後才能感覺到恐懼。她最近也不斷思考我們要戴著口罩呼吸多久,這種未知令她有一種無形的悲傷。所以她通過一些電影去訴說自己的恐懼以及憤怒,發酵這些感覺。


何倩彤指出這一年是她人生難關,在疫情期間,她不想看新的東西。她說:「有很多人都在疫情中找新的東西做,想生產力高一點,從前我會想看更多新的文本,吸收新的事。但是這件事卻做不到。」她對於疫症無法吸收新知識而感到焦慮,所以她開始回顧以往看過的東西——《晚星》就是她在這段時期的作品,反映她近來的狀態。她原來不認為「藝術有用」,甚至將電腦上用來儲藏創作的資料庫叫作「如果創作還有任何意義的話」。但她沒想到經過這次的創作後,藝術對她起了一點用處。


藝術在三位藝術家的生活起了一些安慰,在創作途中尋找著出口或答案。我們在這個充滿焦慮、恐懼和悲傷的城市,情緒和感受不想再被隱形或埋藏,甚至連我們的身體也察覺到它們的存在。引用羅斯福的話作結:「我們唯一要恐懼的就是恐懼本身。」


《字裡行間》

2020年9月5日至10月10日

地點:香港香港仔田灣興和街25號大生工業大廈3樓

開放時間:星期二至六 上午11時至下午6時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新聞守護者》的饑餓演練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0-19

喬治.奧威爾與《新聞守護者》

其他 | by 蕭雲 | 2020-10-13

李智良就是這麼annoying

書評 | by Melody Chan | 2020-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