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follow me】《狂舞派3》主題曲:填詞在香港——訪問陳心遙、Heyo、阿弗

文藝follow me | by  楊喜盈 | 2021-04-09


Hiphop象徵著反抗的精神,當年紐約South Bronx貧民走上街頭創作、娛己,透過藝術去抒發不滿,成為一種獨特的表達方式。三位本地作詞人陳心遙、Heyo和阿弗一同為《狂舞派3》主題曲〈歡迎嚟到呢座城市〉填詞作曲,用Hiphop的風格去說出底層人物在現實中的掙扎。這首主題曲更獲金馬獎評審的青睞,提名為「最佳原創電影歌曲」,是入圍歌曲裡唯一一首以粵語填詞的。以粵語寫詞一向難度較高,但是三位掙扎、努力之下,交出了亮眼的成績。


「衰亡」與「重生」


〈歡迎嚟到呢座城市〉巧妙地融合了輕快的童音和節奏感強烈的說唱(rap),童音唱出對城市未來的盼望,而說唱表達對城市的不滿和迷茫。Heyo指歌曲把這兩個迥異的情緒呈現出來,他們想將香港的實況寫成歌詞——嚮往未來但又對生活憤懣。這個城市對於阿弗而言,是充滿陷阱的,時常都感到受困。Heyo則形容香港是「無跡可尋」,每天都上演新的困境,又沒有一個「範本」可以模仿學習。他只好去想辦法解決面前的困局,這個「由無去到有」的過程,令他壓力甚大。陳心遙慨嘆城市裡有一班為生活耕作的人,卻被社會埋沒和忽視,香港正經歷「衰亡」和「重生」,大家都在「衰亡」的邊緣掙扎,渴望「重生」。


主題曲帶有對城市「重生」的寄望,Heyo認為團結可以成為改變社會的力量。他解釋每件事必然有不同的聲音,而我們無法消滅持相反意見的人,若然一直撕裂下去,就只會「漁人得利」。身處在這個分裂又動盪的時代,陳心遙在歌裡寫下「Everyone hears the voice /Everyone makes the choice」,意指每個人都要在這個世代裡,為自己作出選擇。


粵語填詞血淚史


〈歡迎嚟到呢座城市〉是三位音樂人對香港人的激勵,用粵語創作雖然可以令香港的觀眾代入感更強,但是粵語填詞難度十分高,連有豐富填詞經驗的陳心遙也說:「其實粵語係花最多時間,無論係你思考嘅過程或者入音,都要花特別多嘅精力。」Heyo在創作時也發現以粵語寫rap特別困難,因為說唱的音節類近,但廣東話的音調較多,所以配合音樂的字詞有限。他憶起以往自己十分「大口氣」,寫的詞都「充滿自信」,現在不想寫較抒情的作品,反而渴望在短短的三至五分鐘,為聽眾帶來一些有意義的訊息。阿弗形容作詞是一種「state of mind」,創作時要沉澱在音樂之中,靈感會慢慢浮現,他既要「捉」住一剎那出現的詞彙,又要等待靈感。


縱觀香港粵語流行曲的發展,陳指七十年代前,粵語口語入詞是可被接受的,但在這二、三十年,大部份的流行曲都傾向以書面語表達,就如一個無形的框。可是rap文化打破了書面語和口語的界線,將口語重新帶入粵語流行曲的世界。陳回憶起某位時事評論員說粵語填詞是「自己攞苦嚟辛」,激發他思考為何堅持以母語寫詞。他回想香港至五十年代起誕生不少優秀的粵語作品,「如果大家覺得呢一個世代好嘅作品唔夠,咁係我哋嘅問題,唔係聽眾嘅問題,更加唔係語言嘅問題。」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楊喜盈

熱門文章

《進擊的巨人》:美麗殘酷的世界

其他 | by 王邦華 | 2021-04-12

編輯推介

《進擊的巨人》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4-16

【佬訊專欄】沙翁

專欄 | by 佬訊 | 2021-04-14

【無形.Comfort Food】 踎躉壽司の味

散文 | by 鄧烱榕 | 2021-04-15

《進擊的巨人》:美麗殘酷的世界

其他 | by 王邦華 | 2021-04-12

《五夜講場》驚魂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