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follow me】《港傷》攝影展 攝影師高仲明難忘傷者呢喃

文藝follow me | by  李卓謙 | 2020-07-31


走上二樓展場,猶如走進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房,參觀者不約而同地放輕腳步、屏息靜氣,默契地不發出太大聲響,在漆黑的展場裡,唯獨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痕在發光。九個燈箱展示出過去一年反送中運動示威者不同程度的傷痕,配合全黑佈景,攝影師高仲明指展場佈置想令參觀者感受壓迫感。


從事新聞攝影工作二十年,高仲明從沒見過如過往一年那麼嚴重的警民衝突,催淚彈、橡膠子彈、胡椒球槍,甚至實彈,所有你想到以及你想不到的武器都盡出,高仲明亦因為催淚煙過敏而兩度入院,最終令他從採訪前線退下來,轉而開展了《港傷》的人像攝影計劃。


「在運動初期都想構思一個攝影計劃,想拍肖像,但在示威現場接觸示威者,很難深入地談,因為示威衝突太過激烈……」高仲明覺得做訪問比以前困難,無論是跟警察或跟示威者的關係都比以前惡劣得多,需要建立更多互信才能做到訪問影到相。《港傷》是他跟女朋友一同構思的計劃,暫時他們跟廿七位示威者做了訪問,由他女朋友將示威者的經歷記下,再由高仲明拍下他們身上的傷痕。


照見肉體不見的傷痕


在示威現場,即使穿著反光衣的記者亦可能蒙受某程度上的暴力對待,廿年經驗的高仲明亦坦言不習慣甚至覺得愕然,可想而知,心理上精神上所承受的壓力,在示威者身上更甚。「在整輯照片裡,很大部分的受訪者都受了精神傷害,這一點我都很想講,有部分人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人捉被人打,令他們心理創傷好嚴重,有情緒病,甚至要睇精神科醫生。」高仲明對一位在大埔遊行時被警察打傷手的後生仔印象深刻,他在訪問過程中不停喃喃自語:「為什麼我會這樣……為什麼我會這樣……」明明他只是普通地參與遊行,也不是前線示威者。後來才知道他在接受精神科治療。


高仲明本來接觸得最多是香港貧窮議題、露宿者議題,他拍攝露宿者的一輯照片曾於2015年獲獎,這次《港傷》亦奪得了Sony世界攝影獎專業組冠軍,雖然過程中有過不少波折。在拍攝《港傷》的照片時,高仲明其實秉持同一種關懷,那是對社會弱勢的關懷,「我初頭都有點驚,要他們回憶整件事會不會令他們唔開心或者好驚,但我發現不少受訪者跟我們談過後,反而心理上會比之前好,他們受過的冤屈,現在終於有人知道,可以舒一口氣了……」


高仲明將《港傷》眾籌出版,有受訪者回頭找他,指有人知道自己的事,感覺釋懷了,「我在很多訪問也有提到,其實人很善忘,如果沒有人不斷提醒社會上發生過這些事,可能很快……過幾日……就會被遺忘……」現在他仍然持續拍攝不同示威者的傷痕特寫,他沒有預期最終會拍多少個人,只是「有就繼續影」。


肉體的傷未必能痊癒,精神的傷亦難以磨滅,傷者只能背負著傷痛繼續生活,這一點,我們每個人都必須認清。


展覽資料:

《Wounds of Hong Kong港傷》
日期:13/6 - 4/7/2020
時間:1200-1900 (Tue - Sun)
地點:Openground,深水埗大南街198號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打書釘讀晒黃碧雲《附件三》

其他 | by 吳芷寧 | 2020-11-23

《理大圍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11-20

記理工大學內的三日兩夜

其他 | by 佚名 | 2020-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