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盤.命.名.學(2013-2018)

其他 | by  張一村 | 2018-12-30

漫步九龍塘,從蘭開夏道(Lancashire Road)轉入延文禮士道(Inverness Road),儘管兩條街道均命名於英殖時期及取自英國地名,但是中文命名似乎比原文更勝一籌,音譯之餘更添優美雅致的文字意境和想像。走到延文禮士道的盡頭,幾個西裝經紀正在派傳單,原來在推銷華懋集團的新盤「賢文禮士」。街道名稱中「延」和「禮」作動詞用,故原名富有四字成語的古雅色彩和畫面,卻在樓盤名稱被無知者妄改為「賢」字後迅即降格。新盤命名是反映香港最富有的精英群體(包括發展商和住客)的中文水平和品味的指標。2013年4月起實施的一手住宅物業銷售條例規定,所有新盤資料皆要公開,筆者根據一手住宅物業銷售監管局的資料庫,收集統計條例實施後一共228個新盤的命名,歸納分析出以下一些特徵。

香港地產業集中於六大發展商,他們的樓盤命名風格引領著市場。以下各表依照上載樓書(代表樓盤開售之前)的時序,羅列出六大發展商的新盤命名,並作出點評。

恆基兆業(共37個新盤)

逸峯尚悅曉薈曉尚曉珀
維峯尚賢居天匯迎海名家匯
城中匯曉盈 曉悅 倚南 嘉賢居
雋琚 曉珀.御傲形 柏匯 翠峰
利奧坊.曉岸 迎豐 海柏匯 帝滙豪庭尚譽
加多利軒 南昌一號 尚悅.方 君譽峰 高爾夫.御苑
翰林峰君豪峰 維峯.浚匯 南津.迎岸 利奧坊.凱岸
藝里坊.1號尚悅.嶺

恆基兆業專長發展市區重建小型項目,因此新盤數量稱冠。為了要在舊區以高溢價賣出,這類單棟樓通常被間隔成蚊型單位,命名主題包括「曉」、「尚」、「利奧坊」系列,以「室雅何需大」作形象包裝,走雅緻尚品的路線。至於地段較佳的樓盤,則多用「維」、「峯/峰」、「匯/滙」等關鍵字,2018年10月的最新樓盤「維峯.浚匯」甚至包攬三個恆基新盤的常用字。

新鴻基地產(共26個新盤

天璽爾巒天晉 雲門星岸
天鑄東環 峻巒明德山 映御
海天晉 天巒
形薈天晉 加多利園
匯璽珀御南灣 晉海 瓏璽
海璇 雲端 雲海 巴丙頓山 御半山
雲滙

新鴻基地產則以高端大型項目為定位,走皇室貴冑(「晉」、「璽」)、宏大景觀(「天」、「雲」、「海」、「巒」)的路線。不過三個「御」系列的新盤:「映御」、「珀御」、「御半山」卻位於元朗、屯門非鐵路站上蓋的次級地段,可見「御」已被眾多發展商量寬濫用,甚至毫不吝嗇將「御」字用於基層樓盤。

新世界發展(共15個新盤)

溱林溱岸8號 溱柏 名鑄 柏傲山
柏氵喬璈珀傲瀧 瑧璈 瑧蓺
柏巒 柏逸 柏傲灣 天生樓 柏蔚山

新世界發展主要集中於三個系列:「溱」、「柏」、「傲」。最近的新盤則將這三個關鍵字統一改為「玉」字部(「瑧」、「珀」、「璈」),意圖藉此增強貴氣。

長江實業(共11個新盤)

昇柏山悅目 緻藍天 維港.星岸 世宙
娉廷君柏 意花園 星漣海 維港頌
海之戀

六大發展商當中,惟獨長江實業並非彰顯男性化的尊貴崇高形象,反以女性化的情感浪漫元素包裝,如:「星漣海」、「娉廷」、「悅目」、「戀」、「花」、「頌」等,走的是以文學語言作市場推廣的路線。

華懋集團(共11個新盤)

御.豪門富.盈門 琨崙 銀海峯 碧沙路20及22號
海翩滙 賢文禮士 全.城滙 銀景峯 朗城滙
玥廬

後如心時代的華懋勵精圖治,力求洗脫價平質差的污名,近年不少新盤佔據傳統豪宅區或新界鐵路站上蓋的一線位置,可惜其樓盤命名並未形成獨有風格、品牌,劣質命名反令樓盤本身的優良位置大煞風景,譬如延文禮士道的「賢文禮士」,而荃灣西鐵站的「全.城滙」當中的「.」亦令人一頭霧水。

信和置業(共8個新盤

觀月.樺峯逸瓏天賦海灣 逸瓏灣 逸瓏園
囍逸 逸瓏海滙 一號九龍道

來自新加坡的信和,其命名以少做少錯為原則,「逸瓏」系列無分地域、平貴,佔據了信和新盤的半壁江山,從九龍塘的「逸瓏」、大埔的「逸瓏灣」,以至西貢的「逸瓏園」及「逸瓏海滙」,皆令人難以看出樓盤的獨特性。

另外,以下是筆者在進行本文的數據分析時的其他發現:

(一)統計近五年所有新盤命名的常用字表如下:

22
匯/滙20
柏/珀19
峰/峯17
15
14
瓏/龍/瀧14
13
12

結果出人意表:(1)標點符號間隔號「.」成為近年最廣為採用的命名法則:這可說是對封閉型的私人屋苑設計疏隔人與人乃至人與社區之間的關係的如實反映,近年更連單棟大廈也採用屋苑式、獨立會所式設計,都市人情更顯隔離。(2)「御」、「帝」已成過氣樓盤用字:曾幾何時,「御」、「帝」是頂級豪宅的常用字(例如半山的「御花園」、「帝景園」),但當新界的平民屋苑都沿用「御」、「帝」(例如元朗的「御景園」、大埔的「帝欣苑」),發展商便惟有尋找較帝王更高級的事物作命名,於是「天」、「龍」成為了常用字。

(二)發展商努力翻查字典發掘所有「玉」字部用字,共計34個新盤選用「玉」字部用字(璟、瑆、瓏、珀、琚、珩、琨、璈、瑧、環、璇、玖、玥、璵、璽)。相信未來的命名趨勢是將普通樓盤常用字換成「玉」字部。

(三)小型發展商為求捕捉眼球,樓盤命名除了走皇室化路線之外,更各出奇謀、各施各法:(1)向大型發展商叨光型:中冶集團的「逸璟.龍灣」(信和逸瓏灣系列)、楊海成私人項目「尚璽」(「尚」是恆基、「璽」是新鴻基系列);(2)艱澀型:高譽投資的「翰畋」、豐泰地產和宏輝集團的「銅璵」;(3)要數近年最有話題性的新盤命名當屬卓能集團的「壹號九龍山頂」:該盤既非位處壹號,亦不位於九龍(在荃灣),也不在山頂。

近年來,鉅資從內地流入香港,發展商為求把握機遇,將樓盤傾銷給走資資金,因此以迎合內地市場為目標,並看準內地買家不熟悉香港地段、社區、環境等住宅物業基本因素的認知局限,在新盤命名上競相以賣弄浮誇、洗脫本區色彩作為手段,以避免引導買家將新盤訂價與附近二手樓價比較,希望藉此更易以高溢價出貨。自此,以往「又一村」、「杏花邨」等住宅區的命名優雅之餘亦不輸樓價的情況再不復現,今天的屋苑名稱在告知的士司機時亦會令人難以啟齒、羞恥臉紅。這究竟是香港人的語文能力真的下降,還是為了經濟利益胡亂獻媚,甚至不惜在文化上屈就降格?今年內地地產商萬科置業在港首個獨資住宅項目「上源」的命名,明顯不與近年香港發展商走在同一路線,尤其值得留意的是其宣傳語「生活不在別處」,意念該來自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era)的小說名稱《生活在別處》(內地版譯法,繁體版譯作「生活在他方」)。昆德拉的小說在90年代初內地小資產階級之間一紙風行,可見如今內地企業反而以拒絕庸俗、土豪路線來迎合內地市場。回歸以來,政府推行母語教學、普教中等文化去殖的語文政策,力求提升中文地位,然而回歸至今已21年,香港人的中文水平提升了嗎?再引伸至特區政府的施政,多年以來自以為是的殷勤獻媚,是否真能迎合內地口味,還是反而因此拋棄自身優勢,僅剩下假大空的文化虛位,值得深思。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電影,只是工具?

時評 | by 應亮 | 2019-08-12

編輯推介

既然你吸引到一些斷枝的梅

詩歌 | by 曹疏影 | 2019-08-16

【抗爭時代】八一一詩輯:所有光明射進我眼球

詩歌 | by 廖偉棠、曹疏影、淮遠、關天林 | 2019-08-13

專訪黎特:愈艱難愈要笑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8-08

【抗爭時代】黑與警書單

其他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