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話「書局街」

其他 | by  關夢南 | 2018-08-08

書局街


(編按︰原文發表於關夢南先生個人臉書,承蒙關生惠允轉載。)


書局街有兩條:真正的書局街位於香港東區北角。書局街因商務印書館於一九三四年由西環吉席街喬遷至北角新址之廠房而定名。新廠佔地十四萬平方呎。直到一九六零年代拆卸,重建成僑冠大廈及僑輝大廈(新光戲院所處建築)。

現在我說的「書局街」位西洋菜南街,現在旺角行人專用區所在地。原因是近五、六十年來,這裡文藝二樓書屋林立,先後有過二十多間:如精神、文星、洪葉、田園、開益、榆林、學津、東岸、紫羅蘭、樂文、博學軒、尚書房等,同一時間這條街最多有十三間書店。其實部份書店也不一定在西洋菜南街,有些在轉角位橫街或附近的街道如南山、友聯和新亞。至於說二樓書店,早期確是如此,及後租金拾級而上,不少書店也就愈搬愈高:如今樂文書店在三樓、學津書店在三樓、梅馨書舍在七樓、序言書室在八樓、教協有為在八樓……而所謂「二樓書店」已名存而實亡矣!

上述西洋菜南街文藝書店,最悠久應是精神書店,六、七十年代它分二層:一層在地下,另一層在二樓。地下一層往往有「喊欄書」執,每隔一段時日便拋出一堆舊書,放置木頭車上,任執一蚊本。我現在家中不少三、四十年代的文藝書,尤其是詩集,都是那時執番來的。

書局街其實寄託了不少文藝青年的夢想。他們的浪漫夢想是:開一間附有咖啡室的書店。先行者恐怕是專賣台灣書的葉桂好,她是洪葉(洪朝豐及葉桂好)創辦人,辦得最火紅時有三間店,其中一間就設有咖啡座,很是優雅。可惜後來經濟不景,一個浪就淹沒了傳奇。另一個傳奇是東岸書店,東岸是由梁志華、陳敬泉等四個詩人經營,財政據說是由另一位詩人葉柏操背後支持。這間書店聚合了全香港最多的詩人,也在這裡舉辦過無數次詩會,最後還是因為虧蝕過甚而結業。另一間我所熟悉的是紫羅蘭。它原本位於美孚百老匯街,經營者是詩人王敏和黃茂林。也許嚮往書局街的地理位置,便在接近街尾開了紫蘿蘭分店。結果仍是被租金吃掉了。紫羅蘭結業後,原班人馬又在教協八樓重新再戰江湖,易名「教協有為圖書坊」。

大江東去,大半世紀淘盡了西洋菜南街多少文藝書店夢。談香港文藝,不說這條街,不說它周邊的文化歷史,有時你簡直就無話可說。比如洗衣街近球場轉角位,就有一間專賣台灣詩集的友聯書店。《笠》和《創世紀》詩刊香港就只有這一家;再向前行有廣華街的新亞書局,我家中錢穆、唐君毅及牟宗三的藏書,大部份來自此店。當然還有影響幾代人的《中國學生周報》,其編輯部就設在西洋菜南街盡頭登打士街某屋的樓上。


如果說西洋菜南街是香港文藝的搖籃,大概也不為過吧!今日漫步此街,所見書店還有田園、樂文、序言、梅馨及有為,他們大部份不再純文藝了,而以各自的方式生存下去。如果你是上述書店的常客,必然會碰過一個每月送文藝雜誌的老頭,他在書局街樓梯上上落落已經三十多年了,他就是寫這段文字的那個人。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佬訊專欄】襪戀

專欄 | by 佬訊 | 2018-11-12

編輯推介

【無形.荷爾蒙】胰島戰役

小說 | by 穆琳 | 2018-11-20

【無形.荷爾蒙】航向崖邊的我

散文 | by 游靜 | 2018-11-12

話說金庸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8-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