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某些資料讀香港詩歌

其他 | by  關夢南 | 2019-01-03

關夢南_工作區域 1


(編按︰原文發表於關夢南先生個人臉書,承蒙關生惠允轉載。原題為〈從某一些資料讀香港詩歌〉,小題為本網站編輯所加。)


時間過得很快,眨下眼,幾十年的光陰便過去了。香港文學的三個板塊:詩、散文和小說,秋後評說,散文和小說,大概爭論都不大,惟獨是詩,卻是眾說紛云,落差非常。後人的標準,或普遍的標準,大多以「詩選」為討論的基礎。這也難怪,因為資料零散,「詩選」最為就手。但殊不知「選集」很講流派及編者喜好,某些懷有統戰意識的「選集」,就更加沒有藝術標準可言。


雖然如此,有時我們又不能不借助「選集」,並從中梳理出一些說法。或者先提我熟悉的《十人詩選》吧!


《十人詩選》出版於一九九八,但成書卻在八十年代中。十位詩人是:李國威、葉輝、阿藍、馬若、李家昇、黃楚喬、禾迪、吳煦斌、關夢南、梁秉鈞。除了梁秉鈞和吳煦斌,其他八位都是未讀過大學的基層詩人。這或者可以從一個側面,說明了他們明朗詩風背後的原因。提到明朗、散文化或口語的詩風,還包括不在選集內的鍾玲玲、淮遠、李金鳳、小克、癌石、何福仁、康夫和飲江等。至於戴天、古蒼梧和西西,那是當時的名家和大家了。上述諸君,大部份寫到九十年代就停筆,也有晚成於二千年前後。


本土︰廣義的包容

第二本要提的是《從本土出發︰香港青年詩人十五家》,它包括:小西、小兜、王敏、杜家祁、林幸謙、張少波、游靜、智瘋、陳智德、黃燦然、劉以正、樊善標、鍾國強、鍾曉陽及劉偉成。這本具有時代標誌性的詩選,雖然並不明顯,卻隱含與前代詩人劃分的意思:其一是「本土」、其二是「青年詩人」,上述二點也見諸於黃燦然之序:「這本詩選大部份青年詩人都是屬於九十年代的,相對於七、八十年代的青年詩人那種幾乎是一窩蜂受某種流派影響或某流派與另一流派對峙的局面,我們可以看到,九十年代詩的青年詩人更自由,更開放,更獨立,也更多樣……」


黃燦然所言:「七、八十年代的青年詩人那種幾乎是一窩蜂受某種流派影響或某流派與另一流派對峙的局面」,當然並非事實,而劉以正當時最佳的作品,也並非成於九十年代。現代看來,這本詩選有趣的反而是,詩人有大陸南來的(黃燦然、王敏)、馬來亞來的(林幸謙)、台灣來的(杜家祁),與本土。所謂「本土」,指的是廣義的包容,而非狹義的排外。另一點値得提出的是:九十年代詩人,幾乎清一色是高級知識份子,這與之前的基層詩人,實在有很大的分別。


《咖啡還未喝完》︰大規模民間詩歌論述

九十年代詩人,我指的並非僅限於上述那十幾位,他們與前代詩人的關係,我看是十分融洽,其間更有傳承與互動。這裡不妨提兩本評論集:一本是二零零五年出版,陳智德/小西編的《咖啡還未喝完》(香港新詩論);另一本是王良和編的《打開詩窗》(香港詩人對談)。這兩本新詩論集,都是極有深度地評介香港前此重要的詩人及其作品。


比如《咖啡還未喝完》整理了︰羅貴祥、關夢南、劉芷韻、梁秉鈞、蔡炎培、陳滅、飲江、洛楓及鄧阿藍。其中,陳滅和洛楓談詩時尚未出版成名作——《市場,去死吧!》及《飛天棺材》。九位詩人有意包括老中青三代人。此書另一個亮點是附詩論,執筆有:葉輝、陳智德、湯禎兆、小西、鄧小樺、袁兆昌、郭麗容、樊善標等。這樣大規模民間詩歌論述,此後不再出現。


另一本有深遠影響的是《打開詩窗》(香港詩人對談)。我不止一次聽到港外詩人提到這本書。《咖啡還未喝完》採用的是講座形式紀錄,《打開詩窗》卻是對談。此書訪談了十位詩人:馬博良、崑南、梁秉鈞、關夢南、黃國彬、飲江、胡燕青、鍾偉民、陳汗和鍾國強。此書我看剛好是前書的補充。馬博良和崑南是現代詩五十年代的先行者不用說了,加入了黃國彬、胡燕青、鍾偉民、陳汗和鍾國強,無疑拉闊了後來研讀者的視野。


香港詩歌︰生生不息的活力

最後,讓我打開二零零零年後的那個回憶的抽屜,隨便就撿出了這麼一大堆名字:鄧小樺、鄭政恒、韓麗珠、謝曉虹、林卓倫、盧勁馳、可洛、藍朗、陳永康、莊元生、何自得、心頁、趙婉慧、跂之(陳予望)、朱艷紅、梁璇筠、譚棨禧、曾瑞明、謝錦華、梁玨琛、王貽興、阿三、周漢輝、芳頭、余劍龍、趙麗明、西草(廖建中)、呂永佳、律銘(風緣)、關天林、方頌欣、說果(賴家瑩)、胡棹瑋、陳穎怡、李暢熹、林家濠、銘予、龍俊銘、文於天、黎漢傑、方秀宜、心雪、謝海勤、鄭詠詩、紅眼、江濤、李浩榮……


如果以十年為一個世代,上述四十七位曾活躍於詩壇的年輕人,於二零一零年後,最低限度有二十位仍繼續寫作,部份出版了個人詩集,更有人出版了不止一本;部份奪得詩界的殊榮,更有人如西草(廖建中)傳承出版詩刊的棒子。在事實及數字面前,我們有理由相信,香港詩歌,確是有一股比散文及小說更大的,生生不息的活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香港斜巷

詩歌 | by 陳滅 | 2019-12-06

生命與麵包

散文 | by 張婉雯 | 2019-11-25

致理大留守者

詩歌 | by 逆彌 | 2019-11-26

《我好奇(黃色)》五十年後:未曾過時的激進

影評 | by Mike Kwan@映畫札記 | 2019-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