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界海盜出沒注意!巧立名目壓榨作者

現象 | by  Nathanael Liu | 2018-10-08

近年是人人可以搞出版,門檻降低難免良莠不齊。以本地眾籌出版平台作招徠的出版社「出一點」,自書展期間爆出拖欠多位作者的稿費及版稅,被指「乞兒兜中拿飯食」,至今餘波未了。繼《香港夜雪》作者熒惑牽頭於上個月(9月5日)發出「最後通諜」,以《致出一點文創有限公司的一封公開信》力求對方回應之後,事隔一個月,「出一點」還未有任何回應,一眾被拖欠稿費與版稅的作者,只能保留法律追究的權利。電視廣告都有賣:「騙徒手法層出不窮」,無論是作者還是出版界業者,都應對類似現象有所警惕,多注意合約細則,杜絕下一個「出一點」誕生。


Ch1 Report 201703-201807 香港夜雪 copy

《香港夜雪》的銷售報告,列明「運輸成本」和「倉存及銷售成本」。


WhatsApp Image 2018-09-06 at 22

熒惑表示有朋友在今年書展買了3本《香港夜雪》,但銷售報告卻顯示為零本,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運輸成本每人$500 加埋可以搭飛機去旅行

「出一點」拖欠作者分成及版稅一事,最先由歐穎瑤在個人臉書上撰文揭發(按此連結),詳述「出一點」如何找她合作出版電影小說《老笠》,最終卻拖欠她稿費及版稅,變相「冇糧出」。此事隨後由香港01及立場新聞等媒體跟進及發酵,至8月由詩人熒惑於個人臉書貼出詩集《香港夜雪》的銷售報告。當中「運輸成本」及「倉存及銷售成本」的計算方法惹人質疑,例如《香港夜雪》曾於去年及今年的香港書展中展售,每次「運輸成本」卻為港幣500元,熒惑質疑︰「每次500元的運費,如果每個作者都要付各自500元,加起來就是一萬幾千了,這怎可能?」如果運輸費只向熒惑一人收取當然不合理,但如果個個作者都要多次付運費,加起來的錢可以搭飛機去法蘭克福書展了。


以自資出版社姿態於2003年成立的紅出版,出版形式跟「出一點」相像,總經理林達昌也說︰「如果每個作者都要被收取500元(運輸成本),條數咪好大?成包(書)拎過去,點收人錢?只拎幾本又點計?」像寄書給傳媒一樣,林達昌將這些都視為出版社營運開支之一,一概由出版社負責,「要作者負擔這些成本實在是太瑣碎了,不如當成我們的開支,用其他方法去cover,例如書展期間賺到的版稅,跟作者商議後作者分少一點,拉上補下就算了。」


IMG_3724

紅出版總經理林達昌認為,守規矩、憑良心,做好自己才是關鍵。


倉存費用不應為賺錢 愈賣愈蝕魔鬼在細節

不像「運輸成本」那麼新鮮,「倉存費」這名目時有所聞。像聯合物流作為發行商,也會向出版社收取書價3%的倉存費,貨物入倉一次收取一次,一種書一年大概數百元左右;這個計算方法,至少沒聽過導致愈賣愈蝕的事件。然而,「出一點」向作者收取的「倉存及銷售成本」,每次都動輒過千元,將出版成本轉介至作者身上。自2017年3月至2018年7月,《香港夜雪》的總銷售淨額竟是港幣負4,546元,「出一點」的計算方法竟可令作者愈賣愈蝕。


「成立早期有一段很短的日子,我們曾經向作者收取倉存費用,但後來發現這樣做很繁瑣,如果作者不露面是否要繼續替他們存貨?要向他們收錢的話,他們只會更加避開,所以我們索性不收倉存費。」林達昌指出,收取倉存費用的目的並非為了賺錢或填補成本,而是擔心作者將書一直放在倉,增加出版社的行政及營運負擔。


林達昌又說︰「倉存是需要作者及出版社雙方一起討論的,尤其是自資出版的作者,書的擁有權還在作者身上,出版社只是被委托幫助銷售而已,賣剩的書會由書店退回給發行商,再由發行商退給出版社,最後由出版社退給作者,這些都應該在簽約時達到共識。」


41123037_10160941955625438_3035341409142964224_o

一眾「苦主」致「出一點」的公開信,要求出版社給他們合理解釋及分成付款。


賣咗當冇賣 銷售報告與事實不符

《香港夜雪》於2017年初出版,之所以選擇跟「出一點」合作,熒惑表示︰「當初是打算出版一本以社會事件(雨傘運動、六四等等)和香港價值為主題的書,所以想到眾籌也許有其象徵意義,剛好他們(「出一點」)自稱在雨傘運動期間相識(後來聽說是虛構的),希望一起參與出版,所以就找他們幫忙。其實過程尚算順利,得不少朋友幫助,眾籌到12,000元,雖然過程中有阻滯,最後也把書印刷發行了。」


誰想到,這竟然是一宗「騙案」。「大多數朋友都證實收到回贈的書,但是也有朋友表示從來沒收到過。」付錢參與眾籌的「買家」得不到應有的「商品」,熒惑跟出版社有關人員查詢,卻多番不得要領、被當成人球踢來踢去。「有關編輯離任後,他交帶我聯絡的Alfred Tse(謝文軒)就像消失了一樣,我多次向他詢問銷量、版稅等事情都沒有回音。」


熒惑自言並不在乎些微版稅,但一來對方斷絕回應、二來得知其他作者亦面臨頗大損失,所以想到不能就此作罷、姑息養奸。於是由他組織一眾「苦主」,包括Katrina(《水手號峽谷》作者)、黃可盈(《還原.黃可盈》作者)、丹尼爾(《容我張狂︰由香港踩單車去英國幫曼聯洗廁所》作者)及歐穎瑤(《老笠》),聯署《致出一點文創有限公司的一封公開信》,望引起大眾注視,為創作人爭取應有的權益與公義。


對於「出一點」這事件,林達昌坦言做好自己最重要,尤其是守規矩、憑良心,更是出版界業者應有的質素。記得「出一點」剛剛成立時,創辦人之一的黎啟成在接受訪問時曾說︰「海軍服從命令而賺到固定收入,而海盜的精神,就是不保證你可以得到甚麼,你亦沒有指定任務要完成,但我會帶你出海,你的能力有多少就能『搶』到多少。」「出一點」以「如果可以當海盜,為甚麼要加入海軍」為口號,參與其中的作者,或者都以為自己是海盜,卻可能在不知不覺間,成了被搶劫的對象。無論是出版業界、還是想出書的人,都值得警惕小心。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無形.荷爾蒙】三十六宮總是春

散文 | by 宋雨喆 | 2018-12-11

編輯推介

悼念孟浪詩輯

詩歌 | by 廖偉棠、鄧小樺、熒惑、關天林 | 2018-12-14

【無形.荷爾蒙】Martyr

散文 | by 陳飛 | 2018-12-13

算命師的預言陷阱

小說 | by 洛楓 | 2018-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