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侏羅紀】圖書館主任自白——功成不必在我

教育侏羅紀 | by  鄭文傑 | 2020-08-25

由上年至今,對學生和老師都百般滋味。斷續在家工作,遙距教學和開會。漸漸發現,可以親身見到學生,是一種幸福。但願疫情過後,除下口罩,又可以和學生暢談、分享圖書,再見到笑容,聽到笑聲。


多在家,就多檢視過去,規劃未來。學校圖書館主任,皆由教師團隊而來,正好了解學生學習需要,同時負責管理圖書館的營運,正好選對了人做適合工作。可惜筆者天資不足,十多年前初初擔起這份工作,覺得吃力、難兼顧。只好堅持迎難而上,務實,保持好奇,用學習者的心態和耐心思考問題本質,再把解決方法試完又改,改完又試,到掌握方法時,圖書館主任可以是一份很有意義、自主性很強和很有成就感的工作。十分適合有活力、創意和抱負的年青人加入。


舉例,圖主既要處理大量館務,又要推廣閱讀,時間有限,魚與熊掌,不能兼得。何況先處理館務才能保持圖書館運作,放在推廣閱讀的時間看似無可避免要縮減。


但是,閱讀推廣才是最有效培養學生閱讀興趣的方法。讓不讀書的學生讀書,喜歡讀書的讀更深的書,更上一層樓,博學而篤志,也是極有成就感和意義的事。做任何工作總得找點樂趣和意義,否則,再多的熱情都會無情地消散。所以,要把工作做好,一定要大力涉足在閱讀推廣。對學生好,對自己也好。


用封閉心態,「一份時間,兩份工作」,結論是不可能任務,答了WHY,為何做不到,但無解決問題。


用開放性思維,「如何既吸引學生到圖書館,又使館務工作變成對學生有意義的事,開啓了HOW如何成事的探討,其間要想像和評估並未存在的解決方案。但如何成事?在反復試驗後,其中一個關鍵在SENSE OF BELONGING(歸屬感)。


雖然學校的書,還是學校的資產,但都是學生建議購買並喜愛。圖書封面上,不是作者、名人或老師的書評,而是學生幾十字的閱後短評和自己的姓名。做到這點,就會有小學生自發把他的好朋友請進圖書館,再把圖書推薦出去。因為這本圖書對他並不普通,有他親手寫的語句,購買是他的主張。他的朋友,也會很興奮地要求自己都要寫一份。


短短手寫書評,到小學生升上中學,仍留在圖書上,又會對圖書館多一份好感。而看到小學生搶著閱讀自己曾推薦的圖書,就會重新構築了和圖書館的聯繫。這也是中學生希望到圖書館幫忙的原因之一。久而久之,他們又會成為推動閱讀文化的重要推手。建立學生歸屬感,而不硬推讀書,不花太多時間。學生向同學推薦圖書,替老師出謀獻策,處理部份館務同時,學生無意間即建立了對圖書館和閱讀的好感。老師就有更多的時間去推動全校閱讀文化。


試過被過於熱情的推銷員嚇怕而打消購物念頭嗎?同理,閱讀推廣不能急。強調追趕借閱數字,追收閱讀報告,用教條式方法推動閱讀項目,只會適得其反。推廣活動未能引發閱讀興趣,還有轉機。學生怎樣學,老師就怎樣教,只要下次換個方法再試,總會成功。最可怕的情況,往往是催逼下使學生討厭閱讀活動,因此討厭圖書。毁損了關係,未來花上十倍心力,也可能事倍功半。


閱讀本身就有自己的魅力,培養學生閱讀習慣時,有時試試因勢利導,就學生背景,釋放閱讀的吸引力,可能會有意想不到效果。有一次,一個中學同學,跟我抱怨:「睇書好悶,我最憎睇書,都唔明其他同學點解咁鐘意睇書,書有什麼好睇。係圖書館工作好舒服,可以一整天涼冷氣」作為老師,可以好好教導這個學生要尊師重道,順便為自己工作辛苦辯護。但我卻看中他的說話能力,和一個千載難逢好機會使他對閱讀改觀。言談間我對他的說話能力表示了欣賞,親自邀請他參觀圖書館,給他介紹圖書館每一個角落的作品,學生自制發聲書、書評、書籤設計、用創意制作的閱讀計劃,按圖書分類而制作的展品,學生在佈置圖書館時開懷大笑的照片。最後他不好意思,覺得錯怪了我,跟我道歉。我笑說「没有關係,功成不必在我,作品都是學生制作,最緊要是學生享受閱讀。」


後來他願意為圖書館介紹活動,借機誘導他跟小學生介紹繪本,順道讓他由淺入深讀第一本圖書,一嘗閱讀和分享的樂趣。最後他參加了圖書館理員,經常留守圖書館幫忙,最重要,他從此對閱讀愛不釋手,讀完一本又一本。


「功成不必在我」,調轉讀是「我在必不成功」或者我還是安心「涼冷氣」,在機會轉瞬即逝間,輔助學生點起自己閱讀的火花,閱讀的星火總會燎原。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戲棚》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