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侏羅紀】生於時代的愚昧與悲哀

教育侏羅紀 | by  洛楓 | 2019-11-19

情緒有一種癱瘓狀態,藝評專欄的文章決定停寫了!第一天,有學生說很想上課和讀詩,但要為被警暴殺害的科大學生周梓樂參加罷課而無法準時提交功課,又說縱使個人力量渺小,也要抵抗無力的日常!我將論文提交日期延遲四日,當時還沒有想到中大很快便被警察圍攻了。第三天,另一個學生來訊息說:「老師,對不起,昨日我的頭部不幸被硬物擊中受傷,雖然當時戴了頭盔,但醫生判斷為腦震盪,無法長時間對着電腦工作,可否再給予多一點時間完成論文?」我回覆說不要管論文了,要先醫治和休養傷勢,然後發出通告,期中論文的提交暫時無限期押後。其實,學生很純樸,他/ 她們祗想快樂的讀書、跟同學討論,寫自己喜歡的論文題目,之前有同學興高采烈地說要研究西西、淮遠、崑南、周漢輝等等的詩,然後其中的他或她在抵禦警察發射的催淚彈、橡膠子彈、水炮車之中受傷了!跟着再也沒有然後,大學鑒於嚴峻的情勢宣佈學期結束。原本應該坐在課室揮發青春的學生,到底是誰迫使他/她們不是守在校園的前線,便是躺在臨時醫療處的體育館地上?!

上一課討論也斯的詩〈妖獸都市〉,播放了徐克和麥大傑《妖獸都市》的電影片段,然後分析詩和電影共通的主題:在城市裏,我們如何分辨人和妖獸?這是一個身份認同的問題,有時候以為自己是人,其實是一隻妖獸,例如一個姓何的議員!學生即時嘻哈大笑得差點反轉了桌椅,有人差點噴茶,他們大概是想起了電影中的妖獸造型吧,非常直率的反應,大是大非年代的敵我分明!有一次講解Benjamin 的「遊蕩者 Flâneur」理論,論點很深而且迂迴的層層環扣,於是便間雜一些日常的生活例子,講到城市交通與自我疏離的議題時,便跟他們說我很少用八達通卡,而且不連結自動增值,有時候搭小巴和巴士還會用「散銀」(零錢),很婆仔!學生先是一臉愕然,然後又一起哄笑,可能覺得「用散銀搭車」實在太詭異了!城市詩的課堂在星期一早上九時半,有學生說週末、週日抗爭之後很累,但仍然盡量來上課,因為香港的詩很貼近他們的生活,讀鄧阿藍寫公廁、關夢南寫女兒的便條、崑南寫旺角……其實我們的願望很卑微,就是一張書枱、一本書,知識滋養人性與人格,獨立思考的自由和專注,為何這樣難?

大學不是兵工廠,讀書是人權,如果認為學生做得不對,是教導,而不是殘害。那些有大學學位的高官以前在校園是怎樣過的?為甚麽現在要這一代的學生這樣過?那些譴責學生的人,如果沒有進過大學的機會,請不要將自己的妒恨與愚昧加諸年輕人的身上,因為不配!學生留言說:「生命殞落,香港人要承受滅頂的悲傷。希望你能跨越悲痛,和我們再走下去。」學生不是暴徒,祗是優秀的人被殘酷的極權者統治,這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大的悲哀!


延伸閱讀

【抗爭時代】悼亡者詩輯:生者與死者的眼淚匯聚

詩歌 | by 劉芷韻、熒惑、陳麗娟、洪曉嫻、陳暉健 | 2019-11-15

非法追月

詩歌 | by 洛楓 | 2019-09-25

愛恨金庸的分裂閱讀

其他 | by 洛楓 | 2019-01-03

作者其他文章

洛楓

創作及評論人,曾獲中文文學雙年獎、香港書獎、藝術家年獎、城市當代舞蹈達人獎。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香港斜巷

詩歌 | by 陳滅 | 2019-12-06

生命與麵包

散文 | by 張婉雯 | 2019-11-25

致理大留守者

詩歌 | by 逆彌 | 2019-11-26

《我好奇(黃色)》五十年後:未曾過時的激進

影評 | by Mike Kwan@映畫札記 | 2019-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