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風捉影評《未來戰士:黑暗命運》

影評 | by  跂之 | 2019-11-21

是犯駁的,又如何。我們掌握了接近事實的方法,卻發現事實幾乎都是犯駁的。而對於犯駁的,我們又有甚麼辦法。

例如,恐懼是種律法,不恐懼是根倒刺。

DF一開始,T2那個未來的救世主便被沒有發生的那個T2的未來派來的機械人殺死。Sarah Connor說,那機械人竟然執行了一個不存在的未來的命令。

這比T2還要犯駁。T2乃子遣父至過去誕生自己。在同一時間軸上,似還未有如是的可能:

1. 時間旅行之所謂回到過去,只是前往比未來較接近的未來。
2. 若未來變成過去的一部份,過去變成未來的一部份,因果互相抵銷,一切皆無法依恃而存有。
3. 若人有能力改變過去,入侵過去的誘惑又豈有窮盡,或怎能制約,過去和現在必然早已被尚在延伸的未來不斷解散至極微。

人的愚昧就在於不會聰明過來,這正是DF的設定。T2的未來不復存在,救世主失效;但DF的未來正以Sarah Connor的一句說話而建立:人類總是犯上相同的錯誤。於是一個毀滅避免了,第二個毀滅還是會發生。

因此,DF是重構與T2相同的經驗,而非重現T2成功的場面。

Sarah Connor說,那機械人竟然執行了一個不存在的未來的命令。這其實並不犯駁。焦慮或恐懼的機制豈不正是如此。多少極權是利用這個機制,製造不存在的未來去殺人。

追本溯源,世上一切災難,都是「群——惡——惡」的機制在運作。

Matthew:兩個被鬼附著的人在墳塋裏極其兇猛,沒有人能從那路上過。他們說:「時候還沒有到」,央求耶穌把他們趕入豬群。合城人都出來迎見耶穌,然後央衪離開他們的境界。

Mark:一個被鬼附著的人在墳塋裏極其兇猛。他們說:「我指著神懇求你」。耶穌問你名叫什麼,回答說:「我名叫群,因為我們多的緣故」。城裏和鄉下的人,看見了那個鬼附的人穿上衣服,心裏明白過來,他們就害怕,就央求耶穌離開他們的境界。

Luke:一個人被鬼附著,被鬼趕到墳塋裏居住。他見了耶穌就俯伏喊叫。耶穌問你名叫什麼,他說:「我名叫群」。鬼央求耶穌准他們進入豬去。眾人看見那人穿著衣服,心裏明白過來。他們就害怕,他們因為害怕得很,都求耶穌離開他們。

群,就是那些央求耶穌離開的人,那是經文中唯一沒有分歧之處。人總犯上相同的錯誤。

我一直在思考,是先有愚抑先有惡。我發現這是無從稽考的。人總犯上相同的錯誤,Grace說那時:「第一天停了電,什麼都沒有發生。第二天宣了戰。第三天他們說好了便回來,而第四天從來沒有到來。」人總犯上相同的錯誤,是故T2和DF的風格是無可避免的despair and desperate。電影人物悟出了懺悔並不能學習和承繼,懺悔只能一次又一次的被重構。

自從人形成了群,離毀滅便不遠了。

人的本能是注意威脅。有了恐懼便有了群,或繼續強化已形成的群。群只看到這個群所看到的「事實」。當與其他群發生衝突,「他們」就必然是施暴者,「我們」必然是「受害者」。

即使比「他們」有壓倒性的武力,武力強大的群仍可把「受害時間」固定在從前的某點上,延續其受害心理,合性化自己不合理的暴力,這稱為「受害者競爭」。

必須救護同袍,即使他正在施暴。因為救護同袍,就是救護自己。

群的部落心理很容易產生,亦很容易被極權操縱,因為人總犯上相同的錯誤,人的愚昧就在於不會聰明過來。只要提供大量片面的事實、控制「受害時間」的論述、或散播仇恨言論,獨裁者便可輕易運用部落心理,興風作浪。

也許Terminator電腦出現的意識,正是這種受害者意識,它才會對人產生敵意,把救世主驅趕、或者追殺至死。

更好的未來是等不到的。電影給我們的啟示是:同一時間軸的未來的確無法干涉過去,但第二個未來可以干涉我們第一個過去。那麼,我們第一個過去也可以干涉第二個未來。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跂之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香港斜巷

詩歌 | by 陳滅 | 2019-12-06

生命與麵包

散文 | by 張婉雯 | 2019-11-25

致理大留守者

詩歌 | by 逆彌 | 2019-11-26

《我好奇(黃色)》五十年後:未曾過時的激進

影評 | by Mike Kwan@映畫札記 | 2019-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