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浩基:人其實喜歡被騙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8-23

陳浩基很忙,剛做完講座,簽完書,又要接受訪問,一個接一個,連飯局都推卻了,說想要早點回家休息。不過,那一場集合五位本地推理、科幻作家的圓桌會議,是他再忙也要做的講座,「希望介紹些後生的類型小說作家給大家認識。」一個書展四場講座,雖然忙,但臉上依然掛住笑容,今年書展以科幻及推理小說為主題,談到推理小說,畢竟他是主角。

陳浩基很勤力,繼他爆紅的《13.67》之後,幾乎維持在一年一本的速度,別看他一副單薄的身材。年頭才推出出道十年的中短篇結集《第歐根尼變奏曲》,現在又跟其他五位本地推理作家推出《偵探冰室——香港推理小說合集》,再加上曾獲第二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的《遺忘.偵探》推出增訂版,問到他的生活作息,他說自己一天幾乎是用了二十六小時。

在後真相時代追求真相


讀推理小說的快感,一方面被情節牽引,急不及待想翻到下一頁;另一方面隨主角分析案情,享受解迷的樂趣,即使最後被作者所騙也甘願。讀陳浩基的小說也一樣,他擅長佈置迷陣,鑽進讀者的盲點,透過敍事誤導讀者,真相揭盅的時候讓你驚嘆一聲,然後又翻到前面找尋各種蜘絲馬跡。

「因為人很喜歡被騙。」他笑說,「你喜歡看魔術因為喜歡被騙,你喜歡看推理小說也是因為喜歡被騙,只是推理小說好在會告訴你真相。」人喜歡被騙,當然也視乎被誰騙和有甚麼後果,由六月開始的反送中運動持續而今,我們又再一次見識流言滿天飛的情況,各種fact check未fact check,中計再中計,比八奇思考領域還複雜,比推理小說的迷陣更無解,資訊爆炸不是今天的事,但身處這個時勢,「資訊」則成為了雙面刃。

「現代人係資訊疲勞,嚴重的資訊疲勞。」陳浩基記得小時候問過一個簡單問題︰史努比是甚麼品種的狗?查唔到。他去問老師,無人知。有一集史努比大電影,查理布朗參加串字比賽,最後一題要他串Beagle,他不懂,結果輸了比賽,而明明史努比就是Beagle,他竟然不懂。「現在資訊發達,打開internet就知道,一開始係非常方便,但副作用現在才出現:好嚴重的資訊氾濫。舊時你主動去找資訊,現在你不去找,資訊也湧進來,這是幾麻煩的情況,尤其當出現太多資訊,人腦便無辦法分析哪些有用哪些無用,很容易就選擇能夠最輕鬆接收的資訊。但那些不代表是正確資訊。」

「當脫歐公投完結後,第二日人們便google:What is Brexit?」投票的人又是否真的理解脫歐是甚麼?脫歐代表甚麼?想起電影Brexit: The Uncivil War講述英國脫歐派說客Dominic Cummings如何遊說中間派和未投過票的選民,透過利用他們的恐懼與無知來獲得他們支持,比如告訴他們英國每周要向歐盟繳付3.5億英磅的「會費」,省下這筆錢就能投放在醫療開支上等等……

Uncivil,不文明的、野蠻的,這場投票不是靠文明說服人,不是理據,也不是數據,而是透過操縱民眾的情感來進行,所謂後真相年代,情感凌駕事實。「推理小說本身是一個求真的過程,這是在教育水平高的社會很重要的元素,即是,人應該要求真,如果樣樣事情都不求真,咪《1984》囉,2+2=5,成件事咪有問題。」

大數據︰皇帝的新屋


戲中Dominic Cummings透過社交媒體的大數據分析選民的行為、喜好,知道他們關注甚麼,從而對症下藥,將甚麼內容餵給他們。大數據使人無所遁形。陳浩基的小說中,亦有不少以科技作為背景甚至破案手段的故事,比如駭客偵探作為主角的《網內人》,以及短篇〈窺伺藍色的藍〉等。曾經,人們以為上網很安全,匿名,無責任,鬧人也無人知,個個在網上盡情「展露真我」,但套用《網內人》裡的比喻,在電腦高手眼中,他們猶如置身一個玻璃做的小屋當中,根本無遮無掩。

讀著《網內人》時,的確有一絲心寒,擔心自己有沒有在網上暴露太多個人資料,或早就給人看光光?雖然電腦幾乎是現代人不可缺少的工具,但或許我們一般人都不太知道電腦是怎麼回事。「老實說,《網內人》當中提及的駭客技術,其實好皮毛。相反,有時我睇某些資料,我真的完全睇唔明。」他提到每年舉行的全球駭客大會(DEF CON),有年在拉斯維加斯,「有人給我們示範隔空搖控櫃員機,不用駁線,靠部電腦,就將櫃員機畫面變成哈哈笑,然後不斷噴錢出來,好精彩。」

那些白帽駭客,是企業專門聘請來給自己的電腦系統找漏洞。「所以香港其實好慘,例如(2018年11月)《明報》發現環聯資訊的漏洞,能夠輕易獲得林鄭月娥的信貸報告,甚至可拿到她的個人資料,然後就有人說他們犯了法,應該要拉,如果在外國,你將漏洞告知那機構,他要多謝你給你報酬才是。」

《網內人》裡提到有個TOR洋蔥瀏覽器,能將你的IP地址射去無雷公咁遠,從而隱藏你的真實行蹤,「我自己以前都有用,但其他人聽到就會話:用TOR?你是不是上dark web呀?是不是要買兇殺人,或者買毒品?其實有很大的誤解。」他說,用TOR,隱藏身份,此其一,第二件事,保障你的資料不會被截取,「有時你懷疑某些網站會注入cookie來截取你的資料,用TOR就可以防掉。另外,dark web不是全部都是跟犯罪有關的內容,可能都有輕微犯罪,但不是人們想像那種,比如我見過有人將不同資訊、書籍上載,包括美國國防部的公開資料、一些陰謀論,甚至如何判斷對方是否恐怖份子都有。」

骨子裡還是推理


「一般人不會跟你看Wi-Fi protocol那份data document,其實有寫架,幾多字元幾多bit,甚麼資料有幾多bit,原來第三次transmit先send到個message過去……其實IT人睇都可能會覺得好枯燥。」如何將電腦技術套入小說中,寫得引人入勝,就靠作家的功力,陳浩基無疑是成功的。陳浩基除了寫推理小說,還寫恐怖靈異、科幻小說,但可能都萬變不離其宗,講求爆點和意外性,「有朋友說過,我的作品不管甚麼類型,骨子裡都是推理。」

先有謎底,結局、爆點、意外性,再像搓泥膠、砌積木那樣將整個故事建構起來,「像砌積木,但不是一般的積木模型,而是一個完成後有機關,會嚇人一跳的模型。快感便來自設計、建築和完成這一件模型。」對陳浩基這樣一個故事人來說,我想他留在家裡發吽哣想故事,應該比在書展拋頭露面來得暢快。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我們的自由之夏——專訪周保松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9-17

回家

散文 | by 跂之 | 2019-09-13

土丘:藏於香港的隱世美學空間

字在食 | by 張欣怡 | 2019-09-14

與唐滌生井邊重會

其他 | by 朱少璋 | 2019-09-11

我的恥辱

小說 | by 蘇朗欣 | 2019-09-09

【抗爭時代】發夢詩輯:我們沒有最後的避難所

詩歌 | by 朵漁、鳥人、雲樹、之城 | 2019-09-07

說仇恨

時評 | by 鄧烱榕 | 2019-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