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香凝 X 蘇苑姍︰你的初衷是甚麼?

其他 | by  余香凝、蘇苑姍 | 2019-04-10

bCJz7xEIDzFYG1BNSrXQA-vmNOj8qIfcfKeXsXynl7E余香凝不但憑《非同凡響》獲「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提名,由她主唱的《陽光普照》(《非同凡響》更獲「最佳原創電影歌曲」提名;此外,她同時憑《逆流大叔》獲提名「最佳女配角」。


Dear Jennifer,


《非同凡響》是我第一次,忘卻螢幕前的你,不是那個排球隊、Drama Club的師妹,而活脫脫就是ok姐姐。

有點像是默默看著你一路走來。想到中學的你,印象跟ok姐姐其實有點像,也是個被框在裡頭的,聽教聽話的女孩。

你說過自己不擅以文字表達,余香凝很平凡、冇乜特別,能夠當上演員很幸運。但我隱隱感覺到你一些內裡的東西,一些細膩感情正在變化。我想起中學時看過你的畫,記得那時你是Visual Art學科獎常客,會考還拿了個A,而我想,繪畫、演戲、寫作是相通的,無非是在詮釋,在表達。

中學時,別人總在問:長大之後想做甚麼。其實,是從哪一刻起,你決定了要當演員?現在回望,像實現了一個你不曾意識到的夢想嗎?

Miss Kwok說過:Jennifer很謙虛,每件事都很投入很認真地去完成。時間過去,十年後的你,其實依然如是。《骨妹》後,你說,下個角色會把握得更好,你真的做到了,這一路上的決心都寫在你的演出裡了。決定做一件事,就向目標前進,大概就是這種認真與熱誠塑造了你。

愈來愈覺得,很多事情唯有靠自己走過才懂,踏實地,一步一步,然後某天,就會突然開竅。但現在我又漸漸明白,努力並不難,難在堅持。猶記得看《骨妹》那個形象大相徑庭,演出略顯生硬的大家姐,到《翠絲》年輕媽媽,《逆流大叔》惡教練,《非同凡響》ok姐姐,你對角色拿捏由淺層情緒表達慢慢漸進到情感表達,這樣紮紮實實的轉化,是經過怎樣的思考形成?是開始跟自己對話了嗎?演戲是琢磨人性的過程,而人性複雜,對你來說,演員與角色之間是一種怎樣的關係? 這裡面,又夾雜了你對人生怎樣的理解?

對於演員的認可與否,觀眾心裡有尺,是不會說謊的。或者,所有起伏都是磨練的關卡,重要的是,你還認得自己。

接下來,路還長。那些鼓勵、支持、打氣都是真實的,要繼續以單純的心做喜歡的事,我們會繼續用心看。

「背負石頭怎麼上路,無論你極渺小,步履輕快才重要。」

努力呀,祝福你。

Edith


56213628_2194216687360371_1249874631762903040_n

中學時期一臉青澀的余香凝。

56323813_2365309767035646_4761278148799102976_n  56539276_1731471580332329_9047184777496494080_n
余香凝喜歡畫畫,蘇苑姍記得中學時她已是Visual Art學科獎常客,會考時更拿了個A。


Dear Edith,


你好,謝謝你的來信。好驚訝啊!原來我中學的表現在你心中也有留下印象。中學的我,的確跟ok姐姐有一點相像,言行都是被框在人家的期望中,不過有一點不同的,就是我參加很多活動,也算是個活躍份子。

中學的我經常想像自己以後會當空姐。還記得Visual Art會考其中一份作品,我做了一個跟我一樣高的空姐模型,叫I Believe I Can Fly,它的身體都畫上了雲的圖案,雙腿是一個行李箱。我想,是因為家裡環境不算好,我一直以來從未到外地旅行,所以希望畢業之後可以遊歷世界,了解更多不同的生活,看到更多不同的東西。

我從來沒有埋怨過為甚麼其他同學可以去旅行而我不能。因為知道爸媽工作很辛苦,賺錢很辛苦,所以到了可以打工的年紀,我就找part time。賣過漢堡包,也當上了模特兒。或者如Miss Kwok所說,我的個性就是那種想盡力做到最好的人,所以當模特兒時,知道自己不夠瘦就拼命減肥,試鏡發覺自己演戲生硬就去學戲。幸運的是,每次都拼了的精神,結果令我在沒有愛上演戲之前就得到了人生第一個角色。

我的第一個角色是個二十出頭,個性倔強的地盤女漢子。一進劇組就拍了四個月。那是我第一次覺得,演戲就像進入另一個人的人生,用另一種方式思考,原來這種感覺很是奇妙。而且,拍攝團隊非常熱血,大家一起日曬雨淋,每天只睡幾個小時,但每個人都在默默付出,從沒有聽過一句埋怨。就是這次經歷讓我無法不愛上演戲,從那刻開始,我就知道,我找到了願意一生從事的工作!

既然愛上了,就要更加用心去研究。每次遇到新角色的時候,我會為人物寫自傳(這是一個舞台劇前輩彭珮嵐小姐教我的)。因為劇本看到的可能只是角色漫長人生中的小部份,那些沒有的,就要靠我們去想像、去找,為每一個行為、情緒、言語找動機。我是個比較慢熱的人,所以要進入角色,變成另外一個人,我每每要用上一段時間,在準備角色的那段時間中,日常我都會過上她的生活,做她會做的事。

記得準備《骨妹》張靈靈一角,拍攝前幾個月,我會去骨場實地考察,學習一些基本按摩技術。但更重要的是,模仿那些阿姨的說話方式及人生態度,了解現實生活中她們所經歷過的,然後放進角色裡,帶給角色更多生命。《逆流大叔》的Dorothy ,《非同凡響》的Zoey也如是,實地考察和模仿成為了我對角色研究的一部份。

每一個角色都有他對人生獨特的價值觀和看法,每當我經歷一個角色,他對我的生命也會帶來一定調整,我漸漸體會到演戲不只是演戲。《骨妹》是有關人與人之間的遺憾,教會我要更珍惜當下;《逆流大叔》令我對我的夢想更堅定;《非同凡響》就讓我成為一個更敢於表達自己的人(因為覺得Zoey一角實在太可憐,啟發到我做人應該要更像自己,敢作敢為一些!)

我是天主教徒,一直好感恩天主替我安排了當演員這條路。由起初只是從自己出發,覺得做演員有趣,到後來慢慢發現,演員可以有更大使命,一部電影一個角色可以帶給人啟發,甚至安慰心靈。

所以演戲對我來說每一步都是發現,我希望自己可以演到老,做更多更多不同的角色,發現更多更多的生命!

Jennifer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余香凝 X 蘇苑姍︰你的初衷是甚麼?

其他 | by 余香凝、蘇苑姍 | 2019-04-10

編輯推介

【虛詞・愚】愚人手記

散文 | by 謝旭昇 | 2019-04-19

《粵劇特朗普》的倒置

劇評 | by 黎國威 | 2019-04-16

白羊座梵高 —— 一隻任性的左耳

其他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04-12

《許鞍華電影四十》:懺情、磨煉、遺憾

其他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