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二四三(粵語歌詞創作工具)魔法書》導言:四十,不惑了(節錄)

書序 | by  黃志華 | 2024-04-11

「○二四三」,有個學術一點的名稱叫「類音階」,即是它們有類似音階的性質,卻又絕不等同於音階。它是一項在粵語歌詞創作中很有用的輔助工具,在新世紀以來,廣獲填詞愛好者採用,甚而到了2020年6月,有心人更編寫了一個相關的網站平台,名為0243.hk。


算起來,「○二四三」這個輔助粵語歌詞創作的工具,到今年的2024年,是有四十年歷史了。回想1984年初,獲聯合音樂院的王光正院長錯愛,邀筆者籌辦填詞班,並編寫教材講義,當時與詞友陳銘佑兄合作,編寫了一冊《粵語歌曲填詞研究》,其中筆者負責執筆的「協音規律」一節,便已指出粵語九個聲調的實際音高,可分為四級,亦已編製了「相鄰二字協音基本規律表」。這可謂「○二四三」理論建設之始,也是用於粵語歌填詞教學之始。可惜,這一冊教材,只用於聯合音樂院的填詞班教學,流傳不廣。


其後,到了1989年初,獲盧國沾先生邀請,合著《話說填詞》,筆者正式把有關「○二四三」的知識公開寫在書內,從此,「○二四三」這個輔助填粵語歌詞的工具,便像細水長流般慢慢傳揚開去。到2003年,筆者獨力編寫《粵語歌詞創作談》,順便把有關「○二四三」的知識來一次更新。由於這小小拙著頗受填詞愛好者關注,有關「○二四三」的知識,傳揚之廣已是筆者個人所沒法想像,但倒也知道甚至有專上學生運用這些「○二四三」的初步理論來撰寫研究流行曲的論文。


不知不覺,便四十年了。四十,是應該「不惑」了!想來,有關「○二四三」的理論,在頭三十多年來,一直頗簡陋,到了近幾年,個人處於半退休狀態,那才有條件深入探索,不但修建好了它的理論基礎,也做了很多改善和開拓,這樣,才感到有關「○二四三」的理論漸見完備。回想那探索過程,一方面是不斷教一些小班以至個人教授,期求教學相長;一方面是不斷編寫和更新教材,每於編寫之時又獲新的啟發。事實上,本書的內容,很多都是近年才發展出來的東西呢!


本書命名為《○二四三(粵語歌詞創作工具)的魔法書》,意在寫一冊有關「○二四三」理論的普及版,另一方面也是有感於那些理論是近年才發展出來的,並未為眾多填詞愛好者知曉,因而很急需有這本普及書籍。由於書中應有好些東西或違一般人直覺的,甚至有些事情有人會覺得不可思議,所以,很想先在這個導言之中為讀者簡介一下,或者,可以藉此引起一下動機。


君不見,僅是「○二四三」本身,就已經有很多人感到不可思議,只是這四個字音,就能唱盡人世間的所有歌調?其實筆者也是到近年才想到應該怎樣才能夠簡潔而清楚地解釋,這個,可以參考第一章第五節,讀者會見到,理由原來是這樣簡單!在其後的第二章第二節,更有這樣的描述和比喻:


……這又是一重魔法:不管音樂旋律怎樣複雜,都走不出「○二四三」/「人刃印因」的「四指山」!


或者可以這樣比喻,要印刷彩色圖畫,我們可先把千變萬化的色彩透析成三原色;而要填粵語詞,我們可先把千變萬化的旋律音調透析成「四原聲」——「○二四三」/「人刃印因」!


這個「四原聲」比喻,應可讓大家不再感到是那麼不可思議。


近年的「○二四三」理論有不少新發展,當中有些項目是把理論大大地深化了。比如從數學那處引入了「真值」和「近似值」的概念(參見第四章),很多粵語歌的協音現象,頓時可以得到清楚的解釋,甚至也能用以證明人們某些直覺是不對的。比如一般人會想當然地認為,每首歌曲旋律都必然能填到百分之一百協音。但實際上是不可能的,因為很多音階排列是不存在「真值」填法的,只有「近似值」填法。嚴格而言,凡屬「近似值」填法,必然存在輕微拗音,只是很多時會因歌者唱功了得,唱來完全不覺得有拗音,彷彿跟「真值」無異,可謂「幾可亂真」。總之,一首歌的詞曲結合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百分之一百協音的,即是說粵語歌詞或多或少於某些地方存在微微拗音,並且是常態來的呢!再說,世事無絕對,並不是凡屬「真值」的填法就是好的填法,在第九章第四節便有例可援:很多時,吻合音區的「近似值」填法更勝於「真值」填法。


有了「真值」和「近似值」的概念,也可幫助消除某些誤解或錯覺。比如說,很多填詞愛好者都以為,歌曲中每個樂句都只有一種「○二四三」填法,事實上卻是,一個樂句往往不止一種「○二四三」填法,如果未認識到這一點,就會少了很多用字的自由!又比如第九章第五節,會證明一項事實:詞句句讀或音樂節拍對協音效果,只會有好的影響,不會有壞的影響!可是不少人士會有錯覺,認為詞句句讀或音樂節拍對協音效果會有壞的影響。


坊間有種說法,認為使用「○二四九三」會比「○二四三」更精密些。即是「○二四三」加進陰上聲「九」。其實,這種說法是有兩點不合理的。其一是往往會把「近似值」當作「真值」處理;其二是把特殊情況硬視為一般情況處理。這兩點,在邏輯上是完全說不通的。借用張群顯博士的說法,則是:「從科學的角度看,真相是四個而你多添一個,這並非更嚴謹,而是錯了」。本書的理論,類音階仍只有「○二四三」四個,但會注意兩個上聲聲調和三個入聲聲調的特點之借用,而這樣借用,俱屬特殊情況。即是說,陰上聲「九」的用法固然是有關注的,卻不止這樣,還關注到陽上聲和三種入聲字的特點的借用。這方面,讀者可以參看本書的第六章。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黃志華

黃志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碩士,資深中文歌曲評論人。近二十年來,積極研究香港早期粵語歌調的文化與歷史,梳理有關粵語流行曲創作的理論。已出版的著述達二十種。近年出版的有《香港詞人系列──盧國沾》、《情迷粵語歌》、《周聰和他的粵語時代曲時代》、《文字聲律與粵語歌創作》等。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虛詞・◯】三維福音

詩歌 | by 石音 | 2024-05-24

見山還是山

散文 | by 善喻 | 2024-05-22

抱抱良音

散文 | by 黎哲舜 | 2024-05-21

【虛詞・◯】懸浮的空心

小說 | by 李曼旎 | 2024-05-18

【佬訊專欄】爆檸

專欄 | by 佬訊 | 2024-05-05

【無形.同病相連】太空漫遊

詩歌 | by 陳康濤 | 2024-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