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出版三十年今迎來告別號 下期將與娛樂版合併 重返一書一冊模式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2-26

在《明周文化》第2882期的編者話中,總編輯林栢昌宣布從下期開始,《明周》將取消一書兩冊的模式,即Book A 娛樂版與Book B 文化版合併,然後以全新形象出版,結合《明周》網站、社交媒體和視頻平台的特色,帶來更多獨家內容。《明報周刊》自1995年以一書兩冊模式營運,《明周文化》出版三十年來提供時尚生活美學資訊,組成無數社會文化專題,消息傳出後大眾與文化界人士紛紛道不惜與感謝。


本期《明周文化》第2882期,以「作家圖書館的意義」為專題,藝文組編輯黃靜美智子走訪到日本早稻田大學的「村上春樹圖書館」,再走到捷克布爾諾新建成的「米蘭昆德拉圖書館」,最後回到香港探索籌建中的「西西空間」,以及中大圖書館「香港文學特藏」,相互對照,從他者探尋香港文學的去向、圖書館的功能、如何還原作家的精神面貌。


在編者話中,林栢昌回溯《明周文化》的創刊歷史,1995年推出當年,總編輯時為龍景昌,《明周》率先派出專業的採訪隊伍,直擊米蘭和巴黎的時裝周,以香港人的視角報道這個時尚界的盛事,至今已經成為香港媒體每年的工作日常。自網絡平台興起,《明周》於2000年開啟網站,將各種內容從紙本媒體擴展到數碼網絡平台;又於2011年開通社交媒體平台,分別以《明周娛樂》及《明周文化》向讀者提供第一手資訊,同時透過YouTube使讀者更全面地了解報道內容。及後,《明周》為時尚版內容分別創立《Ming's》和《INNER》,帶來更多美學內容。


3038984737934429


林栢昌在結尾指出無論時代如何改變,《明周文化》始終堅守「做好自己」的信念,作為對受訪者、讀者和客戶的承諾,並表示「感謝你們一直以來的信任與支持,我們將會繼續努力『做好自己』!」


《明周文化》曾於2019年改版,文字性專欄一度停止,如今再次面臨轉型,專欄作家、作家讀者紛紛道謝,並表示「江湖再見」。就如香港著名作家董啟章的專欄「Ghost on the Shelf」於今期刊出,標題為〈當我們買賣NFT書,我們在交換甚麼?〉,他後來在Facebook補充感想:「這個專欄自2017年6月至今,已寫了六年八個月,話長唔長,話短唔短。最後一篇,沒有回顧和道別,抓緊機會講我想講的話題」,並表示專欄將移師至其個人電子報《董富記快報》。詩人李顥謙則感到「一種痛失要地的哀傷」,Book B的專題重喚起他對「做人訪的浪漫想像」,他亦感激Book B近幾年尤其重視香港文學,因為香港詩人出版詩集,或有新動態很少能獲得訪問機會。而下個月同樣迎來終結的見山書店也發帖文回應:「唔緊要,開過另外一瓣再玩。」亦有忠實讀者憂慮合併以後,難以看到有深度的藝文和設計專題報道,或所佔版面將會大大減少。黃靜美智子在個人社交平台向讀者一一致謝,也說起做最後一期的壓力,「自愧能力不足」,認為做專題的技藝仍有進步空間,很感謝曾遇到的同事。


自90年代香港娛樂事業風光漸退,當時的《明周》作為娛樂雜誌便面對嚴峻挑戰,但隨著讀者對消費意識漸強,1995年標榜「那裡有生活,那裡有明周」的Book B應運而生。《明周文化》的面世,令《明周》的報導由娛樂名人新聞,延伸至生活、日常、藝術話題,如今他們的簡介如是說:「從人說到城巿,然後又從城巿回到人的所在。關於美學、藝術、設計、城市和日常,這裏有我們的看法。」在出版不久便面對97大限,香港集體回憶和核心價值的探討成為熱潮,1996年《明周文化》製作了「我們是這樣長大的」専輯,引起巨大迴響。回歸後,香港人延續對於身份認同的探問,《明周文化》製作出如「告別啟德機場」專輯。


書] 《我們是這樣長大的》香港歷史文化書#絕版書, 興趣及遊戲, 書本& 文具, 小說& 故事書- Carousell


《明周文化》從未停下,以專題故事一一回應社會,打造無數深度專題,就如近年獨立書店處處躍起,有「獨立書店新潮流:不是浪漫,是生存」;遇上香港四字電影潮,有「香港新導演 觀照大時代小人物」、回應《白日之下》的「我們的偵查時代」及「香港編劇後浪 說故事的專業」;《明周文化》亦致力引領香港文學的討論,如以黃碧雲、淮遠、董啟章為主題的「香港文學 迷霧裡重行」對照九十後寫作人的「香港文學新生代 似遠還近 書寫的距離」,詩與詞也未曾遺下,有「本土與游離 香港詩」與「香港歌詞閃耀時」。


5792275632053525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周處除三害》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4-05

堂郎

小說 | by 李俊豪 | 2024-04-05

一個清明,和無數個

散文 | by 王崢 | 2024-04-03

臺灣現代攝影之父張照堂離世 享壽81歲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4-03

以後

散文 | by 黃戈 | 2024-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