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風景:石牆樹的生與死

其他 | by  我街道,我知道,我書寫 | 2020-03-27

DSCF0033-1024x576


如要談街道上瀕臨絕種的東西,除了那些五光十色的霓虹招牌,石牆樹或許也是其中之一。早兩三年常有關於石牆樹保育的爭議,一方面官方以安全為由砍樹,另一方面亦有專家指砍樹決定缺乏客觀評估,擔心會有更多石牆樹遭殃。香港島上的石牆樹是聞名遐邇的,般咸道石牆樹的生長狀況向來是西營盤居民關注事項,堅尼地城科士街有全港規模最大的石牆樹群,樹齡動輒過百,佐治五世公園圍牆外的石牆樹更被列入《古樹名木冊》。


環保團體長春社從2005年起投入石牆樹保育運動,如「保樹快閃行動」、「救救龍珠街石牆樹」等,長春社的保育經理兼註冊樹藝師Kami Hui指:「石牆樹係香港特色,應該投放資源保育,遺憾現時保育資源不多,能結合不同專長的人做的專業研究很少,而一般民間團體亦很難左右政府都做任何砍樹的決定。」


樹木告訴我們的事


石牆樹跟香港歷史到底有什麼關係?Kami說,原來石牆樹的出現,跟香港整個發展歷史息息相關。香港1841年開埠之時,首先發展的地區是港島北部,亦即「四環」——西環、上環、中環、下環(灣仔一帶),現時的電車路便是當時的沿海地區,電車路對出的土地都是填海而來的,就像我們一再從教科書讀到的描述,港島山多平地少,為了在山坡上建房子,就要開山劈石,為防堵山泥傾瀉,則要修築擋土牆。


DSCF0015-1024x576


擋土牆亦有不同建築方法,表面較為光滑平整的叫tied face retaining wall,橫向的石塊之間有縱向深入沙土的石樁,以鞏固石牆,如今在大館附近仍能找到,只是這種打磨得漂亮的石牆由於造價貴人工高,很快便無再採用;另一種比較常見的石牆為stone rubbled wall,採用的石頭比較不規則,大小不一,這種石牆在半山一帶仍然可見。舊時擋土牆用的材料是香港最常見的花崗岩和石灰岩,再以砂漿黏合,砂漿剝落後,石與石之間的罅隙便容許了石牆樹的生長。


石牆樹的出現,或許是天時地利偶然的結合而成。首先,香港位處亞熱帶地區,亞熱帶地區某些植物較為堅韌,在惡劣環境中仍能生長,例如細葉榕,大多數石牆樹的樹種就是細葉榕,而細葉榕的榕果特別受雀鳥、松鼠、蝙蝠等動物歡迎,雀鳥吃掉榕果後的排泄物帶有榕果種子,這些種子落入石罅之中,便長出石牆樹來。


消失的風景


一般細葉榕要長得茂盛需要五十至一百年的時間,由此可知,其實現存的石牆樹其實都歷史悠久。例如佐治五世公園的石牆建於1936年;科士街的石牆則建於更早的1890年代,1963年始出現樹冠,有兩棵被列入《古樹名木冊》,那些石牆樹在當時興建堅尼地城地鐵站差點被砍掉,後來有反對聲音才得以保留。


石牆樹除了有遮蔭綠化的功能,亦承載不少居民的回憶,香港現存大致有1200多棵石牆樹分佈在500多幅石牆之上,然而這個數目或許只會有減無增,說石牆樹買少見少,其中一個原因是建築技術改變,現時起擋土牆採用石屎水泥,理所當然植物無法在水泥中生存,另外,在政府管理角度而言,石牆樹有潛在危險,要修剪亦有難度,因為石牆樹靠近馬路,會牽涉封路等問題,不同地區的樹亦由不同部門管理。Kami作為樹藝師,除了自發替樹木做檢查之外,亦常常思考一個問題,在安全與保育之間,到底有沒有協商的可能?


DSCF9901-1024x576

長春社保育經理兼註冊樹藝師Kami Hui


(原刊於「我街道,我知道,我書寫」網站:https://bit.ly/2WIJqtr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讀笛卡爾《沉思錄》小感

書評 | by 劉子萱 | 2020-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