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港街招牌》:燈熄了會更發現你存在

報導 | by  我街道,我知道,我書寫 | 2020-07-16

招牌是構成街道風景重要一環。近年招牌愈拆愈少,而講招牌的書就愈出愈多。是否「燈熄了才更發現你存在」?密集的霓虹招牌曾經是香港街道的特色,甚至啟發了日本九十年代cyber punk裡各種異色風格美學,著名的《攻殼機動隊》亦可見以香港街道為藍本的空間,時至今日,那種滿街霓虹的輝煌景象可能已經不再,但我們仍能從舊照片與書籍中瞥見那時代的一鱗半爪。暫且撇下懷舊的視角,放眼今天的街道,只要我們細心觀看還是可以找到一些有趣的切入點。招牌識得睇,都可以好好睇。


李漢港楷:你看港街


談招牌的書,有從學術角度如視覺文化與本土美學切入的研究,例如理工大學設計學院的郭斯恆出版的《霓虹暗色》,亦有穩打穩紮紅褲仔出身家族經營招牌公司的李健明所著的《你看港街招牌》。

書名中「你看港街」取「李漢港楷」的諧音,李漢港楷是李健明近年致力修復的字體,出自街頭寫字匠李漢手筆,在電腦還未普及的年代,要做招牌還需到街上找這些寫字匠題字,七八十年代,在旺角砵蘭街高峰時候有九個寫字檔。寫字匠李漢跟製作招牌的李威(李健明父親)結識於大約七十年代,後來李漢在退休時將一套手稿贈送予李威,二十多年後,李健明忽發奇想,決定將李漢的字電腦化,開展了「李伯伯街頭書法修復計劃」,那就是「李漢港楷」的源起。



與近年甚為流行的「北魏真書」充滿氣勢的字體相比,李漢港楷有種樸實無華之感,放在商鋪招牌上,能給顧客老實穩重的感覺,也是考量之一。不過,寫字匠始終不是書法家,李健明亦坦言有些書法家或會看不起寫字佬,因為書法講行氣,字與字之間要有呼應,而招牌不需要,跟書法字其實是兩回事。


雖然如此,但招牌還是五花八門,不同行業有不同風格,例如大押常見的「蝠鼠吊金錢」和理髮店常見的花柱,應該最為人熟知,又例如西醫多數黑底白字,色情行業則多數色彩鮮艷,也是些約定俗成的規則。招牌要怎麼睇,原來也大有學問,李健明撰書《你看港街招牌》,就是要教人怎樣看招牌。由尺寸、形狀、顏色、字體、物料、圖案、製作方法,巨細無遺,自成一格。


文無第一,做字也一樣。李健明始終覺得,沒有哪種字體是特別出眾,一切只是適不適合的問題,不同場合不同情況有不同選擇,「我在做李漢港楷,有人在做北魏,現在可以用的字體多很多,用在不同場合是件不錯的事,你用殺氣騰騰的北魏體放在幼稚園,整件事就不對,最重要的是,選擇多了,只是你選得對不對。」


招牌興衰史


做招牌做了十幾年,從小觀看招牌長大的李健明,見證著香港招牌的潮流興衰,曾經滿街都是的霓虹招牌現在買少見少,就連做霓虹的工場都愈來愈少,「我覺得香港霓虹光管工場消失係幾可惜的事,曾經做霓虹光管的師傅,現在都轉型做LED燈維修,現在香港的霓虹光管工場兩隻手數得晒。」LED燈招牌現在大行其道,李健明說不止香港,他到東歐去看到的招牌也差不多,「全世界的招牌我覺得分別已經不大。」


LED燈慳電、搶眼又色彩鮮艷,漸漸成了主流,不過李健明覺得,招牌發展是一條長河,很難說那一個時期的招牌是最好的香港招牌,我們覺得以前的招牌更美,可能只是被懷舊的情緒所影響,「可能因為我們由細到大望慣左,成為我們情感的一部分,我常常有奇怪的想法是,會不會將來的招牌都變成崇光那種熒幕,到那時候,我們的下一代會不會又變得懷念LED燈珠招牌,因為那些就是他們的回憶。」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虛詞・如果,命運能選擇】擲銀

小說 | by 黃可偉 | 2020-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