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有人喜歡黃】前置詞:黃了

無秩序編輯室 | by  鄧小樺 | 2020-03-05

《無形》很喜歡做顏色主題,此前就有「紅」與「黑」,今期就做一個這時期最爭議的顏色,黃。我們想既創意又歷史地,既反抗又好玩地,記住「黃」這個顏色,依然力求開出多元向度。


黃在中國本是帝王之色,宋太祖陳橋兵變「黃袍加身」,那襲黃袍大概簡樸一點。中文系教授陳煒舜曾著書考究帝王詩作及神話文類,他來寫「黃」,就像抗爭大地上頭一片高闊雲天,開出一個宏偉前奏,我們是在這個前奏下繼續行軍。


本題題目「有人喜歡黃」,化用自歌名及電影名《有人喜歡藍》,其意不言而喻。本期中有藝術家黃嘉瀛的文章,梳理自雨傘以來抗爭者以「黃」為運動及創意產品主色的創作,是重要文章。「黃色經濟圈」是抗爭後期重要題目,做「黃店」,是一種身份抉擇,有人認為是自限生意客路,也許還會受到被惡意破壞的危險,但也有人已黃不回,還在經濟蕭條期保證了時時滿座。書店幾乎無店不黃,貮叄書房由三名少女新開,可以給我們一顆柔情黃店心。


黃字既染了色,就沒有一個名字是無辜的。區選之後黃色陣營歷史性大勝,大埔自稱「黃埔」,黃埔、黃大仙等區更榮光滿面地自稱「黃到發金」,黃色地圖成就李日朗的一篇巧文。謝傲霜作為媒體人見多識廣,姓黃人士可以寫一篇永遠不完的長文。我們自然不能放過「黃色」那色情諧謔的意思,張三有文,談到了抗爭時期花未盡開的「警嫂甜古」。


在抗爭與戲耍之外,本期有兩篇寧謐溫婉的作家訪問,分別是黃柏熹訪韓麗珠,李卓謙訪孔慧怡。韓在近期推出兩本新書《黑日》、《人皮刺繡》,訪問中以「傷害」切入二書;孔的《不帶感傷的回憶》則在去年獲得文學雙年獎(散文組)。在歷史行進時持續寫作,願人們予以應有的注目。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鄧小樺

詩人、作家、文化評論人。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文學放得開》主持。著有詩集、散文集、訪問集。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讀笛卡爾《沉思錄》小感

書評 | by 劉子萱 | 2020-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