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抗疫】服一口抗疫良藥,世界崩壞還幸有歌

其他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02-21

武漢肺炎席捲全球,本地社區大爆發勢將避無可避,人人自危不敢外出。日夜閉關,百無聊賴,聽歌是其中一個不錯的選擇。與疫情病患有關的歌曲多不勝數,《虛詞》編輯部嚴選以下歌單,藉此與同樣飽受這個無能政府煎熬的大家分享。2020年,每個香港人的最大願望,不過是「我只想,身體健康。」



害怕悲劇重演-「脫開口罩相擁有多寶貴」


《愛在瘟疫蔓延時》(作曲:劉以達/填詞:周耀輝/主唱:達明一派)

——「獨舞疲倦,倦看蒼生也倦,懼怕中葬身無情深淵」



關於疫症的歌,不少人第一時間想起的,或許會是達明一派的《愛在瘟疫蔓延時》。31年前的流行曲,樂迷2020年舉手表示仲聽緊。與馬奎斯的經典愛情名著同名,達明一派將小說譜出的史詩式愛情,以哀怨曲風配上纏綿歌詞,即使全曲隻字不提「瘟疫」,黑色浪漫的意境,卻早已勝過萬語千言。


「獨舞疲倦,倦看蒼生也倦,懼怕中葬身無情深淵」,這首周耀輝填詞生涯的處女作,多少反映都市人面對疫症的心態,亦開啟他與達明一派的長期合作,寫下不少諷刺時弊的流行曲,例如後期的《1+4=14》,就是以George Orwell《1984》中的「2+2=5」作概念,諷刺高壓政權下充滿謊言的社會,放在當下尤其應景。殺死人的不是病毒,而是極權專政。



《口罩》(作曲:布志綸/填詞:周耀輝/主唱:Mr.)

——
誰仍舊照樣穿起一個口罩預防禍災嗎]



昨有含笑半步釘,今有含笑兩盒THX,看著每日都有大批市民排隊買口罩,甚至甘願露宿街頭只為買個口罩,實在開始有點懷疑人生。樂隊Mr.在2017年推出的《口罩》,同樣出自周耀輝的手筆,無論套用在抗爭運動,抑或反映於抗疫日常,好像都成為了預言。


走在街頭,全民戴罩,只有那批仍為「禁蒙面法」上訴,口說同心抗疫卻諸多狡辯的高官,繼續無罩上陣。「誰仍舊照樣穿起一個口罩預防禍災嗎?」前後才不過四個月的光景,口罩已被賦予另一重意義,不過這次,是為了保命。在容貌枯爛之前,只想繼續說真話。



《廢城故事》(作曲:伍樂城/填詞:林夕/主唱:梁漢文)

——「誰到危殆先疼惜一切,脫開口罩相擁有多寶貴」



肺炎肆虐,十七年前「沙士」的慘痛回憶,再次浮現香港人的腦海。當年梁漢文推出的迷你專輯《03/四季》,全碟歌詞由林夕操刀,圍繞2003這個不尋常之年所發生的社會大事,《廢城故事》就是描寫本該結婚的文浩與美穗,在沙士疫症蔓延期間的傷痛故事。


「愁雲下瘟疫蔓延誰會理友好」,「繁盛炒得太高,人性知得太淺」、「脫開口罩相擁有多寶貴」,每句歌詞猶如帶領聽者時光倒流,回到十七年前的沙士,定神過後卻又猛然醒覺,原來時空從來沒有轉換,只因此刻身處的香港,是個比當年還要廢的廢城。


面對如此無能的政府,詞人林夕早前特地在報章專欄,給處處跟市民對著幹的特首點唱此曲,並在文末如此寫道:「十七年後,如果重來一次,香港變疫區變廢城,要我再寫這樣的歌詞,只有簡單而鄭重的一句話:『林鄭你再不封關,是要報復香港人嗎?』




末世感--「就如即刻宣判我末日」


《若世界在明日結束》(作曲:劉岳靈/填詞:許日元、劉岳靈、黃淳業/主唱:粉紅A)

——「若世界在明日結束,再沒有一點顧忌」



世界末日看似遙不可及,然而看著當下香港的荒唐亂局,再放眼世界發生的大事,末日感油然而生。若世界在明日結束,在世界末日的早上,還有甚麼想在限期前完成?本來看似老土的問題,原來只因還沒感覺到那份逼在眉睫。


獨立樂團粉紅A這首同名歌曲,來自去年面世的專輯《為藝術犧牲》。睽違十三年在亂世出碟,每首歌都擊中香港人的心聲。「可否今次,放棄上班?可否今次,只得今次。」完全明白是放縱,但,很多事情都只得一次,包括世界末日。既然如此,唔係仲繼續返工嘛?



《我的世界末日》(作曲:王雙駿/填詞:周耀輝/主唱:陳奕迅)

——「當你不同行,就如即刻宣判我末日」



關於世界末日的歌有不少,陳奕迅在1999年發行的專輯《天佑愛人》,就有一首以「世紀末」作為主題,周耀輝的歌詞如此寫道:「要是我旁邊有你,誰害怕世界末日?」在明日世界終結前,大部分人最希望的還是與最愛至親度過。連世界末日都不怕,還有甚麼好怕呢?


或許,Eason在05年推出的《怕死》是個答案。歌名說怕死,但真正怕的其實並非死亡,而是怕再沒機會「談戀愛,遊天地,做喜歡的工作和享受遊戲」。當心頭泛起陣陣末世感覺時,原來腦海會像閃過一道白光,醒覺原來還有很多事情想去做。若將此曲與《我的世界末日》連續播放,又有另一番意境。天佑我的愛人,但願也保佑每個好人,一生平安。



《如果一生只有三十歲》(作曲、填詞、主唱:新青年理髮廳)

——「仲點會掛住儲錢,想去邊就去邊,仲邊會先苦後甜,想發癲就發癲」



對於90後或千禧後,死亡本來是件相對遙遠的事情,但活在香港的各種荒謬日常,那些「被放棄的整整兩代年輕人」,彷彿都已聽見死神的召喚。三十而立,才剛踏入人生最值得期待的階段,就掛掉。新青年理髮廳的《如果一生只有三十歲》,曲詞聽落調皮輕鬆,嗒真其實沉重絕望。


當武漢肺炎已可預期在社區大爆發,病毒隱藏於每個角落,就連醫學專家都說隨時會死萬幾人,想得悲觀也非完全沒根據。即使武漢肺炎殺你不死,過去多個月來積存於各區的催淚彈毒氣,也足以慢慢殺你於無形。如果你有事,如果我有事,大家都不想,但悲觀的是,身處已不是我們地頭的香港,年輕一輩可能連三十歲命仔都沒有。




正能量--「世界太怪怪到勇敢走過去」


《漫長》(作曲:RubberBand、雷柏熹/填詞:RubberBand、Tim Lui/主唱:RubberBand)

——「時代流轉這刻在這地,是否選中我,如何殘缺結果尚未到期,哪甘心放棄」



當不少香港藝人都爭相做護旗手,務求在大中華市場分一杯羹時,RubberBand卻始終選擇與香港人同行,不時創作歌曲向樂迷發放正能量,像去年給同行兒女打氣的《漫長》,就讓聽者在絕望艱難的時候找到前行力量。


抗爭也好,抗疫也好,有個凡事都與市民作對的政府,香港人不感到絕望才怪。不過,既然時代選中了我們,長路漫漫還是得好好走下去,世界再壞,仍舊不怕,就像歌詞所說那般:「如何殘缺結果尚未到期,哪甘心放棄」。



《未知道》(作曲、主唱:陳健安/填詞:周耀輝)

—「命運極妙妙在沒有根據,世界太怪怪到勇敢走過去」



本地樂壇良心歌手買少見少,從CAllStar單飛發展的陳健安是其中一位。作為理大護理系畢業生的他,早前就曾於Facebook發千字文,支持全面封關之餘,亦希望每個香港前線醫護人員受到應得的尊重與保障。當死亡距離我們愈來愈近,同時也將我們與未來的距離拉遠。陳健安今年年頭推出的新歌《未知道》,正是呼應這種無法擺脫的未知狀態。當我們連明天也沒法預料時,還能談甚麼將來的計劃呢?


好像大眾每天在超級市場搶東搶西,除了源自無知,更大的原因在於恐懼,之所以恐懼,是因為對未知的世界無法想像。在天地崩壞的混沌時代,就算失望不能絕望,只因「命運極妙妙在沒有根據,世界太怪怪到勇敢走過去。」簡單一句,戰友保重,再絕望再難行,帶著信仰,還是必須好好過下去。



《少理肺炎》(原曲:楊振龍/改詞:激光中穿梭/主唱:漏奶)

——「冚家High High High,同你講野氣都嘥,成班YO YO YO,吖少理肺炎正仆街」



應付絕望的最佳良藥,或許是對荒謬世界保留一點幽默感,否則要在這個瘋狂的香港生存,少一點心力恐怕都會爆血管。當香港人每日看新聞都「媽聲四起」時,猶幸網民仍能發揮幽默本色,以形形式式的惡搞和二次創作,苦中作樂。

自從武漢肺炎成為社會話題,網絡曾瘋傳多首二創惡搞歌,例如改編尹光《少理呀爸》的《少理肺炎》,以及收錄於「全民抗肺炎概念大碟」的《野味天王》、《炎又肺炎》等,全部都比正在上映的新春賀歲片好笑百倍。最近,又有隱世高人拿來周杰倫《彩虹》的「有沒有口罩一個給我」進行惡搞,對全城搶罩的現象戲謔一番,的確幾好笑,只是,笑中有淚。




無分國界-The truth will have its turn


《Fight The Virus》(原曲/改詞、主唱:Alvin Oon)

——「Hello virus from Wuhan, Another problem's here again」



武漢肺炎蔓延至全球,海外同樣有不少針對疫症的高質改編,像新加坡音樂創作人Alvin Oon,就將Simon & Garfunkel的經典《Sound of Silence》改成《Fight the Virus》,創作背後除了希望傳達無分國界的正能量,同時也透過歌詞傳達有關武漢肺炎的資訊,實行寓娛樂觀眾於教育,可說是二次創作的另一境界。


《Room At The End Of The World》(作曲、填詞:Bon Jovi、Shanks/主唱:Bon Jovi)

——「There's a room at the end of the world, Just gotta have some faith」



長期困於封閉的空間,容易讓人胡思亂想,倘若抵受不住密室帶來的壓抑,又怕走出街頭會有風險,不妨聽聽Bon Jovi的《Room At The End Of The World》。當有天走到世界的盡頭,總有那麼的一個空間,存在著真理與公義,不過在此以前,內心先要具備足夠的信念克服逆境,或者該說,克服「疫」境。


《Time for Miracles》(作曲、填詞:Alain Johannes、Natasha Shneider/主唱:Adam Lambert)

——「Cause I know this flame isn't dying, So nothing can stop me from trying」



關於末世論,馬雅文明曾經預言2012年12月21日,會是馬雅曆長達5126年週期的結束,亦衍生電影《2012》以及這首主題曲。八年前的馬雅預言沒有成真,但今年公布的「末日時鐘」又比去年撥前了20秒,只剩下100秒人類就會滅亡,如今看來,或者秒針又要再撥前。有生之年,我們會見證天滅中共,抑或第三次世界大戰?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就看閣下會否如此曲般,相信世界還是有奇蹟的存在。


《Apocalypse》(作曲、填詞:Greg Gonzalez/主唱:Cigarettes After Sex)

——「When you're all alone, I will reach for you;When you're feeling low, I will be there too」



音樂風格空靈夢幻的Cigarettes After Sex,將愛情比喻為世界末日的《Apocalypse》,聽來帶點茫然,卻又似被捲進思憶的黑洞。被困於房間裡的日與夜,與其再看新聞報導裡的各種瘋狂現實,倒不如循環點播他們的迷幻音樂,提前感受屬於自己的世界末日。沒有人能確切知道,迎來世界末日時會懷抱怎樣的心情,說不定就是這種模擬感覺,反正虛幻與真實,最後結局都一樣。


最後,好歌不能盡錄,祝福各位與至親「要活到過百歲不需枴杖都可跟你相擁」,身體健康。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虛詞.有人喜歡黃】黃毛

小說 | by 徐軼南 | 2020-03-27

網上教學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03-26

消失的風景:石牆樹的生與死

其他 | by 我街道,我知道,我書寫 | 2020-03-27

【虛詞.有人喜歡黃】有人喜歡黃

小說 | by 黃嘉俊 | 2020-03-26

發夢

小說 | by 阿元 | 2020-0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