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n like a sugar woman! 《夾軟糖》女人節藝術展覽

專訪 | by  黃柏熹 | 2019-08-28

小店裡的透明格子放滿色彩繽紛的軟糖,少艾提著塑膠袋和夾子,從中挑選心愛的平民小食,最後放到磅上結算價錢。有說「夾軟糖」是我們的集體童年回憶,糖分與煙韌的滋味,柔軟且甜蜜,為糖果可愛的形狀而著迷。這也跟某種女性的形象契合,譬如潮流用語以「糖果系」形容俏皮可愛的女生,甚或形容她們的笑容「甜美」,充滿糖衣的形象,或多或少屬於陽剛的對立面。


今年香港女人節(Women’s Festival HK)再次舉辦一系列由女性出發的活動與節目,《夾軟糖》藝術展覽就是其中之一。問到軟糖與女性之間的關係,策展人黃嘉瀛說:「大家都認為軟糖是沒有殺傷力的小食,當血糖低的時候,糖果卻可以救人。」「歷史對於女性的書寫都是陰柔和弱勢的。表面『軟』,底層卻蘊藏力量,其實是一種充權。」她認為,雖然「夾軟糖」不是一個常見的性別比喻,然而在人們對性別的認識上,存在一定的空間。


Burn like a sugar woman!


《夾軟糖》展覽的參展藝術家,包括陳倩琳、陳嘉翹、鄭婷婷、何倩彤、張蚊、曾晴與余淑培,各人風格不一,背景多元,認定的性別和性取向都有不同。策展人黃嘉瀛認為,性別議題在香港是一個「燙手山芋」,乃至於不同藝術空間都甚少邀請藝術家創作相關作品。「這班藝術家並非一直從事女性主義創作的人,香港打正旗號說女性主義的也不多。」她說,「不過她們都有關注女權和性別的新聞,對性別也有自己的看法,所以邀請她們透過作品表達出來。」


展覽主題的構想,是由面膜與骨膠原開始的。嘉瀛提到,最初做資料搜集的時候自己正在敷面膜,「表面的皮膚會爛掉,底下的骨膠原才會增生」,所以一邊想著跟骨膠原、細胞增生、單性繁殖等相關的事情。後來發現,軟糖原來是骨膠原的製成品之一:「很多人以為吃軟糖不是吃肉,原來它們是由動物骨膠原製成的。現在市面上有一些素食軟糖,可以單靠糖來製成。其實軟糖九成的成分都是糖,即九成都是能量、熱量。我覺得這件事很 empowering,當你把糖放在匙上,還可以燒一段很長的時間。」


《夾軟糖》的宣傳海報上,以不同款式的軟糖組成女性的陰戶,一副等待被吃的樣子。男性俗語說「食女」,但有沒有想過,糖衣底下可能是你吃不消的能量?軟糖外表與力量的「不一致」,或許跟女性即陰柔、陰柔即弱勢的刻板印象一樣,屬於一種錯認。「這就揭示了一些既有的,大家都不為意的事實。或許是社會結構一直『教育』我們,令我們忽略了一些真正的事實,譬如性別平等,對人的基本尊重。女性的力量很大,可以做到很多事,不會因為生理上的不同而削弱。」


除了軟糖本身的力量,「夾軟糖」還包含「夾」這個動作。嘉瀛認為,「夾」其實是可以選擇的意思,正好是人們可以從性別定型中逃脫的比喻:「軟糖的形狀是可變的。社會早有很多規條形塑這些形狀,但當中是否有選擇?或是,形塑出來的,口味是否也可以改變?我們可以如何配搭這些軟糖?」


女人就是女人


七位參展藝術家的作品中,陳倩琳(Alysa)的《剪就對了!》與鄭婷婷的《輕輕的海》,都有提及女性髮型長短與刻板印象的問題。有時短頭髮的女生會招來非議,但故意為之的「叛逆」,也有可能是服膺相反卻近似的定見。參與籌辦女人節的女影香港創辦人黃鈺螢(Sonia)也提到,自己讀大學時頭髮長度及腰,後來決定不再做別人喜歡的「靚女」,於是剪去長髮。「其實並沒有所謂留長髮抑或短頭髮才是正確,或錯誤,某一邊比較保守,或比較進步,而是你真心認同這樣對你來說是最恰當的。如果她認為是 empowering,why not?」


嘉瀛亦補充,陳倩琳與鄭婷婷分別從不同的切入點思考這種「叛逆」:「Alysa 比較年輕,剛畢業步入社會,對她們那個世代來說,短髮是潮流,也是叛逆;但出來社會後就會發現『叛逆』有很多意思,不只在髮型上。跟我年紀相若的鄭婷婷也在回應這個問題,剪短頭髮是叛逆的主張,同時也是一種日常,抗爭的日常;不要以為剪了頭髮就足夠叛逆,而是要繼續叛逆。」


另外兩位藝術家,張蚊與曾晴,都不是主流的 Fine Artist,一位是電影美指,另一位是偽娘。張蚊的兩個作品《瘋癲手術》、《我最愛的裙子》都和痛苦有關,取材於自己進行脊椎融合手術的錄像。嘉瀛說,身為女人有很多痛苦是無可避免的,張蚊則選擇用陳述、紀錄的方法來處理這些生活上不能拒絕的痛苦。而曾晴的作品,更大程度上是作為偽娘的自己,要在生活裡選擇自己喜歡的打扮,痛苦就是過程中需要捱過的打壓和歧視。


「我覺得不是天生是女人才有權詮釋什麼是女人。當然歷史上很多時候都是由一些白人男人告訴女人應該如何做女人,很多個世紀都沒有人質疑為何要由他們決定;但其實還有另一些群體--queer、performer、cross-dresser 等等--屬於小眾的人正在反抗這個霸權。不是要教人如何做女人,而是自己實踐出來,行使性別權力。」


「夾軟糖」的意思,正是從這些展品透射出來的經驗著手,重新想像還有什麼形狀與口味的可能性,或至少撐起一點空間。「想用一個比較 fun 的方法呈現一些經驗,令大家用正面、活潑的角度,開啟另類想像的空間。『夾軟糖』是普世經驗,促使大家去想,我們對女性身體還可以有哪些想像,對美又可以有哪些想像呢?」Sonia 說。


光復香港,性別革命!


不過,籌辦《夾軟糖》展覽以至整個女人節時,剛好碰上反送中運動的浪潮,嘉瀛及 Sonia 都坦言,最艱難的地方在於大家的心情都受到社會情勢影響,不時猶疑辦藝術展覽及女人節活動的意義何在。


對於嘉瀛來說,答案在「做得一單得一單」的嘗試上。「經常有人討論,打仗的地方需要藝術嗎?貧窮的地方需要藝術嗎?政治不公的地方需要藝術嗎?藝術好像是一種風花雪月的事情。我作為策展人,覺得如果有空間可以談論這些問題,就應該要做。可能以後就連談論性別政治的空間都會失去。」「用功能去理解藝術,就會明白為何打仗都需要藝術。因為它有傳播思想和精神的能力,這恰恰是當權者害怕文藝人的部分。」


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示威者明言「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關注的議題早已自送中條例延伸至警權、普選上。早前有女被捕人公開自己在羈留期間被迫裸體搜身,更遭警員凌辱,以反對性騷擾運動標誌「metoo」為題的集會如箭在弦,可見性別議題已經成為新的戰場。「建制不只是政治光譜上的『建制』,父權也是一種建制,一種封建社會的建制。當有人仍然以性別作為攻擊別人的手段,就要挺身而出保衛自己,以及行使與生俱來的人權。」嘉瀛說。


Sonia 也提到,雖然有想過暫停舉辦今年的女人節,但認為性別議題始終是熟悉、擅長的範疇,希望透過活動來回應當下。「上街固然是回應、改變社會的方法,但除了上街的身份,我們還也有別的身份?不同的抗爭方式有不同的功能和功效,或是其無法取代的特質。」「運動裡開始有人使用性暴力,女性在公共領域的參與是否仍然由很多 taboo 或歧視形成?當有人特別針對性別身份的時候,性別的角度仍然存在。」



夾軟糖 | 藝術展覽

Yummy Gummy | Exhibition

日期:8月23日 ‑ 9月22日

時間:11am - 9pm

地點:佐敦彌敦道380 號香港逸東酒店4樓 Tomorrow Maybe

策展人 Curator

黃嘉瀛 KY Wong

藝術家 Artists

陳倩琳 Alysa Chan, 陳嘉翹 Chan Ka Kiu Clair, 鄭婷婷 Cheng Ting Ting, 何倩彤 Ho Sin Tung, 張蚊 Irving Cheung, 曾晴 Tsang Ching Sadako, 余淑培 Yu Shuk Pui Bobby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黃柏熹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我們的自由之夏——專訪周保松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9-17

回家

散文 | by 跂之 | 2019-09-13

土丘:藏於香港的隱世美學空間

字在食 | by 張欣怡 | 2019-09-14

與唐滌生井邊重會

其他 | by 朱少璋 | 2019-09-11

我的恥辱

小說 | by 蘇朗欣 | 2019-09-09

【抗爭時代】發夢詩輯:我們沒有最後的避難所

詩歌 | by 朵漁、鳥人、雲樹、之城 | 2019-09-07

說仇恨

時評 | by 鄧烱榕 | 2019-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