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My Little Airport純愛專輯《SABINA之淚》—— 情感瞬間的刻畫,愛情的各種面貌

其他 | by  鄧皓天 | 2021-10-26

隨著一連數場的MLA演唱會舉行得如火如荼,他們的第十張純愛專輯《SABINA之淚》也跟著面世。專輯之名直接引用其中一首歌,MLA也在不同平台提到歌名源自兩年前朋友S歐遊的失戀經歷。然而當歌作好時,S已另結新歡,讓大家都不知如何面對這首歌。對於年輕人,幾個月也像一生一世。此專輯中所收集的共16首歌,分別刻畫了多個瞬間的不同情感,為聽眾展現了愛情的各種面貌。其中包括每次MLA推出新歌時都有人留言「詩歌舞街呢」的<詩歌舞街>,頗有《阿飛正傳》中哥哥那滄桑味的<那陣時不知道>、或是展示亂世中不朽愛情的。曲目之多,不能盡析。因此筆者特意選了其中較特別的幾首,以作賞析。



下了兩天雨


Ein Bild, das Text, dunkel enthält.

Automatisch generierte Beschreibung


這首歌在youtube上首播時,是二〇一九年的春季。或許是以綿綿春雨為靈感,憂愁和孤獨感宛如一道淡淡的陰影般附在歌曲中,卻不濃烈,頗有《酒徒》中「生鏽的感情又逢落雨天,思想在煙圈裡捉迷藏」之既視感。歌詞秉承MLA一貫風格,以簡單明瞭的字句紀錄下感情世界中的剎那瞬間。歌曲主要描述了歌者對曖昧對象的思念。Nicole以氣若游絲的唱腔緩緩道出歌詞,卻恰好道出了歌者對「他」的思念,把詞中那種牽腸掛肚的思念表露無遺。曲中雖無斷腸之痛,對對方的思念卻如同一道道泛起的浪潮,綿延不斷地拍打著歌者的心,時刻提醒著「他」不在身邊的痛楚。


阿P在01的訪問中則認證了這種感情:「(這首歌不是分手歌)這首歌心情是類似『雨聲潺潺,像住在溪邊。寧願天天下雨,以為你是因為下雨不來』」(註1),因此整首歌頗有《小團圓》中九莉對邵之雍那種悲喜參半的矛盾情緒。從第一段中可看出歌者和那個對象曾頻繁見面,卻因為對方的突然消失而感到錯愕,所以才「像是太久不見,久得不太自然」。歌者轉而想到這是否上天給自己的某種訓練?數十天的斷聯是否對方在測試自己的忠誠?唉,雨淅瀝淅瀝地落在窗外的冷氣機槽,窩在陰暗的房間裡聽著雨滴輕柔的拍打聲,才發現原來「他」讓自己這般魂牽夢縈。然而,似乎這只是歌者單方面的思念,雖沒明言,「他」對歌者的態度十分曖昧不清,否則怎會「不想像我那樣見面那麼多次」呢?更甚者,說不定「他」已經對這段關係感到厭倦了,而這樣結束關係或許對歌者來說才是最好的結果,畢竟從頭到尾歌者都處於被動的局面,「他」主宰著這段感情,「我」只能感嘆「那又有何不可」,因此歌者才想盡快結束這段地位不平等的感情。


兩分半的長度,是歌者對這段關係的自怨自艾,歌曲雖只描述了這一剎那的憂愁,那股孤獨感卻像繚繞在空氣中的薄霧,久久不能散去,聽完良久筆者依然不能自我。


香港的憂鬱青年──my little airport音樂中的社會意識



Queen


Ein Bild, das Person, Wand, drinnen, schwarz enthält.

Automatisch generierte Beschreibung


靈感來自二十世紀著名智利詩人柏保路·尼魯達的情詩,不同於<下了兩天雨>那種淡淡的哀愁,這是一首愛得濃烈,愛得喪失自我的情歌。曲風輕快浪漫,生動地描繪了歌者對愛人濃烈的愛意,那種彷彿能讓整個世界翻天覆地的巨大力量。MLA素來有在歌曲中引用或挪用其他文學作品的習慣,這次則引用了柏保路·尼魯達的情詩,前奏響起之時,nicole以平靜不帶一絲情感的聲音讀出中的詩句:


I have named you queen

There are taller than you, taller

There are purer than you, purer

There are lovelier than you, lovelier

But you are the queen


短短數句則直接點出了歌者對愛人強烈的愛意,竟直接稱其為「皇后」,更提到世間或有比其愛人更優秀更美艷的對象,但歌者只愛他一個人,頗有賈寶玉對林黛玉說的那句「任憑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之勢。驟眼看去兩人彷彿愛得甜膩的一對,然而主歌卻給故事來了個大反轉。原來「我」一直被「你」拒於門外,兩人似乎處於曖昧的階段,「你」似乎對「我」的追求也有所回應(甜甜的折磨),但依舊「未肯講再見不見我」。而歌曲訴說的則是「我」追求「你」時那種既興奮又焦慮、忐忑不安的心情跌宕。到了副歌部分,MLA則把的詩句翻譯成中文,寥寥數句描繪了歌者對於自己陷入戀愛中的欣喜若狂:


當你每次一在場

體內似有河水聲響

方圓十里植物突然生長

溫柔包圍著我倆


這讓筆者想起了《人造衛星情人》中村上春樹對主角小菫初戀的描述:「就像筆直掃過廣大平原的龍捲風一般熱烈的戀愛。那將所到之處一切有形的東西毫不保留地擊倒,一一捲入空中,蠻不講理地撕裂,體無全膚地粉碎。而且刻不容緩毫不放鬆地掠過大洋…一個壯觀的紀念碑式戀愛」,這種強烈如暴風潮水式的戀愛,也許就是踏入社會被現實磨平的我們,以及許多校園青春電影所追捧的那種純粹的愛情吧。




喫煙席 x 宋代sad boy


Que Sera Sera; Whatever will be, will be…


<喫煙席>曲風輕快優美,歌詞灑脫不羈,曲裡詞外都流露出一種看破塵世的瀟灑。最後nicole輕聲唱出的「Que Sera Sera」更是來自一首老歌,由Doris Day演唱的Que Sera Sera,意譯過來則是「世事難料,一切順其自然」。比起專輯中其他的歌曲顯然讓聽眾低落的情緒輕鬆了不少,或許是MLA良心發現專輯中太多悲情歌,需要加入幾首輕快的歌吧。


MLA很擅長以曲詞建構意境,<喫煙席>也不例外,從第一句開始,意象便輕易浮現在腦海中: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我告別了從前多姿多彩的生活,漫無目的地在街上漫步,回憶著從前和你的種種經歷。此時天空下起陣陣驟雨,雨滴散在臉頰上彷彿自然對過去的洗禮,讓我告別了從前的故事… 讓一切順其自然吧!這樣的灑脫讓筆者想起了民國play boy徐志摩《再別康橋》著名的那句:「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輕輕的招手,作別西天的雲彩」,彷彿一段段的愛情只不過是過眼雲煙。然而不知是否MLA無心,還是筆者有意。主歌的某幾句似乎看出一點端兒,歌者並不如想像中如此灑脫。「褪黑素幾晚沒效果」;「生命像一首老歌,重複著某一樣痛楚」,看似對日常的描寫,細想之下卻不難發現當中的哀愁。食褪黑素是因為夜不能寐;重播的老歌之所以挑起痛楚,是因為哀愁的烙印在身體裡久不褪去。所以即使歌者說:「你我不過見過數面」;「你亦不要太過懷念」,也不過是口硬。對過去的思念由美好時光的終結開始發作,以致於被遺棄在時光中的過去隨時被勾起。枕邊所有的新歡都是舊愛的影子,每一次心動都帶著一絲熟悉感,都是對舊愛的補償。


而如果以上述角度分析<宋代sad boy>,也可看出歌者的假裝灑脫及用情之深。比起前者,<宋代sad boy>無疑把愛情中的豁達描寫得更淋漓盡致。歌詞從<喫煙席>中的「那個你」成了大千世界中的「那些你」。歌者對愛情的豁達已昇華至更高的層次。歌詞中處處提到「你」、「我」、「他」三個主語,所指的也就是愛情中許多和我有過交接的人們。當我們從愛情狹小的兩人世界中抽離出來後,便會發現我們只不過是眾多聚散離別中的其中一對罷了。歌詞的中段道出了歌者看透愛情的真理:「大千世界裡,是他也是你;曾被刺痛,隨時被勾起」:在愛情的世界中,並沒有說誰對誰錯。我曾傷害過你,就如他曾傷害過我,感情的結尾避免不了的是雙方傷痕累累的一顆心。因此歌者才會選擇在感到「苦痛」,自己快要陷入情海時趕快抽離,避免再次陷入愛情的泥潭中動彈不得。但這並不代表「我」並不喜歡「你」,或「我」用情比「你」少,就如歌詞的第一句般:「我撇低你,但又常想起;大千世界裡,碰巧跟你,就算只有 那一晚驚喜」,就算你只是我在俗世中碰巧遇上的那個人,我們在一起的時間甚至只有一晚那麼短暫,雖然嘴上說得灑脫,那溫暖卻早已刻在我心底,以至我時常想起那晚和你曾經歷過近乎於愛的體驗。


歌中引用了雷庵正受的詩句。雷庵正受是一位宋朝的出家人,法號雷庵,並非日本人,故歌名前半部為「宋代」。詩句取自於他撰寫的《嘉泰普燈錄卷十八》,是境界極高的佛家偈語。這兩句「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無雲萬里天」指的是佛性。雷庵以月喻佛性,千江喻眾生。江不分大小,有水即有月;人不分高低,有人便有佛性。任何一位眾生,只要他有心學佛,便會有佛性。而後一句雷庵以天空喻佛心,以雲喻慾望。天空有云,雲上是天。只要萬里天空都無雲,那麼,萬里天上便都是青天。天可看做是佛心,雲則是物慾、是煩惱。煩惱、物慾盡去,則佛心本性自然顯現。千江有水,自然會映出天上的月亮,萬里無雲,自然就會顯露出萬里的天空(註2)。然而我們生於俗世,又有多少個能看破紅塵,達至無念的境界?千江有水千江月,換一個角度看,MLA的意思可能是:去到天涯海角哪一條江也罷,都只是看到同一個月亮的倒影。如此一想,歌名為甚麼叫「sad boy」也顯而易見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地獄邊緣的蟻群——評《智齒》

影評 | by 江俊豪 | 2021-12-02

【虛詞.蔬泥】非典型蔬菜

散文 | by 林銘深 | 2021-11-30

詩三首:曹疏影 X 李盲 X 石堯丹

詩歌 | by 曹疏影, 李盲, 石堯丹 | 2021-11-26